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7.灾难再三降临
    变调的音乐仍闷闷传出。

    透明桥不认为自己拧的那半圈会让它一直响彻不停。

    隐隐意识到自己可能开启了什么,透明桥先是切到聊天组,看到君莫笑他们没说话时又沿台阶跑回门口侧耳倾听。

    没有奇怪或不该有的声响,外界的光亮仍顺着门缝探进。似乎依旧相安无事。

    放下心中不安的透明桥回到下面,看到牧苏站在八音盒前,拿起旁边放置长盒中的一缕长发。

    长发仅有一缕,断面整齐。令人惊异的是头发上不见灰尘。油灯下呈现乌黑。

    牧苏不太确定是否有色差,于是拿到油灯边前倾打量。有一根束缚头发的红色皮筋勾住手指,牧苏随意将它取掉丢到一边。

    ……

    “又是什么来了?”黑暗办公室中,响起君莫笑咬牙压低的声音。

    活死人刚刚停歇,窗外另一群“他们自己”正在接近,走廊深处又响起了八音盒声。

    他不得不胡乱猜测:“是那群二年级学生一起来了吗。”

    话音刚落,君莫笑忽然觉得喉咙与舌头有几分发痒,好似有什么东西。

    他张嘴去摸,漆黑之中,一根长头发从喉咙拽了出来。

    这是什么?

    脑海刚刚冒出这一念头,君莫笑只觉喉咙更加发痒了。

    他情不自禁轻咳,感觉呼吸变得困难,有什么东西堵在喉咙并在增多。

    同样的还有其他玩家。黑暗中细微咳嗽与惊呼响起。

    君莫笑伸手,掐着脖子,喉咙堵住气管的东西开始让他无法喘息。很快,他的脸色涨红起来。

    八音盒声已经接近了门口。

    ……

    牧苏借助油灯在各个角度观察长发。

    他啧啧摇头。可惜发色不搭,不然带回去给小丑挺好的。

    正这时,他忽然嗅到一股奇怪的味道。

    他奇怪看向仍站在台阶上的透明桥:“你闻到了吗?”

    “我看到了。”透明桥嘴唇微张,看着牧苏手中那缕头发末端接触到油灯内火苗,卷曲冒烟,直至燃烧起小火苗

    ……

    杂乱呼吸声被一片咳声干呕取代。

    君莫笑已经无法呼吸,徒劳扼住脖子留下抓痕。那双圆蹬眼睛逐渐突出。

    慌忙之时有人突然重重撞到他后背,君莫笑身形踉跄向前跌倒,浑身一震,一大团漆黑物质从喉咙挤到嘴里,被他吐出!

    君莫笑半跪在地大口喘息,艰难咽了口口水,问其他玩家:“你们……还好吧?”

    “有什么东西……呕——”身后一道声音回答,连连干呕。

    涨红脸色逐渐恢复,君莫笑情不自禁伸手摸向吐出来的东西。

    手感湿润,缠绕指尖……是一团头发?

    其他玩家相继将它吐出。他们没有君莫笑那么严重。不过再继续下去几秒也会跟他一样了。

    抹掉唇边口水,君莫笑轻咳着站起,总觉得喉咙仍在发痒。

    随即他发现,音乐声就在门外。与他们仅隔一扇薄薄木门。

    该死,透明桥和牧苏还没回来吗!

    只有这时,君莫笑才感受到一个团队中领导者与吉祥物的重要性。

    ……

    牧苏惊得缩起手,那缕头发烧的极快,还未落地便化未灰烬,在脚底细沙留下一片痕迹。

    怔怔眨了几下眼,牧苏喊道:“你看到了!是它自己烧起来的!”

    透明桥很想说是你拿到火边烧起来的,但鉴于与牧苏在同一阵营,她选择闭嘴。

    “没事……只是一缕头发……二大爷不会生气的。大不了我把禁婆的头发剃了给它,那个还香呢。”牧苏碎碎念着,不知说给透明桥还是安慰自己。

    八音盒音乐正逐渐变得歇斯底里。

    透明桥皱了皱眉头,从台阶走下问询:“可以让它停下吗。”

    “好办。”牧苏一打响指。

    上一次他这么说是速战速决让学生们自习。

    ……

    吱呀——

    门被推开一道缝隙。

    压抑的呼吸声中开门声如此明显。

    原本隔着一道门的音乐陡然清晰。门外浓郁散不开的黑暗中似乎站立着一道身影。

    这很不符合逻辑。门被桌椅堵死,想要打开门只能先挪开桌椅或强行撞开。可现在只有门打开的声音。

    音乐忽然消失了。

    众玩家一怔,随即陷入更深层的恐惧之中。失去声音,他们不再知道那个存在的位置。

    没了八音盒声,呼吸声一下变得清晰。

    一滴冷汗从额头划过,君莫笑心逐渐下沉。连他们都能听到,何况是那只怪物。

    他睁大眼睛,试图看到些什么。可周围除了黑暗只有黑暗。冷汗变得更多,他轻轻呼出口气,忽然感觉呼气打在什么东西上,带着冰冷气息反弹回来。

    他身体一僵,脑海一片空白。情不自禁闭住气息。

    恐慌之中氧气消耗加剧。不过十几秒,眼前黑暗开始出现深色斑点与雪花,大脑开始缺氧了。

    他终于忍不住气息,抿起的嘴唇微微松开,缓慢又迫切的呼吸。

    意外的是,他这回呼气没有打在什么东西上。

    消……消失了……?

    ……

    咚咚——

    牧苏握拳在音乐盒上锤动。

    变调音乐盒如卡带般断续几下,在震起灰尘中没了声音

    “砸两下就好了,经验之谈。”他回头对哑然的透明桥说。

    已经对牧苏意外之举不会惊异。透明桥重回到一堆落灰物件中,挑选起自己感兴趣的东西。

    牧苏则趁透明桥没注意自己,偷偷抓起魔方背对透明桥,闭起眼将魔方打乱,随即胡乱开始尝试复原。

    ……

    君莫笑仍一动不动。突然发现他开始隐约能看到周围环境了。

    眼睛适应了黑暗?

    脑海冒出一个念头,但很快他发现不是这样。

    校园亮度正在逐渐提升。

    昏暗之中,他以极快速度环视一圈,没有奇怪的影子或不该出现的东西。

    光束出现乌云破洞,校园重新明亮。

    玩家们相互对视,流露劫后余生的情形。刚刚发生的宛如一场噩梦。而敞开一道缝隙的房门与门外堆积的活死人默默诉说着,这些是真实发生的。

    摸鱼最先反应过来,冲到门边关上门,背靠房门缓缓坐在地上。

    圣月光小心来到窗边,向外窥探。

    那些走来的“他们”已经不见了。

    ……

    木质魔方被他硬掰的嘎啦嘎啦作响,急眼时还上去啃几口。

    时隔几百年,牧苏再一次确定了关于魔方这方面他真的不擅长一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