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8.灾难三番五次降临
    不甘心将带有口水和明显牙印魔方放回原处。又定神盯了会儿,悄悄将魔方调换位置,牙印藏在背面。

    欲盖弥彰后他看向透明桥:“你在做什么?”

    透明桥揭开放在角落的木箱封条,抬头对他说:“这个箱子也是道具吗?”

    ……

    一阵密集翅膀扇动声出现众人耳中。

    他们先是以为门外又来了什么存在,而后发现声音是从窗外来的。

    怔怔望去,只见一片指头大飞蛾组成的阴云天边而来,密密麻麻聚集一片。俯冲向办公室窗户!

    瞠目结舌中,嘭嘭撞击声密集响起,飞蛾悍不畏死砸在窗户上,前仆后继。

    刚刚变得明亮的办公室重新昏暗。

    咔嚓——

    一面玻璃出现裂纹,其余几面接踵裂开。裂纹逐渐遍布,咔嚓细响隐藏与嘭嘭撞击。

    哗啦——

    玻璃倏然炸开!

    众玩家还来不及,飞蛾形成的浪潮瞬间涌进,将他们淹没!

    ……

    呈现二人面前的是空荡荡箱底,箱内空无一物。

    “我想它不是道具。”透明桥说,合上箱盖顺手将封条贴上。

    她目光游移,落在了稍远处的一本古籍上。

    ……

    密集飞蛾如雨点砸在周身,让众玩家透不过气。

    君莫笑紧咬牙关,艰难抬手护住面颊。

    这个动作刚刚完成,周身压力陡然一轻。先前肆虐的飞蛾竟然在几秒钟内纷纷死去坠落。

    最后一只飞蛾落在飞蛾尸群。众玩家怔怔望着没及小腿的一层飞蛾尸体,不知所措。

    短时间内发生太多超乎他们理解范围的事情了。

    “噗哇……!”一道人影猛地从飞蛾尸体中钻出,尸体成片从他身上落下,脚踩上去发出连串的噗噗爆开声。摸鱼看了看爬起时手掌按在地板,碾碎飞蛾而在掌心留下的黄绿一片内脏粘液,不住发出干呕。

    “呃呕……”

    ……

    古籍厚重,粗略看去足有百页。比正常书籍大数倍的体型让它看上去更像是一本百科全书。不知名的漆黑皮质封面坚硬而又富有弹性。不过在牧苏嘴贱一句人皮制成的后透明桥便厌恶挪开注意力。

    掀开封皮,扉页是一张奇特的倒五芒星魔法阵,线条繁琐笔直,粗略看去似乎组成双角之羊。

    图案下面另有一行注释般的字母。

    透明桥无法辨认,但觉得与牧苏之前说的拉丁文有些相似,于是喊他来看。

    “?ffdietorederh?lleundkommtherausvomabyss。”就像所有恐怖电影角色那样,牧苏坦荡荡念出了来路不明的古籍上来路不明的咒语。

    “意思是打开地狱之门,从深渊而来。”

    ……

    嗡——

    刚刚停歇的教室突然红光大盛。

    君莫笑心态爆炸,歇斯底里青筋毕露:“这回又他妈是什么!这群学生就不能一起上吗!”

    没人回答他,众人将注意落在了原本淹没小腿,如今在逐步下降的飞蛾死尸上。

    就像地板下方有什么在吸收它们。

    ……

    说完之后,牧苏还凑上去嗅了嗅:“这书一股硫磺味儿,怕不是好玩意儿。不过可能是个好道具,你不考虑下选这个吗?”

    “恶魔么……”透明桥搜寻脑海中关于恶魔的资料,微微摇头:“不是说这种生物危险而又狡诈么。就算能召唤出来也不会是好事。”

    “这就是你的不对了。”牧苏竖起一根手指摇晃。“你别忘了咱们望海崖百废待兴,正是需要援助的时候。这些资本主义走狗平日作威作福肆意妄为。正是赤化它们的好机会,让它们沐浴在新社会的春风里,改过自新。诶还别说这个完全可以写进我的牧苏苏传里啊。章节名我都想好了。叫《社会主义下的恶魔同志》你觉得怎么样?”

    开头牧苏画风还算正常,到后面就开始犯病起来自说自话。

    ……

    飞蛾见底,露出其下的木板与浮现木板上,重重一环套一环的繁琐倒五芒星阵。

    它们相互重叠,遍布办公室的魔法阵,散着令人不详的血腥红晕。

    红光在逐渐旺盛。

    ……

    不管自说自话的牧苏,透明桥翻到第二页。在看到上面文字无法读懂后便合上古籍,转身拿起一旁的一把梳子。

    梳子平平无奇,只是一把普通木梳。透明桥在媒体上见过它,但从未使用过,便有些好奇抬手想要试一试。

    牧苏看不下去了,出声阻拦:“你这么坑队友真的好吗?”

    透明桥动作一顿,保持抬手动作奇怪看牧苏:“什么意思?”

    “你动了这么多东西,外面怕不是早就群魔乱舞,凑个广场舞阵营都足够了。”

    牧苏巧妙将自己与此事脱开干系。什么咒语?我是精神病,都是瞎说的。

    手臂缓缓落下,透明桥眼眸微眯:“你不是说没有属性不会引发异样吗。”

    牧苏大惊失色:“我的话你居然也信!”

    透明桥怔然。

    是不是自己太过相信牧苏了?毕竟他是个神经……精神病人。

    她正要陷入思索,牧苏忽然露出羞涩一笑:“开玩笑的。我很确定它们一点作用没有,你看连属性都没有还有什么可怕的。”

    同一个错误透明桥不会犯两次,她警惕盯着牧苏,不信这般说辞:“以防万一,我们还是尽快挑选然后回去吧。”

    她清楚从进来之后,自己有些好奇心旺盛了。

    “还有!把那扇不知道在哪打开的地狱之门关上!”

    ……

    硫磺气味开始弥漫。如果闻香或透明桥在,居住火星的她们能清晰辨别出这是硫磺味。卡莲虽然也在火星,但财阀名门的他很难接触这种东西。

    所以在场玩家没人知道,他们只觉得气味熏人。

    “我们是不是要离开这里?”圣月光提出一项建议。

    “再等等。”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的君莫笑紧盯着魔法阵说。

    红光陡然大盛,十几个重叠起的倒五芒星阵中心,狰狞双角浮现而出。

    ……

    牧苏对恶魔之书吟唱出声。

    透明桥微眯眼:“我很确定你又将咒语倒着念了一遍。”

    牧苏撇嘴狡辩:“不就是一扇门么,要买拽是开推是关,要么拽是关推是开。多合理呀。”

    ……

    离开二字即将脱口而出,但见倒五芒星阵红光渐渐黯淡,浮现的双角重新回到魔法阵。

    嗡——

    光芒一闪,倒五芒星阵消失。

    又是个露露面就走的家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