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9.灾难不来了
    “那么尽快挑选吧,迟则生变。”

    “刚刚还不慌不忙恨不得每个都摸一遍,怎么这会儿又着急了。”牧苏打起哈欠,一副事不关己模样。

    还不怪你?

    透明桥瞪了这家伙一眼,不理他开始挑选。

    所有道具没有属性,并且不能触碰观察,使得透明桥挑选道具只能凭借直觉。而比起直觉,她一向更偏向充足的资料与观察。

    所以她不出意外的开始纠结。

    看完一角的道具,透明桥瞥去牧苏一眼想看他在做什么,如果是在触碰道具就有理由说他了。

    只是她没想到牧苏背对她蹲在地上,一把把挖着地面沙土。

    “你做什么?”透明桥一怔,起初以为牧苏是在挖埋在沙堆中的道具,但她很清楚看到牧苏将沙子挖出后便在掌心消失。这种画面她很清楚,牧苏在将沙子放入包裹。

    “你眼眶里的那俩是玻璃珠子吗。”下意识嘴贱一句,牧苏转身看她:“这不是显而易见?我选沙子了。”

    透明桥气极反笑。

    她很佩服牧苏跳脱的思维。并且从逻辑上找不到丝毫漏洞。

    上古邪神只说一人一样而没说有什么不能拿走。而一粒沙子是一个量词,一堆沙子同样是一个量词,无懈可击。

    透明桥都想要为他鼓掌了。将获取道具的宝贵机会换沙子,天才般的想法。

    就是不知道上古邪神发现杂物间用来铺地的沙子被席卷一空后会是什么表情。

    道具透明桥也不急着找了,反正单从外表无法分辨,届时随便拿一样就好。就这么静静站在牧苏身后看他挖沙。

    她很想知道包裹容纳极限是多少。到目前为止还没有玩家有足够的道具而将包裹填满。

    沙子深度有限。向下挖了一掌深,原本如夏日沙滩般的浅黄沙子转为深褐色。直到挖出近三十公分时,手感一边,一小块泥土被牧苏抠出。

    “沙子和土算一样东西吗?”

    他转头向透明桥求助。

    “我想应该不算。”

    牧苏啧了一声,丢掉泥块透露不满。

    ……

    “所以我们还要离开这里吗?”

    圣月光躲在放倒的办公桌后隐藏身形,小心翼翼探头问君莫笑。

    作为和透明桥牧苏一伙的玩家,君莫笑和卡莲自然沾了光。有什么问题都会下意识去问君莫笑。

    卡莲虽然也是一起,但这个身形娇小话语很少,向牧苏透露爱意的短发少“女”似乎并不适合来指挥。

    狗仗人势君莫笑板起脸,佯装镇定:“它们都消失了,还有出去的必要吗?”

    “咯咯咯咯咯……”

    一连串喉咙深处发出的咯咯声回答君莫笑。

    “什么?”君莫笑疑惑望向众人,没往灵异方面想。

    众玩家面面相觑大眼瞪小眼,在发现没人发声后齐齐一滞,动作僵硬缓缓转向声音来源。

    只见三面墙角交汇的天花板处,黑发如浪潮涌动向周围扩散。黑发正中,一颗头颅缓缓浮现。

    咯咯声陡然清晰。

    上古邪神学院二年级生伽椰子参上!

    “大家不要慌!它或许也会像先前几波攻击那样,中途停止。”

    君莫笑大喊,稳定玩家军心。

    平心而论,经历先前一系列事件后,这个在明亮环境中出现的家伙变得不是那么害怕。尤其是在她形象相似禁婆,但比禁婆要养眼的情况下。

    然而君莫笑flag已立。

    ……

    透明桥颇为惊异。这几分钟牧苏差不多将一立方米的沙子送入包裹,但看似还能容纳更多。

    杂物间的地形正逐渐发生变化。

    深坑不断出现,堆积物件下开始产生流沙。它们倾泻向低处,原本平稳的物件渐渐倾斜,直至量变引起质变,哗啦中大片道具倒塌落入沙坑。

    而本着你不说我就不做精神的牧苏丝毫没有恢复原样的打算,东一把西一把将地面挖得坑坑洼洼。同时抱怨杂物间居然没有铲子。

    他不是没想过让透明桥帮忙,结果被她一句“我挖的沙子又塞不进你的包裹”噎回。

    每捧起满满一团沙子放入包裹,牧苏脑海深处都会冒出+5。意为沙瀑送葬次数+5。

    这么多沙子,几万次沙瀑送葬绰绰有余了。甚至开启沙瀑大葬也是勉强足够。

    牧苏心想这回怕不是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管你什么玩具熊173,一套连招下去不死也残。克苏鲁酱有意躲自己?沙子束缚住还不是肆意玩弄。还有那个八尺女居然敢拒绝自己,那就偷偷往她餐车食物里偷放沙子摸黑她,让她丢掉这份工作!

    想至此处,牧苏阴测测嘿笑起来。

    ……

    赤足落在遍布玻璃渣的地面,随即被白色泛黄长裙盖住。

    伽椰子动作僵硬,扭动关节移动向众玩家。而众玩家诡异的一动不动,期盼她自动消失。

    愿望注定落空。伽椰子临到近前黑发突然伸长缠绕住当中君莫笑!

    君莫笑眼睛一瞪。怎么又是自己先遭殃!

    他用力挣扎,却觉得黑发越收越紧。

    一切发生电光火石之间,玩家一惊,纷纷后退躲得更远。

    而就在几秒后,那愈缠愈多的发蛹突然膨胀,露出其内君莫笑。

    他如梦方醒,手忙脚乱慌张从发蛹缝隙爬出。口袋里的替身娃娃消耗掉一只。

    她真的会攻击!

    这个念头絮绕众玩家脑海,正要从门口逃离,房门忽然被人撞开。

    “牧……诶?”弗莱迪放一开口便看到白裙女人身影,下意识喊出:“伽椰子!”

    伽椰子就是她?众玩家心想。

    弗莱迪回过神,冲向伽椰子口中犹在大喊:“我来缠住他,你们快跑!”

    他们齐齐一愣,随即反应过来涌向门口逃离。

    “别忘了替我向牧八老师邀功啊!”

    弗莱迪的喊声回荡走廊。

    杂乱脚步中,玩家们沿楼梯飞快而下。

    “我们去哪!”摸鱼大喊。

    “食堂。”不知谁回了他一句。

    落在最后的卡莲跟随,身前众人突然停止不动拥堵起来。

    “快走啊!”

    “怎么了?”

    玩家们七嘴八舌大喊。

    “前面!”圣月光畏缩,声音颤抖。

    众人望向前方,就见路牌前,一道漆黑形似烧焦的老头正从地面漆黑如墨的液体中升上来。

    君莫笑一咬牙:“绕开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