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0.我爱你……们
    离得近了,他们更清晰看到那个老人。

    形似烧焦的身体,眼窝深邃,没有嘴唇而导致全部牙齿暴露于空气。上半身从石油般漆黑液体浮上。

    厮打声从二楼传来。他们不确定情形怎样,但从弗莱迪说的是缠住而非解决就说明他不是伽椰子的对手。

    众玩家屏住气息,快步从老人身边经过。后者一动不动,眼珠也是。

    幸运走过的玩家长舒口气,还没走过的玩家微微放松,心想他或许不会袭击自己。

    想象总比现实骨感。

    轮到圣月光走过,原本不动的老人眼珠一动,抬手缓慢而又准确捏住圣月光的脸庞,几乎刹那间将之拖入地面漆黑液体。

    他后面的卡莲受到惊吓,高喊牧苏救我转身跑上楼。

    众玩家反应慢半拍,当他们回过神圣月光与老人已经消失。而很快——

    所有幸存玩家同时收到消息。

    包括牧苏和透明桥。

    透明桥一惊,悠闲散去:“他们一定出事了,我们快走!”

    她下达的命令是聚在一起。而如今已经有玩家死亡,说明其他人同样危险。

    她拉起蹲在地上恋恋不舍玩沙子的牧苏,随意抓住手边最近的一只泰迪熊,连油灯不顾着拿飞快登上石阶,一路向上。

    她推开木门,这回木门没在阻拦他们。正遇上还来不及逃离,逗留在楼梯前的众玩家。

    两伙人大眼瞪小眼。彼此都诧异对方会出现在这里。而在这诡异气氛中,低吟在脑海响起。

    它情绪经历了三个阶段。低吟从诧异到惊叹到叹息。

    “卡莲呢?”

    率先开口的是牧苏。他没看到卡莲身影。

    众人如梦方醒,摸鱼一指楼梯:“她跑上楼了!”

    他不清楚卡莲的真实性别。

    不是询问情况的时候,透明桥急急说道:“我们先去食堂。牧苏你……”

    “我去找卡莲。”牧苏说。拥有海量沙子储存的他无所畏惧。

    “好。”透明桥点头,带领找到主心骨的众玩家跑出校舍。

    牧苏则目光在地面漆黑液体痕迹微一停留,快步跑上楼。

    冲入房门敞开的办公室,玻璃尽碎,桌椅横倒堆积,一片狼藉映入眼前。

    一具倒在地上,身穿条纹毛衣的身影胸膛微微起伏。

    “弗莱迪?”牧苏踩着碎玻璃上前,在弗莱迪身前蹲下。

    他看起来无伤,身边散落打断黑发。向来不离的礼帽躺在几米外的地板。

    弗莱迪虚弱睁眼,看到了牧苏。艰难抬起手想要去抓住牧苏:“小……红……”

    气若游丝吐出难以辨认的字符,啪的一声,它手臂落地没了气息。

    牧苏心中焦急,捡起玻璃碎屑在弗莱迪指尖一划,随即拿起它的手在地板上写上“凶手是……”三字及一串省略便跑向教室。

    冲入教室。果不其然他看到缩在角落的卡莲,还有背对自己,一袭脏兮兮白裙的黑发身影。

    “牧苏!我知道你会来救我的!”

    角落蜷缩的卡莲第一时间注意门口来人,惊喜叫出声。

    牧苏视若无睹,眼睛落在那道白裙身影上便再不能移开。他怔怔开口:“是你吗……贞……伽椰子……?”

    他没有看到水迹,所以她不是贞子。

    如果透明桥在她一定会吐槽这认亲般的神情是怎么回事。

    伽椰子回过头,凌乱黑发中怨毒双眸若隐若现。

    还是熟悉的样子。

    牧苏那双目光渐渐充满柔情,随即嘴角带几分苦涩:“好久不见……你最近还好吗?”

    他吸引了伽椰子全部注意,她僵硬转身,如机械般关节扭动摇晃走向牧苏。

    牧苏刚想要迎上,一股寒意左腿袭来让他不能动弹,他低头看去,小男孩俊雄在抱着他的腿。

    “你也很想我吧。”牧苏揉了揉他的头发,宠溺开口。

    俊雄抬头看他,一贯的面无表情,不知道在想什么。

    目光从俊雄身上移开,牧苏对伽椰子开口:“我知道你恨我。为什么不辞而别,为什么心中有别人。但是……”

    牧苏神情痛苦:“我无法忍心让那些喜欢我的女人无法得到我。我爱她们,就像我爱你一样。我不会在乎你以前的过往,也不会在乎你有一个孩子。因为……”

    说到此处,他低下头揽住俊雄肩膀,深吸口气抬头对着伽椰子大喊:“你们都是我的翅膀啊!”

    牧苏一脸深情大言不惭说着与气氛完全不搭的渣男自白。

    恐怖游戏玩成调教游戏还不够,牧苏还要拐成恋爱游戏。

    伽椰子不为所动,知道一定距离后长发倏然伸长,缠绕裹住牧苏。

    牧苏深深吸了口气,一动不动。他知道伽椰子需要发泄。

    发网逐渐收紧,渐渐让牧苏产生一些痛苦。

    然而就要到达身体临界点,消耗替身娃娃之时,一道人影出现门口,右手泛着寒芒挥舞!

    牧苏浑身一松,长发失去控制掉落,就听一道声音大喊。

    “我来缠住她,你们快跑!”

    弗莱迪与伽椰子厮杀起来,犹在大喊:“不要让我白白牺牲啊!”

    “不是你这一副英勇壮烈形象算怎么回事啊!”牧苏下意识吐槽。被他遗忘的卡莲忽然冲来,抓住牧苏手掌跑到走廊。

    牧苏被他带动拉走,只听远远地,教室传来弗莱迪喊声。

    “记住我的小红……啊!”

    一声惨叫,再次销声匿迹。

    二人跑下楼,冲出校舍。明亮环境让习惯昏暗的牧苏微微不适。他微眯起眼,下意识打量周围。

    一道坐在小径公园椅上的倩影吸引牧苏注意。

    “是她……”

    牧苏松开卡莲:“你先回食堂,我有事要做。”

    “诶?”卡莲一愣,便以为牧苏是要断后,轻咬嘴唇重重嗯了一声,没有犹豫转身逃开。

    卡莲离开,牧苏走向花草间的小径。

    公园椅上的倩影注意到他,转头看来。

    那是张绝美面庞,左眼眸下一点泪痣。阳光下柔顺黑发与一群被风吹得摆动,睫毛阴影挡住那双美丽双眸。

    富江展颜一笑,粉唇微启:“你好啊。”

    牧苏几乎停止呼吸。

    人生若只如初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