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1.ゼロから始める恋爱ゲーム
    富江黑眸中带有几许好奇,惊异有老师见到她而不会跑。

    牧苏拳头微微握紧。

    她们不记得自己了。

    伽椰子失去了同居的记忆,贞子不记得美好的时光。富江也忘记一起欢笑的日子。

    拳头渐渐收紧,牧苏双眸坚定。

    那么,从零开始吧。

    和煦春风吹拂,吹动一站一坐,相距不远二人的衣角发梢。

    富江纤手拂去额前吹动的发丝,微微歪头望向牧苏,等他回答。

    想通的牧苏如释重负,于小径漫步走近。

    “你还是那么漂亮啊。”

    带着神采的黑眸浮上几缕好奇,富江奇怪:“你认识我?”

    牧苏已经走到公园椅前,在富江身边坐下。她双腿交叠,微微仰头望向天空:“不止认识。”

    富江望向牧苏侧颜。她很确定自己并不认识他,也没有他的记忆。

    难道见过我的分身?

    想至此处,富江眸中寒光一闪,巧笑嫣然:“能告诉我你是谁吗?”

    “可以。但在此之前,先听我讲一个故事吧。”

    牧苏收回望着天空的目光,落在前方草坪。

    “有个叫富江的少女在一所高中念书。因为某些原因她居无定所,在认识一名叫牧苏的男性同学后一拍即合,决定一起居住。两个无依无靠的少年少女从最开始的生硬到逐渐接近,直至相互照顾。”

    富江捧着下巴,有些认真听牧苏讲述。

    “但很快意外发生了。他们所居住的房子是伽椰子的凶宅。早在名为牧苏的少年住进去那一刻开始,伽椰子就将之视为她孩子的父亲……不止如此,经常打电话上门来推销的贞子也在接连几天的交谈中逐渐陷入爱河……”

    富江神色变得复杂,不知道该不该打断这个人类的臆想。

    牧苏使用着他最擅长的添油加醋歪曲事实,适当做了一些修剪,比如去掉我妻由乃。

    毕竟她并不在这所学校,起码不在一二年级。

    牧苏不管富江信任与否,仍在继续故事。

    “为了争夺牧苏所有权,她们三人大打出手。而只是弱小无助又可怜的普通人牧苏无能为力插手。所以,第一个遇害者出现……”

    “就是你。”

    牧苏直视富江,眼眸满含深情:“伽椰子与贞子战斗的余*及到她,一柄斧子不小心划开她的心脏……牧苏悲痛欲绝抱着富江的尸体哭喊。窗外雷光划过,下起瓢泼大雨。贞子与伽椰子不禁停手,见牧苏情深发自肺腑,纷纷悲痛割舍掉对他的情意,后退一步将牧苏让给富江。然而富江她……再也无法醒来了……牧苏悲痛欲绝,抱着富江昏迷过去。”

    淡淡泪光浮现眼角,牧苏吸了吸鼻子,原来曾经的自己经历过这么感人的故事吗。

    “有人说过你的搭讪很老土吗?”与成功洗脑自己的牧苏不同,富江并没被感动。

    但故事终归有些效果。她薄唇弯起:“不过我喜欢。”

    “你看这个。”好似对富江的反应早有准备,牧苏伸手探进裤子,在富江微微瞪大双眸中掏出一柄斧子。

    理论上包裹中道具可以瞬间出现手中,牧苏多此一举的行为是为了让自己看上去更像机♂器♂猫。

    富江斧脆声抗议中,牧苏将它拿到富江身前。

    “它怎么……你怎么做到的?”

    早在富江斧出现一刻,富江就从它身上感受到属于自己的气息。

    “我不知道。”牧苏摇头:“当我醒来后,身边只躺着这柄斧子。我在上面能感受到你的气息……以及依赖。”

    这套谎言几乎让他自己信以为真。

    富江微垂下脑袋。长长睫毛挡住眼眸:“伽椰子和贞子你要怎么办?”

    富江斧的出现让牧苏讲得故事的可信度剧增。

    她心中暗道,难道自己的一个分身真的曾经爱上这个男人了……?

    “找到她们,让你们融洽在一起生活。”牧苏一本正经说。

    富江眼眸掠过一抹冷意:“花心可不好哦。”

    “这不是花心。”牧苏面无表情推动了下并不存在的眼镜。“如果要说的话,我只是让所有喜欢我的人能够拥有我。”

    “真是自大的发言呢。”富江淹口轻笑,眼眸微弯:“你就这么确定我会喜欢上你吗?”

    牧苏的回复是一声不吭,直视富江缓缓凑近。

    富江脸颊浮上不易察觉的惊慌,伸出手指挡住牧苏嘴唇:“kiss禁止。”

    “我只是想让你仔细闻一闻……”牧苏嗓音低沉,盯向富江的粉唇:“在我身上的你的气息。”

    那个富江的buff可在状态栏挂着呢。

    半娇嗔半薄怒的将凑近的牧苏推开:“好啦我知道了……我相信你还不行。”

    富江好感度到手,牧苏不急着继续攻略。他收起富江斧,起身向富江发出邀请:“我要去找我的同伴了,你要跟来吗?”

    富江抚了抚发帘,歪头轻笑:“你就不怕我攻击其他老师?”

    “别忘记我和你同居过。”牧苏伸出手,表面一本正经实则内心饥渴难耐。

    啵不到嘴牵牵小手总可以吧。

    柔弱无骨的纤手放入牧苏掌心,借力起身。富江拂去额前发丝:“带路吧。”

    不知有意还是无意,她没有抽出被牧苏握住的手。

    二人并肩沿着小径,各有心思。

    富江在不断权衡要如何对待牧苏,而牧苏则在纳闷自己百试百灵的撩人*怎么就在八尺女和克苏鲁那遇挫了呢?

    走不多远,遭遇敌手。一道摇晃白裙身影出现前方。

    上古邪神学院二年级生贞子,夜露西苦!

    牧苏悄悄松开富江的纤手。

    贞子在走进。她与伽椰子身形外貌相近,只是贞子行走时会低垂头颅,黑发遮挡面庞。

    被捉奸在场,牧苏正纠结该如何打招呼,斜地里一道身影突然扑来!

    “我来缠住她,你们快跑!”

    弗莱迪与贞子厮杀起来,犹在大喊:“不要让我白白牺牲啊!”

    牧苏惊了:“你怎么还没死!”

    随即他快速盘算,现阶段还不适合让这三人碰面。还是逐个击破的好。

    于是重新拉起富江,头也不回从二人身旁跑过。

    “记住我的小红……啊!”

    赶到拐角,就听身后弗莱迪一声惨叫,再无声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