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4.没有人是赢家——除了牧苏
    吱呀——

    木门开启一道缝隙。楚人美走入昏暗木屋。

    牧苏突然从一侧跳出,一气呵成把门关死,拉起俊雄钻入一侧灌木丛。

    “呜哇……哇……呜哇……”

    俊雄一路痛呼,被牧苏拉走后,他光着的身子完全没入灌木丛。

    以至于牧苏狂奔下,灌木尖刺不断划过他的身体。

    穿过灌木丛,牧苏等人的脚步慢了下来。这里透过树荫可以远远看到校舍。

    楚人美被成功甩开。

    然而突然间,一道娇小白影从天而降砸向下方俊雄!

    “小心!”

    匆忙中,牧苏一把推开俊雄。那道白影穿过残影,砸在地上。

    俊雄猝不及防,被推出几米一头磕在树干,身形摇摇晃晃扑入树根厚厚落叶。

    牧苏与勺子定睛看向落地白影,居然是安娜贝尔。

    “你在跟踪我们?”牧苏眉头一皱。

    “应该不是。”勺子说,抬头望着树杈:“她可能是从树上掉下来的。”

    几米外,俊雄慢吞吞爬起,顶着鸟巢似的馒头落叶摇晃走到牧苏身后。

    “现在去找异形和裂口吧。”牧苏说着后退几步,正撞到俊雄,一个踉跄后仰将俊雄压在身下。

    “喵——”

    俊雄发出凄惨猫叫。

    牧苏一惊连忙爬起,便见俊雄气若游丝瘫在落叶中,一动不动。

    他小心翼翼伸手探到鼻尖,良久一声惊呼:“他没气了!”

    “呃……他本来就没气的。”勺子不得不提醒他一句。

    “这样吗?”

    牧苏江信江疑,试着揽起俊雄微微摇晃,果然他睁开了眼。

    面带欣喜重新抱起或许不太情愿的俊雄,牧苏让勺子拿起安娜贝尔,二人一路相安无事返回食堂。

    食堂中,众人不出意料纷纷惊异于牧苏怀里的俊雄。而为了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牧苏也没有向众人介绍俊雄。放下安娜贝尔后转前往学生宿舍。

    这回他们没那么好运了。

    有一道魁梧身影挡在他们的必经之路。

    他头戴曲棍球面具,军绿色破旧外衣沾满血污,锈迹斑斑的砍刀持在手中。

    杀人狂杰森。

    抱着俊雄的牧苏吹了个口哨,幸灾乐祸问勺子:“正牌杀人狂出现,身为几年才能敲死一个人的杀人狂你不会觉得无地自容吗?”

    “你懂什么!数十年如一日的折磨远比干净利索的杀戮更有艺术感。”勺子大声争辩。

    “那你们两个比试一下?”

    勺子杀人狂看了看对面的砍刀,又低头看了看手中调羹,舔了舔干燥嘴唇:“不太好吧……”

    毕竟是新进杀人狂,底子太浅,比不得老牌劳模杰森。

    杰森迈着沉重补发走向二人,二人连连向后退去。

    “怎么办?”勺子问牧苏。

    牧苏正要回答,斜地里一道身影突然扑来!

    “我来缠住他,你们快跑!”

    弗莱迪与杰森对峙起来,头也不回大喊:“这里就交给我吧!”

    “宿敌碰面啊。”牧苏看热闹不嫌事大,被勺子拉了下才走。

    “记住我的小红……啊!”

    还没走远,就听身后弗莱迪一声惨叫,再无声息。

    “这么不中用?”牧苏吓了一跳。他记得某部《弗莱迪大战杰森》这俩货可是打个平手啊。

    停下脚步回头看去,弗莱迪已经倒地。杰森正从弗莱迪胸口拔出砍刀,微微侧头看向这边。

    却见原本倒地的弗莱迪突然爬起,死死抱住杰森大腿朝这边悲壮大喊:“你们快走哇!不用管我!”

    杰森低下头,开始用拳头一下下锤击弗莱迪的脑袋。

    后者口中吐血,一字一句对这边嘶吼:“不要……让我……白白牺牲啊!!!”

    “这家伙……”牧苏眼皮直跳,苦肉戏做得太足了吧……堂堂鬼王为了个小红花拼了……?

    “快走快走。”勺子杀人狂催促。二人快速走远。

    见二人成功离开消失视野。弗莱迪松开了死抓不放的手,翻身仰躺直视天空破洞的光芒,呢喃自语。

    “其实我也只不过是被小红花玩弄于鼓掌之间的一名牺牲品而已啊……”

    ……

    塔楼宿舍前,牧苏将事情告诉公园椅上的裂口女,在她前往食堂后快步迈入塔楼。

    嘭。

    俊雄脑门磕到门框上。

    “嗯?什么声音?”牧苏奇怪回头看了眼,没找到声音来源后只得作罢。

    宿舍三层,共计二十六间校舍。二人只能一间间进入寻找。而在二层最里侧一道房门后……

    异形女皇攀附天花板上,感知到脚步声与说话声接近,蠢蠢欲动。

    口涎流淌滴落,将门前地板腐蚀出一个个坑洞。

    又是一滴腐蚀性极强的口涎滴落,恰在此时门被推开,一道身影大咧咧迈入。

    “喵——”

    俊雄尖叫,头发冒起青烟。牧苏警觉抬头,顿时发现趴在天花板上的异形女皇!

    异形女皇嘶吼,撞破窗户逃离牧苏魔爪。对面房间的勺子听到嘶吼冲入房屋,只看到被灌进的风吹得抖动的窗帘。

    “看来异形女皇不能为我所用了。”牧苏惋惜,随即忽然听到一阵咯咯咯咯声从楼上传来。

    “是你妈妈……”牧苏面色一喜看向俊雄,随后僵住。

    苍白身躯满是划痕与泥污,白色短裤的破洞几乎遮盖不住。身上黏着几片树叶纸条。头发正中被腐蚀掉,形成一片地中海。

    没人希望看到自己儿子变成这样一副惨样。哪怕是伽椰子。

    咯咯咯声正在接近,牧苏快速思考解决方法。

    绝对不能让伽椰子知道是自己做的!

    那么首先如果自己记忆没出错的话俊雄不会说话。既然如此……

    他不怀好意看向勺子的后脑勺。

    趁勺子不备,牧苏抡起俊雄让二者脑袋相互触碰。

    闷响中,二者同时昏迷。

    牧苏抬头瞅了一眼,快速将俊雄抱到椅子上并扯下被单敷衍缠绕几圈,而后又将勺子从昏迷中抽醒,往他手中放了一根棒球棍,蹑手蹑脚关门后退。

    天花板上,黑发如浪潮般涌动。

    勺子茫然爬起身,奇怪看了眼手中的棒球棍。

    刚刚发生了什么……?

    “咯咯咯咯——”

    近在咫尺的声音让他抬头,正看到黑发中伽椰子怨毒双眸。

    嘭!

    就在此刻,牧苏撞开门冲入。二人同时看去。只见牧苏看到屋内情形,顿时怒火中烧:“你对我家俊雄做了什么!”

    勺子杀人狂瞪大眼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