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5.第一个领便当的二年级
    牧苏怒斥道:“他才多大!那么小的孩子你怎么就下得去手!”

    “不是……我……”勺子欲做辩解,早有准备的牧苏快步上前拎起他的衣领,压低声音逼近耳边低声道:“想要小红花就老老实实替我背下黑锅。”

    说罢用力一推勺子,后者踉跄中他冲到转醒的俊雄身旁,焦急解开被单。

    此时,伽椰子已经从天花板落地,怨毒双眸穿透额前黑发。

    解救下来俊雄,牧苏眼眶发红转看向伽椰子:“是我不好。居然没有照顾好俊雄,以至于让残忍的勺子杀人狂趁我不在将俊雄……”

    他痛苦闭上双眼,仰起头颅将脖子显露伽椰子面前:“你杀了我吧。”

    伽椰子自然不会和他客气,头发如刺窜出!

    也不知道谁规定的。凡是穿白裙的女鬼都拿头发当标配武器。

    一道白影忽然挡在牧苏身前,阻止伽椰子的攻击。

    感觉到什么的牧苏悄悄睁眼,就见俊雄站在身前护住自己。

    牧苏暗自咂舌,这孩子不是被自己坑成抖m了吧?这都护着自己?

    本来他的计划是有意卖惨让伽椰子下不去手。不过杀出来个程俊雄结果也差不多,而且还要好一些……

    身为人母的伽椰子会将侧重放在孩子身上,甚至可以为了俊雄做出适当牺牲。那么俊雄如果要让自己当爸爸,哪怕伽椰子不情愿也只能为了孩子而半推半就的从了自己。

    这么一想还是很合理的吧?

    牧苏流露出色眯眯的神色舔了舔嘴唇。到时候任你伽椰子如何凶恶,还不是乖乖侍奉我。

    伽椰子长发落下,怨毒目光在牧苏身上微一停留,移向勺子。

    后者如梦方醒,飞奔向窗户纵身欲跳。熟知一缕黑发飞窜而出,带起残影缠住勺子脚腕。勺子惨叫,指甲划在地板,留下十道抓痕刨花,一点点被绷直黑发拉回。

    “对不起了勺子,你一定要撑住啊……”

    牧苏心中同情。

    “不是我做的!是——”

    就在这时,勺子杀人狂嘶声力竭大喊。

    危急时刻怕死的勺子可耻的卖了队友。可惜他卖错了人。卖队友狂魔牧苏怎么可能没有防备,捡起棒球棍用力一砸。

    砰然闷响,勺子一声不吭昏死过去。

    当啷——

    牧苏把棒球棍往旁一丢,冷哼一声:“这就是对我孩子动手的下场!”

    他转向头发正在缩回的伽椰子,犹豫问询:“伽……佐伯,你要和我一起走吗?”

    他感觉叫伽椰子的姓更有晨间恋爱剧的氛围。如果伽椰子扮演这是新恒结衣就更棒了。

    机叶子没有回答,只是如蜘蛛趴倒在地缓缓后退于床下阴影,一阵窸窣声后再无声息。牧苏走去蹲下低头,只看到最后一抹黑色消失于地板缝隙。

    站起身转头,牧苏突然发现勺子消失了。它离开的可能性不大,但就这么莫名其妙消失了。

    找寻一圈未果,牧苏只能抱起俊雄先一步离开房间。

    沿小径来到校舍楼下。牧苏向上托了托俊雄,心说这死小孩怎么这么沉。

    继续走出不远,突然耳边变得寂静。

    本来环绕耳边的风声,草被吹动声突兀消失。牧苏步伐一顿,紧盯前方几米一处与众不同的空处。

    嗡——

    运转声中,前方与众不同的空处更加突兀,如一面透镜突起变动。随即,有一道身影显露——

    外表接近人形,如盔甲般暗银外壳。右臂臂铠一根利刃闪烁寒光。头戴狰狞面具,两边十几根手指粗细的神经束与导气管犹如黑辫。一般中年秃顶男都是这种发型。

    铁血战士登场。

    “弗莱迪~”

    见到它那一刻牧苏就仰头大喊。

    “现在出来你就是心理委员了!”

    静等几秒,没有身影窜出。弗莱迪不知死哪去了。

    而这几秒铁血战士静静站立,没有趁机攻击。

    作为外星生物中渴望战斗的绅士种族,铁血战士几乎不会主动偷袭除异形外的其他生物。也不会对手无寸铁的生物攻击。

    只是如今它似乎盯上了牧苏。

    只不过,从它没有干净利索杀掉牧苏那一刻起,就代表它已经输了。

    牧苏神色一凛,带上惊慌指向铁血战士身后:“快看!是异形女皇!”

    他这招向来百试百灵。尤其是对刚碰面的敌人使用效果拔群。

    只是这会吃了瘪。铁血战士一动不动,对牧苏做作的样子置若罔闻。

    牧苏恨不得丢俊雄砸他,恨铁不成钢喊道:“那可是异形女皇啊!价值可比普通异形高太多了。带着它的头颅回主星后,隔壁你暗恋很久的小花肯定会哭着喊着要嫁给你的!”

    铁血战士身形微微压低,做出攻击姿态。

    然而就在此时,一道阴影突然扑落铁血战士背后。

    它倏然转身挥出利刃,刺耳金属交接声中暴起大片火星,在异形女皇身上留下一道白印。

    铁血战士身形远比普通成年男性魁梧,约莫与炽神相仿。但比起身长近三米的异形女皇完全不是一个数量级。

    轻而易举将铁血战士扑倒,异形女皇利齿撕咬向后者脖间。

    滴滴滴——

    铁血战士左肩肩炮发出急促提示音,红光瞄准倏然炸裂。

    轰然声中火光乍亮,带起风势吹得几米外牧苏连连后退,灰尘四面八方散去。

    滚滚沙尘中,牧苏半眯起眼紧盯战局,阵阵嘶吼与怒吼混在一起。

    战局吼声渐渐消失,一道身影轮廓于灰尘中显现,有如鞭子的尾巴摆动。

    “啧,都提醒过你了。”牧苏幸灾乐祸一声。

    弥漫方圆灰尘逐渐消散,异形女皇叼起被撕扯开的铁血战士头颅,往口中吞咽。

    “等一下!”牧苏着急,丢下俊雄冲向异形女皇,不由分说就去掰它牙齿。

    异形女皇反应不及,锐齿被掰开,牧苏趁机将整条手臂和半个脑袋强行塞入异形女皇口中摸索什么。

    眼中寒光一闪,被杀戮诱发本能的异形女皇便要咬下。这时牧苏也终于抓到,赶在异形女皇合口前拽住铁血战士的脑袋将它拉出。

    异形女皇目光幽冷跟随后退的牧苏。

    “尸体归你,脑袋我归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