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6.没人能占牧苏的便宜
    整条手臂滋滋冒着青烟,理也不理的牧苏在尝试和异形女皇讲道理:“军功章上有你的一半,也有我的一半。你不能否认我对击杀铁血战士做出的贡献。没有我你不可能这么轻松解决它。”

    异形女皇发出阵阵不耐嘶吼,却也没有扑来。

    牧苏当它默认,拉过俊雄挡在身前绕了一大圈,快步走离。

    ……

    牧苏回到食堂时,浑身浴血衣衫褴褛。袅袅冒起青烟的右臂手中抓着一只头颅。

    跟在后面的俊雄同样好不到哪去。

    走到众玩家身前,牧苏顺手将头颅丢去。聚在一起的玩家顿时惊悚散开。透明桥没动,目光落在滚到脚边的头颅,仔细看去不由怔住:“铁血战士的……这你做的?”

    牧苏坐到富江身边,眉宇间由透着还未散去的锐利与杀意,冷哼一声:“回来时被它袭击了,运气好躲过并将它解决。”

    富江长眸落在牧苏冒烟的手臂上,取出手帕大和抚子般温柔替牧苏擦去血污。

    “哼!”

    重重一声哼响由人群中发出,卡莲气得鼓成包子脸。

    孤零站在一角的裂口女眸光微微黯淡。

    目光微不可查往那边扫去一眼,富江唇角带起弧度,贴紧牧苏几分,如恋人般靠近。

    几名玩家面露羡慕,尤其是君莫笑,咬牙切齿咬牙切齿咬牙切齿。

    透明桥当然不会信牧苏的说辞。谁知道是不是关键时刻牧苏踢出勺子杀人狂,然后趁机偷袭才赢的。

    她已经很接近事情真相了。

    “说起来……”透明桥往门口看去一眼:“勺子杀人狂呢?”

    “我们失散了,大概正被伽椰子追杀。”牧苏随意敷衍过去。心中暗道对不起了勺子,你一定要撑住啊……

    简单粗暴的计划进行的并不顺利。固然找回了安娜贝尔与裂口女,但反而将勺子杀人狂丢失了。现在只能指望他摆脱麻烦后尽快回来。

    透明桥想起什么,从包裹拿出泰迪熊并将属性展示:“这是我从杂物间得到的道具,牧苏你的沙子属性是什么?”

    她将杂物间的事隐去大半告诉众人。

    *它现在是透明桥的了

    单从属性看还算实用。但无法与其他杂物间道具对比,无从得知是否挑到好东西。

    牧苏右臂接受富江的爱抚,左手从裤裆掏出一把沙子并展示出来。

    *收起你的愚蠢想法,它跟时之沙并不沾边。

    和牧苏比她的玩具熊不知高到哪里去。

    咚——

    与此同时,钟声突然传来。

    时间悠悠,已至上午。

    一行字幕在众玩家视线浮现。

    透明桥有些意外。她还以为牧苏放的假会让午餐也一齐跳过。随即心思活跃起来,这或许是拉来其他学生的好时机。

    轮子滚动地板声由走廊传来,八尺女推动餐车,从众人不远处经过。

    牧苏目不斜视,一副有了新欢模样。严格来说是好几个新欢。

    透明桥小声对安娜贝尔与裂口女说了些什么,随后召集大家坐到角落,让安娜贝尔和裂口女坐到外围保护众人。

    牧苏和富江单独坐在一边,俊雄蹲在旁边椅子上。

    透明桥也懒得理,反正这两个家伙都是作不死的。

    不过这么一想,这俩人意外的绝配啊……

    香气渐渐溢开,陆续有学生进入。骑着三轮车的比利,拿着气球的小丑,神情冰冷而来的阿蕾莎,半死不活的勺子杀人狂。

    透明桥接连上去拦住他们,低声说了些后就见它们坐到这边,将玩家重重保护。

    勺子杀人狂可耻躲进内圈,神情低落。连心爱的摸鱼出现身边也没兴致去敲他。

    一年级学生来了大半,迟迟不见二年级学生身影。

    看来二年级的学生没有吃午饭的习惯。

    透明桥刚这么想,就见有两道人影相伴出现在门口。

    男人高大削瘦,一身黑灰色风衣,白炽水晶挂在胸口,高礼帽压住披肩波浪黑发,手持手杖有如贵族绅士,一名五官立体秀丽的女性揽着他的手臂,暗绿长裙带着维多利亚时代独有风格。

    他们更像是要前往上流舞会而不是出现在这里。

    德古拉与伊丽莎白。

    透明桥将二人对号入座。

    从二年级学生阵容来说也只有这两位或许会走入食堂。

    他们旁若无人般走到餐车前打饭,而后选择靠窗阴暗处坐下,理也不理这边众人。

    众玩家相互对视一眼,随后落在透明桥身上。

    她让众人不必惊慌。德古拉这位吸血鬼伯爵的弱点十分明显,对众人威胁不大。而且现在也不是动手的好时机。

    “我们去打饭吧。”透明桥往那边瞥去一眼,确定不会有其他学生进来后收回目光说。

    意外的是卡莲最先跑去餐车,打了一份食物献宝似得捧到牧苏身前放下。

    “我看你手臂受伤了,所以……”卡莲小声说。

    牧苏往餐盘看去一眼:“你信不信我用手就能把这盘牛排吃掉。”

    “不信噗。”卡莲觉得有趣,捂嘴噗噗轻笑。

    卡莲笑时很可爱,或是捧着肚子清脆呵笑,或是手缩在袖子里捂嘴噗噗偷笑。配合本就娇小体型,一副笨蛋的样子。

    “不信你还不给我拿刀叉!”牧苏横眉立目铁石心肠。

    卡莲笑声一顿,吓得缩起肩膀,又小跑回餐车怯怯要了副刀叉,切切站在一旁不敢吭声。

    牧苏感觉自己要把持不住了。暗自盘算要不要假装无意把地址透露给卡莲,最近卡莲股一直在涨停啊……

    将一切看在眼中的富江邪魅轻笑,探手拿起叉子,嘟起嘴轻拉牧苏衣袖:“我也要吃……”

    她的行为恶趣味大过吃醋。

    牧苏一听急了,以为富江是要抢他吃的,顾不上用刀叉伸手抓起牛排塞入口中大口咀嚼,然后蹬起眼睛往下硬噎!

    喉结蠕动咽下,牧苏长舒口气,随即抹了抹嘴巴一副惭愧样子看向富江:“真是不好意思嗝——”

    “没……没什么……”富江怔怔放下叉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