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7.封不觉cos大赛
    见富江放弃抢夺,牧苏恢复彬彬有礼,就好像刚才不是他干的一样。

    土豆泥和沙拉无法用手拿,牧苏小声与富江说了一声,起身款款走向餐桌。

    取了刀叉牧苏正要离开,忽然看向八尺女身后,发出一声轻咦。

    八尺女转头看去,牧苏趁此飞快从四次元裆部掏出一把沙子飞洒鸡汤中。八尺女不解回头,他耸了耸肩表示看花眼了转身快步走回。

    富江打了份饭菜,在牧苏身边坐下并将鸡汤淋在土豆泥上。

    牧苏神色纠结。要不要出声阻止她……?

    富江拿起勺子搅动几圈,?起软腻土豆泥混合香气四溢鸡汤,矜持往口中送去——

    “不能喝!”

    牧苏突然伸手拍开勺子,啪的一声砸在坐在一旁俊雄脸上。又掀开餐盘,尽数淋在俊雄身上。

    “喵——”

    俊雄被土豆泥汤汁淋在身上,烫得尖叫。

    “你做什么?”富江狭长眸子微冷。

    这边动静吸引来全部人的注意,食堂内气氛一静。

    牧苏做作长叹一声,眼眸低垂:“对不起……我想起了一些不好的事……。”

    见牧苏不似假装,富江敛去冷色,不解问他:“发生什么了?”

    牧苏语气低落:“我有一位朋友,在吃饭时喝了鸡汤,然后……然后她至今也没有醒来……”

    “所以是她的鸡汤有问题?”

    “不,是因为四百多年过去了,她早就老死了。”

    “……?”第一次见识到牧苏逻辑陷阱的富江一头雾水。

    将此事糊弄过去,牧苏才注意到俊雄的狼狈以及打翻在他脚边的餐盘。

    “吃饭都不好好吃,你看看谁吃饭像你一样吃一身的。”牧苏叉腰教训无辜的俊雄。不过最终还是口硬心软,要带俊雄去后山水潭洗澡。

    透明桥叫住想要离开的牧苏:“相比起这个,我们应该开始进行计划最后一环了。”

    她环视一圈,在阿蕾莎小丑比利安娜贝尔等学生身上微一停顿。

    “解决掉他们!”

    几分钟后,八尺女收起餐盘擦桌,然后推动餐车离开。

    牧苏微眯起眼怀抱双臂,目光跟随她消失在出口。心中冷哼。

    本大爷可是暗地里帮了你一次啊,给我怀揣着感激度过余生吧。

    “八尺女也是你的女朋友?”一道声音耳边传来,牧苏忙回身,见到富江如捉奸般的眼神连忙换上一副谄媚笑容:“我只是替广大平胸女性通过目光好好谴责一下八尺女。你放心,你的那一份我帮你谴责。”

    富江情不自禁低头看了眼胸部,很想反驳什么。

    但最终什么也没能说出。

    ……

    浓雾让天地只剩灰与白,雪花般的灰烬悠悠飘落。

    一片死寂中,一阵急促脚步远处而来,一道身影雾中跑过。

    伊丽莎白提着裙摆露出光滑小腿,礼帽和鞋子不知落在何处,赤脚在并不平整的草地狂奔。

    她脸上不见先前优雅,发丝散落凌乱,急促呼吸中不时回头看去一眼。

    这个吸血鬼伯爵的爱人,同样是吸血鬼的女人如今正仿佛在被追杀,慌忙逃跑。

    浓雾中穿行,她突兀撞入一片黑色,身影瞬间从浓雾消失,就好像她从没在这世上存在过。

    伊丽莎白脚步一停,警惕环视起四周。

    “是谁!”

    声音回荡在黑暗空间。话落,有节奏的脚步声从前方传来。

    伊丽莎白目光微凝,瞳孔掠过一抹血腥死死凝视向脚步传来方向。

    一道身影于黑暗中缓缓浮现,在伊丽莎白十米外停下。

    那是个有一头凌乱黑发,身形修长的男人。苍白皮肤在黑暗空间甚至有些许扎眼。

    他身穿紫色风衣,用红笔潦草划了一道直到耳根的小丑笑脸。

    “是你?”伊丽莎白认出了他。

    牧苏右手放于腹前,左手放于腰后,行一绅士礼,而后缓缓开口。

    “你好,我想和你玩个游戏。”

    ……

    一群蝙蝠扑扇翅膀,从四面八方浓雾中飞出,汇聚原地组成一道人影。

    德古拉。这个以优雅邪异而著称的吸血鬼伯爵如今满是失去爱人行踪的慌张。

    他刚刚操控蝙蝠飞编上古邪神学院,被顺手而为的学生袭击折损小半蝙蝠。损耗让他脸颊苍白,

    但问题是他没有找到伊丽莎白的踪迹。

    衣袖下修长手掌握起,德古拉陷入深深恐慌。

    不可能会有人抓她……她到底在哪,为什么我感应不到她的存在……

    “当然有可能抓她。”

    一道声音横插进来,如知晓德古拉猜测般。

    吸血牙伸长,德古拉倏然转头。

    身穿紫色风衣的牧苏立在十米外,身后是连光也照不进的黑暗。

    他说道:“据我所知,二年级的scp106和钉子头都是可以将你的爱人拉到异次元并且不在现实留下丝毫踪迹的存在。”

    “你确定是它们做的吗?”德古拉见似乎不是敌人,微微放松问道。

    “怎么可能。”牧苏哂笑,随后笑容一敛:“是我抓的。”

    “……什么?”德古拉一时没反应过来。

    “你在找你的爱人是吗?”牧苏懒得解释,轻拍了拍手掌。

    那身后浓郁有如实质的黑暗,一道带着滑轮的椅子连同上面被绑缚的身影一起被推出。

    牧苏侧头看向椅子上的伊莎贝拉:“和你的爱人打个招呼吧。”

    “德古拉救我!”伊莎贝拉尖叫挣扎,却奈何不了看似普通的木椅和麻绳。

    牧苏手扶住椅背,转看向德古拉。

    “她在跟你说嗨。”

    “放过她!”德古拉双目猩红,周身血气弥漫,风衣被气势鼓动猎猎飘起。

    他正欲扑上,动作突然一顿,警惕望向牧苏他身后的黑暗。

    透明桥和小丑从中走出。

    “这话你应该对另一人说。”牧苏适时说,往旁一站,将接下来交给透明桥。

    透明桥一脸嫌弃打量牧苏:“你在cos小丑?”

    小丑闻言好奇看了一眼,心想除了脸上画的的笑脸哪里也不像自己。

    透明桥猜到它的想法,解释一句:“我是说另外一个小丑。”

    “不,我只是在cos封不觉。”

    透明桥猜的也不对。牧苏当时就念了首诗号。

    “笑望沧溟千军破,策定乾坤算因果。无觉无惧轻生死,非鬼非神似疯魔——怎样,像不像。是不是感觉我聪明的智商又占领高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