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8.明天要去海拉尔,有没有包吃包住还给啪的脑残粉款待本大爷啊~
    透明桥抿嘴角笑了一下,一般这种笑容常见于服务业人员向今天的第五百名顾客微笑,又或是电量不足的合成人正在尝试进行一个微笑行为。

    她还是给了牧苏面子的,一言不发让他继续表演。

    “你应该知道我们是老师。”牧苏略微低下头,用左手托住右手的手肘,右手的食指和中指放在自己的额头,随即顺着鼻梁轻轻滑下,这是他思考时的习惯动作。对阴沉不定,权衡双方实力的德古拉说:“正常角度来讲,我们不会伤害学生,但学生们会伤害我。所以我们正在使用一种尽可能不伤害学生的方式来让学生们伤害不到我们。明白了吗?”

    “你在说什么?”透明桥控制不住吐槽**。

    “说一大堆逻辑性混杂一起的句子让你们听不懂但觉得很厉害,这样就会衬托出我封不觉高深莫测的一面。”牧苏叉起腰骄傲自满。

    “真是厉害呢。”透明桥皮笑肉不笑。

    “你是说我杀掉他们就可以了?”小丑傻乎乎问,然后就要动手。

    牧苏忙伸手扯住小丑骂骂咧咧道:“长那么大脑袋怎么一点脑子没有,我是这个意思?你叫什么?”

    虽然不明白为什么话题会转到名字上,但小丑还是老实回答:“他们都叫我pennywise。”

    “噗……屁……喷……太复杂了叫着费劲,以后我就叫你刘大脑袋了。”牧苏大笔一挥,擅自做主给小丑改了名字。

    透明桥不得不插嘴说上一句:“可以拜托你不要把一个恐怖游戏变成乡村爱情吗?”

    牧苏的惊讶无可复加:“你居然知道!”

    这俩人无视绑在椅子上的伊丽莎白和对面救妻心切的德古拉,就这么说了起来。

    “一般接触到没有听闻过的关键词时我会记在副脑,然后有空时回去查询资料。所以当你玩了某一个梗,意为过不多久我就会知道这个梗。”

    牧苏大吃一惊:“你怎么不早说!”

    早知道他还烦君莫笑作甚,缠着透明桥不就好了!

    “因为我不想变成君莫笑那样,一直被你惦记。”透明桥坦白说。还有一点她没说出来,就是她感觉最近的吐槽**越来越强烈了。这与她一向的单薄情感毫不相符。

    牧苏忽然沉吟一声:“苟利……”

    “什么?”

    “没什么。”

    牧苏说着,转身背对透明桥。面上渐渐浮现阴谋得逞的诡异笑容。

    很好……当你去查了资料,至此开始,你的人生每分钟将只有59秒……

    透明桥不明白牧苏突然转身背对是何用意,也不想明白。她看向被遗忘许久的德古拉,轻咳几声化解尴尬:“那么,我们的意思其实是:我们不想与学生为敌,抓你的爱人也只是避免他伤害到我们。”

    “绑票威胁就说绑票威胁,找什么借口。”牧苏不知何时转过身,肆无忌惮拆队友的台。

    当没听到,透明桥微微定神对德古拉继续道:“我们只是实习老师,今天上完我们就会离开。我们无意打扰二年级的各位。所以如果你答应不袭击我们甚至与我们站在一起,我会放掉伊丽莎白。但如果你拒绝我们只能暂时让两位在今天消失了。”

    在看到德古拉和伊丽莎白出现那一刻,透明桥的简单粗暴的计划做了略微变动。

    德古拉和伊丽莎白和其他学生一样,同属于邪恶阵营上古邪神麾下。但略为不同的是,他们只是邪,而非恶。

    一个为了爱人毅然决然背叛上帝成为吸血鬼苦等四百年的家伙,怎么看都不是罪不可赦的坏人。

    所以比起杀死二人以逸待劳,将二人拉拢似乎更合适一些。帮手越多就越安全。

    “要么投降,要么去死。”牧苏抱臂冷笑。用另一种方式表达透明桥的意思。

    透明桥冷眸微眯,两道寒光射向搞事情的牧苏,而就在这时,德古拉忽然大喊:“我答应你!”

    透明桥怔然。

    德古拉周身血气变淡消失,被气势鼓动的风衣渐渐恢复平静。他面带悲色:“我已经失去她一次了……我不想再一次失去她,不想她在我的生活中消失哪怕一分一秒。”

    透明桥感觉自己做了恶人。但为了通关她不得不怎么做。

    “你同意站在我们这一边了?”

    “是的。但希望你们不要让我们卷入纷争。”德古拉望向伊丽莎白,眸中血光化为柔情:“尤其是伊丽莎白。我不想她遇到任何危险。你知道,我在这所学校并不强。”

    透明桥轻咬薄唇。理智告诉她不能就这么轻易同意。但话到嘴边便变了:“好吧,我会放了伊丽莎白。希望你能兑现承诺。”

    透明桥望向小丑,后者伸出食指中指隔空一剪,缠绕伊丽莎白的绳索突然断开。

    伊丽莎白面露喜色,起身冲入迎来的德古拉怀中。

    这对最多不超过十分钟没见的恋人旁若无人的死死相拥。

    啪啪啪啪——

    不要误会,只是牧苏这家伙如看完话剧的观众,稀稀拉拉敷衍鼓了几下掌。

    掌声透露着他此时的不耐烦。

    那两位肆无忌惮散发恋爱酸臭味的恋人终于稍稍收敛,德古拉松开她,痛惜在伊丽莎白手臂上勒痕红印拂过。

    他额头抵在伊丽莎白的额间,愧疚与温柔夹杂一起:“是我太弱了……”

    伊丽莎白牵起一抹笑容:“已经没事了。”

    手掌轻轻抚上伊丽莎白脸颊,德古拉轻摇头:“如果我足够强这种事就不会发生了。”

    他微微站直,转而握住伊丽莎白的手掌,望向牧苏这边:“我会遵守与你们的约定,在接下来的半天保护你们。不过我有言在先,伊丽莎白不在此列。你们不能让她去战斗。”

    透明桥眼眶微红,似乎还没从那感人一幕脱离出来。直至德古拉语气加重她才回过神,随后心中咯噔一声,倏然转头看向牧苏。

    果不其然,牧苏望向自己,正流露一副仿佛知道什么的样子。

    见透明桥望来,牧苏不敢置信捂住嘴巴:“你不是吧……”

    又有谁能想到透明桥的弱点居然是对爱情戏毫无抵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