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9.没有的话我等会儿再来问下
    “闭嘴!”

    透明桥恼羞成怒喝道。牧苏吓得一缩脖子,也吓得德古拉声音戛然而止不敢吭声。

    她长舒口气,微微平复心情略带歉意对德古拉说:“可以。不过我们对你保持着一定程度的信任,也希望你不要言而无信。”

    德古拉与伊丽莎白对视一眼,重新变成那个优雅邪异的吸血鬼伯爵,微微颔首道:“这是自然。”

    透明桥让出一条通道:“那么请德古拉先生和伊丽莎白小姐进来吧。”

    德古拉略有迟疑,反倒是伊丽莎白落落大方挽起德古拉。二人相视一笑,一路散发着另牧苏掩鼻的恋爱酸臭味迈入那片黑暗。

    牧苏老老实实跟在后面,忽然被透明桥拽住。

    “刚才发生的事不许说出去!”

    “是是是。”牧苏死鱼眼眨也不眨满口敷衍。

    透明桥眼眸微眯:“你答应我不告诉其他人。”

    “我答应你。”牧苏忙不迭点头,摆脱透明桥溜进黑暗。

    透明桥并不信任牧苏。但她没有更好的办法,毕竟嘴长在牧苏身上。她只得心怀心事纠结跟随走入。

    落在最后,听得一头雾水的小丑一声不吭最后进入。随他消失,浓郁黑暗倏然散去。此地重归浓雾弥漫,好似先前喧嚣不存在。

    ……

    这是个散着昏黄光晕的全木小酒馆——除了客人几乎全是木头做的。

    吧台摆放的老式收音机正在播放一段脱口秀,人声被嘈杂新号遮盖。酒馆的主人一定很懒,不然它一定会让声音清晰些。

    客人三五成群坐在圆桌边,低声浅谈,又或只喝不说。

    吧台酒柜玲琅满目放着印有全然不是一种风格文字的各异酒瓶。酒柜上方摆放着主人的收藏:一只等比例比利娃娃、一把猎枪,以及一颗铁血战士的头颅。

    勺子杀人狂无力趴在桌前,他对面是大口饮酒,捶桌大笑发出噪音的弗莱迪。

    喜静的禁婆和裂口女坐在角落,杯中酒水仍是满的。

    比利和安娜贝尔及透明桥的玩具熊围绕圆桌,然而椅子上的它们还没桌子高。三个家伙一动不动,一动不动。

    阿蕾莎和被她亲手抓紧来的异形女皇坐在另一角。前者目光冷漠,后者一动不动。

    众玩家则坐在门边一处两层台阶高,木质护栏围起的一处小区域。富江和俊雄也在此列。

    对众玩家来说找寻学生难如登天,对阿蕾莎和比利就没那么难了。它们只花费几分钟便找到同学,并和它们进入比利的私藏小酒馆。

    有牧苏在比利哭天喊地拒绝毫无用处。

    吱呀——

    门被推开,吸引众多目光。

    德古拉和伊丽莎白进入,见此情景微微一愣,随即在一处空桌前坐下。心头复杂。

    它们都是那些老师召集来的吗……这一批老师究竟是什么人……

    牧苏和透明桥一前一后迈入。牧苏一进来就走向卡莲那桌,边肆意大笑:“哈哈哈哈卡莲你知道吗,透明桥她……”

    刚松口气的透明桥突然扑上去将牧苏压倒面前酒桌上,并伸手捏住牧苏面颊。在她曾有一次捂住牧苏嘴而被舔手心后她就不再那么做了。

    圆木桌挪移发出刺耳声,酒杯晃到滚落在地。

    “我的杯子!”比利心疼。

    没人理它。众人以及刚进门的小丑怔怔望向透明桥压倒牧苏。

    “里啄什么?”牧苏费解。

    透明桥脸颊带着一抹不易察觉的羞意红晕:“你可以试着说出去,但在此之前,我会将你的地址清清楚楚告诉卡莲。他很有钱,所以我想他会很快出现在你的环区上。”

    透明桥企图核捆绑让牧苏保守秘密,除非他想同归于尽。

    “他很有钱么……”牧苏眼睛渐渐瞪大,喷出口水:“里真么不早嗦!”

    “呃……”

    透明桥发现自己好像玩脱了。

    她不想就此承认失败,不甘心想牧苏的其他弱点啊。

    找他丢人的一幕?他肯定会不以为耻反以为荣。拿捏他的把柄?他能有什么把柄。就一过往经历还查不到。

    透明桥悲观发现自己居然没有阻止牧苏的办法。

    向来在这方面敏锐异常的牧苏就要嘿笑,想起嘴被捏住咧不开,改为呼呼一笑:“想让我保守秘密不是不行,只是……”

    牧苏有意停顿,透明桥不吭声看他要说什么。

    “先穿女装让我康康!”

    “什么……?”透明桥愕然,手上不由送了几分,啼笑皆非说:“只是这样?”

    牧苏眨了两下眼,总感觉她一点不在意的样子……难道平时就是个女装大佬?

    避免满脑都是脑子的透明桥钻空子,牧苏又提出制约:“注意我说的是女装,就是那种小裙子丝袜什么的,不是中性服装!假发的话……我选择双马尾!”

    这家伙……

    透明桥心底冒出一个念头。

    难道他认为我和卡莲一样……是男人?

    她开口便要告诉牧苏实情,忽然心念一动。如果实话实说肯定会另外刁难,倒不如直接应下,反而没有损失。于是转而含笑答应:“好啊,但你看完之后反悔怎么办?”

    牧苏大惊失色看着蛔虫桥:“你怎么知道我打算反悔!”

    “……”透明桥哑口无言。

    避免透明桥拒绝而看不到女装,牧苏适当抛出一点甜头:“你的把柄在我手里……怎么觉得这句哪里怪怪的?算了总之,你交给我女装,我考虑帮你保守秘密。”

    “咳咳……”直到现在,终于有看热闹的家伙发生。摸鱼轻咳几声说:“你们……还打不打了?”

    牧苏和卡莲看起来有点诡异。说是打架,压到桌上后只在小声说话。说是*,这又是哪个星球的*习惯?

    透明桥这才感觉不妥,松开牧苏后退一些。

    众人目光好奇不减,透明桥张口欲言,想了想干脆不解释了。反正牧苏做了那么多丧心病狂的事,自己只是莫名其妙了一下,敷衍过去就好。

    与恶龙缠斗过久,自身亦成为恶龙。凝视牧苏过久,牧苏将回以凝视。

    她正被牧苏所同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