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2.到了离别时
    透明桥的话听起来就像个笑话。谁也不会认为牧苏是在装疯卖傻。

    但很快他们就笑不出来了。有一点很奇怪,为什么牧苏到如今依旧活蹦乱跳着……?

    君莫笑在此之上感触更深。

    作为几乎一路玩过来的,他很清楚牧苏的不靠谱。可偏偏他没失败过。

    一个人的运气真能做到这一步……?

    君莫笑的沉思没有持续太久,被阿蕾莎打断。

    “要看牧苏老师吗?”

    众玩家一怔,顿时好奇心上涌。但很快同时冒出一个念头来。

    万一那家伙太没下限怎么办……这是很有可能的事。

    阿蕾莎没想那么多,在众人心里挣扎时已经将画面呈现墙上。

    画面中,低矮视角跟随牧苏在小径上移动。

    他忽然好像察觉到什么,环视一圈,忽然快步走向校舍。

    人脸虫穿过重重草幕跟随。

    即将通关,玩家们纷纷放松下来。

    别多想,这句不是伏笔。

    ……

    无人空旷的教室,淡淡薄雾更显死寂。

    牧苏面色流露一抹感伤,静静在桌与桌的过道间漫步。

    “你们都是我最爱的学生……虽然你们顽皮,调皮,总是恶作剧。但我知道你们有一颗善良的心……”

    “他到底在做什么?”摸鱼按耐不住好奇,小声说道。

    那群学生已经差不多看傻了。

    “还不明显吗?”透明桥一副早就看破的神色:“他已经发现我们在看他,故意表现。”

    接下来这货真的走遍校舍附近每一角落。

    来到学校门口,和瘦长鬼影闲聊它的衣服是从哪里买来的。

    跑去校医室和校医打招呼,就是不进去。

    跑去黑水潭丢石头,见到楚人美露头转身就跑。

    找到杰森,跑过去喊一句杰哥不要啊然后嬉笑着跑开。

    见到伽椰子,连忙跟在后面,直到伽椰子身形消失天花板而跟丢。

    觉得无聊尝试从后山走向二年级区域,结果因为浓雾不小心又回到黑水潭,丢了几个石头跑掉。

    意外找到scp096,跟在后面干嚎。一只二年级生狼人被声音引来然后拿开scp096的手臂,一脸慈爱看着096追杀狼人冲入浓雾。

    跑到禁闭室门口,用摩斯电码敲门问里头黑不黑。

    闲逛了一阵什么也没碰到又跑去黑水潭丢石头,因为不小心砸到她的头而被楚人美追杀跑了半天。

    痴汉似的从背后接近witch,趁她备注一下突然从后面摸了把屁股在她尖叫中转身逃回酒馆。

    又来到禁闭室,偷偷把门拧开一半让它们听到动静然后迅速锁死,贱笑着跑掉。

    在这段期间,玩家和学生充分了解到这个家伙有多么丧心病狂。

    做完一切,如繁华散尽,牧苏又回到教室,搬了把椅子坐到讲台前,怔怔望着空旷教室。

    透明桥心中莫名颤了一记,总觉得牧苏孤零零的等待令人感伤。

    其他学生和老师的情绪被带动,沉默不语。酒馆除了收音机内的脱口秀和观众笑声再无其他。

    他们理应不该由这种情绪。但反正副本已经被牧苏带跑偏……随便吧。

    富江发觉她看不透这个如谜一般的男人。这让她对他心中起了一丝好奇。

    好奇心往往是感情的萌芽。

    咚——

    宏大钟声在校园上空回荡。与此同时,无论是教室内的牧苏还是酒馆的众人同时听到一阵车辆行驶声。

    系统提示紧接出现。

    隐藏任务完成同时,透露出什么不得了的内容。

    还有三年级……那是不是代表再往上还有四年级五年级。

    牧苏偏头望向窗外,昏黄车灯穿透迷雾。这里离校门口百米远,理应不可能照射到这里。

    只见浓雾如冰般无声消融,一条从大门直至校舍门前的小径被清空而出。

    一道身影从巴士上下来,对这边大喊:“没死的赶紧过来。”

    他们可以离开了。

    酒馆,透明桥站起,环视一圈,轻吐出口气说:“我们走吧……”

    ……

    牧苏赶到门口时,玩家们和一众学生早早围在门口。

    司机没有对这么多人或者表示惊异,只是在不断催促他们上车。

    其他玩家快速坐上巴士,透明桥向它们告别后也坐上了车。唯独后来的牧苏面向众人,轻叹一声:“大家……我不在了,你们又自由了。”

    勺子连忙说道:“我知道,以后有其他老师我们会老实——”

    “不。千万不要。”牧苏突然厉声打断他,面色狰狞:“弄死他们!别让他们活着出去!”

    嫉妒使他丑陋。

    众学生一滞,心底那一抹感伤冲得一干二净。

    牧苏蹲下来,摸了摸它的脑袋:“俊雄,我过阵子再回来看你,跟你妈妈说不用特别想我。”

    “喵——”

    站在一旁的俊雄发出叫声。

    牧苏看了看他,又看向被自己当成俊雄的家伙。

    比利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看着他。

    认错人的牧苏一声轻咳,拉过俊雄将上述话重复一遍。随后他起身望向富江。

    “等我。”

    富江微笑点头。

    牧苏一步三回头迈步走上车。

    车门关闭,巴士在校门外掉头,发动驶去。

    “说你跟踪我们两个副本有什么阴谋!”

    车上的牧苏突然掐住司机脖子大吼道。车辆顿时失控,忽左忽右一路冲撞,众学生目光中渐行渐远。

    来不及反应,画面一黑。三行大字排序着在黑暗中缓缓浮现。

    摸鱼等人第一次听到通关噩梦难度独有的小孩子们的欢呼声和吹卷哨的声音。

    托牧苏和透明桥的福,这个副本他真的一路摸鱼度过。

    关键是他一次未死,成为最大赢家之一。

    又是一行字浮现,随即缓缓消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