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3.安娜菲林
    “不要增币!”

    牧苏猛然从床上惊醒。

    沙发工作的石岐漠然抬头看他一眼。

    “是做梦啊……”牧苏环视一圈,长舒口气,重新靠回枕头内。

    他梦到《牧苏苏传》终于可以收费,他偷偷将章节价格改为最高,结果迎来的是大把读者使用增币阅读。

    这种事可怕的无以名状。

    他们回归到主世界后,透明桥将各自替身娃娃交还,并嘱咐留一只放在身上。

    闻香好奇问她死后发生了什么,透明桥一言以概:牧苏是绝对主角。

    闻香恍然,没再细问。这种事大家都心照不宣。

    被他们当做安全屋的废弃望海涯发生了一些变化,倚在窗边的木条全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被十几根木条零星围起的一片圆形轮廓。外面就是深水区。

    炽神向他们打了招呼,继续从水下摸索材料的举动。众人上前帮忙,总算在浓雾出现之前将安全区简单围起。

    过高的水线对想定居这里的他们来说是个问题,且这种问题很难有办法解决——他们缺少材料。

    牧苏那里有点沙子,勉强能让木屋不再有积水,但是否将它们浪费在摇摇欲坠的木屋是个问题。

    简单用炽神从水里摸出来的长方形木板挡住窗户后,有什么在朦胧雾海中发生。

    最先发现的是卡莲,他在边缘看到雾海深处出现了些东西

    众人上前去看,朦胧有如素描画的灰白色阴沉中,一抹如巢穴的轮廓若隐若现。它就像是肉团组成的低矮火山,蠕动间有浓雾从顶端喷出。

    理智值在下降,众人对视一眼。

    他们终于知道这些浓雾的来源了。

    什么也做不了的众人回到木屋,拥挤着并肩坐下。待浓雾来临,木屋内变得昏暗后退出游戏,听天由命。

    没人是职业玩家,哪怕闲的不行的牧苏也有了自己的事务所。他们无法将全部精力放在游戏上。

    牧苏趁石岐过阵子才会来上班,先行去睡觉,这样他就不会有上班睡觉的自责了,完全也可以用“诶嘿嘿不小心睡过头了(挠头)”来搪塞过去。

    所以发生了最开头的状况。

    牧苏心中揣测打开ehmo查看订阅,然后忽然想起。

    他好像连签约都没得啊……

    打开的ehmo右上角提示有一天条消息,牧苏点开,是疑似君莫笑的编辑几分钟前发来的。

    “你这一章是什么鬼???”

    牧苏理所当然回答:“为了凑够2000字而进行的必要手段。”

    编辑正好在线,回的很快:“一章有大断的重复内容,光名字你就重复了四遍啊!”

    “是五遍。”牧苏纠正。

    “你不要给我一脸自豪的模样!”编辑心态爆炸。“这样下去那些点到第二章的读者心里会怎么想!”

    “我这本书都这样了第二章有什么内容他们心里没点[哔]数吗!”

    编辑顿时惊了,然后陷入不知如何反驳的沉默中。

    过不一会儿,牧苏试探发来新的消息:“你来找我,是不是表示我可以签约了?”

    编辑被他气笑了:“不行。首先你不能有重复段落。其次这种小学生文笔达不到签约标准。”

    “给个机会嘛,你看咱俩都这层关系了。”

    “我说过我不是君莫笑了!”

    “我可什么都没说哦。”牧苏笑的鸡贼。

    视界另一头,君莫笑恨不得将眼珠从眼眶挖出,只为了远离视界和牧苏。

    敷衍一句继续努力他就匆匆关闭消息框。

    这家伙……到底怎么发现我的?

    君莫笑咬牙切齿。

    精神病人都这么敏锐的吗?

    他情不自禁想到透明桥说的那句话。

    然后又想到牧苏曾经的所作所为。

    君莫笑微眯起眼。

    现在……你落在我手里了。

    ……

    牧苏向来都不是个虚心求教的人。但为了著名作家这一称号,他可以适当抛弃一些原则。

    不就是重复内容太多和文笔太差么,改就是了。

    退出ehmo,牧苏开始纠结是码字好还是睡个回笼觉好。

    石岐似有察觉,平静目光注视向他:“委托人很快就到了,您希望我向他们介绍‘这位睡得是死猪似的是我们事务所牧苏侦探’吗。”

    “干什么!我说不起床了吗!”牧苏不情愿的碎碎念下地,溜进洗漱间解决生理问题。

    嗯,就是你们想的那样,不要多想。

    牧苏出来后,石岐娘娘开始用不含情感的棒读语气向牧苏说明。

    “委托人安娜菲林,女,12岁,她会在我们事务所逗留五天,而后由委托方避风港将她接走。在这期间事务所需要负责她的饮食起居,和接送上下学。”

    “委托费用总额的百分之五十,五万信用点作为定金已经打入事务所账户。余下会在安娜菲林接走后补齐。”

    “上下学?”牧苏将那杯还剩一半的昏睡水放到老板桌上,打算当传家宝。

    “警方和菲林机械坊正在搜寻安娜菲林。以防万一,避风港安排安娜菲林伪装成普通人类小孩,作为转校生进入学校。”

    石岐在避风港的权限很高,不然不会知道这些。牧苏的重要性也很高,不然石岐不会告诉这些。

    “之前说的熊孩子又是怎么回事?”

    “一位帮助过她的人死了,她对谁都抱着极端的不信任,行事毫无准则,像您一样。”

    “打一顿就好了。”牧苏说,语气就像电视坏了说拍几下一样轻松。

    无所事事十几分钟后,石岐关闭全息屏。

    “委托人到了。”

    二人下楼,便看到木栏外,阳光下一大一小两道身影。

    不需要石岐说牧苏就主动迎上前,摸了摸安娜菲林的脑袋,亲切的说:“你就是安娜菲林吧,和我想象的有些差别。”

    他虽然讨厌熊孩子,但不讨厌送钱的熊孩子。

    “牧先生请您自重,这是另一个被委托方辛普森先生。”

    石岐冷声提醒。

    “那你不早说。”牧苏翻着白眼,将手从满脸横肉的辛普森油腻头发上拿下来,蹲到真?安娜菲林面前伸手去摸。

    后者躲了开,好像看破牧苏要擦手的意图。

    辛普森既没有咒骂着将牧苏脑袋塞进屁股,也没脱下裤子尿牧苏一身,他只深深看了牧苏一眼,转身离去。从始至终一言不发。

    牧苏转头问石岐:“这货是不是叫崔佛辛普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