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7.舌尖上的副本
    萧独也不能说瘦弱,但站在这帮家伙之中萧独像是肌肉选美混进去个白净少年,想不引人注意.网

    那几人为云懒宗之人,耳垂带有玉坠的少女便是萧独的未婚妻,纳兰壮硕。

    接下来所发生不出牧苏预料,云懒宗长老和纳兰壮硕是前来解除婚约的。萧独近几年接连变瘦有目共睹。由天才滑落为肥才,原本还算平等的婚约自然无法维持下去。

    被人上门强行解除婚约,萧座拳头渐渐紧握,淡淡油气在空中弥漫。

    淡淡的青色肥气,逐渐的覆盖了肥硕身躯,最后竟然隐隐约约的在脸庞处汇聚成了一个虚幻的猪头。

    萧家顶级功法:狂猪怒罡!等级:玄阶中级!

    望着萧座的反映,云懒宗长老脸庞也顿时凝重了起来,身体挡在纳兰壮硕身前,猪蹄般的双手猛的曲拢,青色肥气在猪蹄中汇聚而起,散发着细小而凌厉的鱼刺。

    云懒宗高深功法,青鱼骨刺!等级:玄阶低级!

    甭管大厅气氛如何,萧独心里高兴地不得了。然而他也不是没心没肺之人,很快那一抹喜意散去。

    从家族角度来讲,堂堂萧家族长之子被人退婚,等于当堂打脸。

    从萧独个人角度来讲,被一个肥猪主动上门退亲也是种羞辱。

    然而萧家实力比起云懒宗相差太多。无论萧座如何愤怒,百般权衡之下,他只得放弃。

    “多谢萧族长体谅了。”云懒宗长老对着萧座赔笑道:“萧族长,宗主大人知道今天这要求很是有些不礼貌,所以特地让在下带来一物,就当做是赔礼!”

    说着,长老伸手从嘴里纳物腮取出一只通体肉色的古玉盒子。

    小心的打开盒子,一股异香顿时弥漫了大厅,闻者皆都是口齿生津,饥肠辘辘。雷鸣般咕噜噜声大厅接连响起。

    三位长老好奇的伸过头,望着玉匣子内,身体猛的一震,惊声道:“红烧肉?”

    戒指内的牧苏正要吐槽,视右上角忽然闪烁起连接中断的符号,紧接画面一黑——他的游戏面罩被人取了下来。

    神经关闭,意识重归现实。牧苏便感觉身上有何重物压着,随即视网膜重新接受外界新号,他看到安娜菲林正骑在身上,手上抓着游戏面罩。

    “我也要玩。”她对醒来的牧苏说。

    从进入24世纪起,虚拟现实神经接入换了更安全的装置。突然因外力断开连接并不会有生命危险,最多是有些场景切换导致的不适。

    但……就像睡觉被人吵醒,撸管被人打断一样,游戏被人暂停心理问题远大于*问题。

    牧苏伸手就要去抢游戏面罩:“你玩d去吧!”

    门推开,一道身影站在门外。听到和看到。

    床上,安娜菲林跨坐在牧苏肚子,高举的手拿着游戏面罩。下面牧苏勾伸长手臂去够游戏面罩,看起来就像要去拥抱安娜菲林。

    场面看起来的确有些不雅。

    二人同时僵住,望向门口。

    牧苏冲她干笑一声:“嗯……如果我说不是你想的那样你信吗?”

    “我什么也没想。”石岐冷漠说了一句,将门关上。

    他眨了眨眼看向安娜菲林:“她是不是生气了?”

    安娜菲林一言不发。高举手臂不让牧苏拿游戏面罩。

    “你真以为这一招有用?”牧苏恶狠狠威胁道:“我牧苏不要脸众所周知!就算多一个恋童癖变态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你想干嘛?”安娜菲林语气平淡,一点也不像她的外表那样富有童真。

    拥有自我意识的合成人难打交道就在这儿。芯片是主体,而身体是可以随时更新的。你永远也想不到一副皮囊下的灵魂究竟是男是女是老是幼。

    “想!”

    牧苏大喊,翻身将猝不及防安娜菲林按在身下,心想要怎么既能让这熊孩子躲得远远的又能保持自己一贯的威严。

    这时,房门又一次被推开,石岐又出现门外。

    牧苏身形一僵,转头看她:“要不要听我一句苍白无用的解释?”

    “刚才忘记说,您的作品好评率已经下降为4%,并且多了很多骂您的评论。”石岐先对牧苏一副公事公办的语气,随即转向马尾散开金发凌乱的安娜菲林:“安娜菲林小姐,需要我为您报警吗。”

    “不用了。我和牧苏只是意乱情迷,一时之间把持不住而已。您来的很是时候。”安娜菲林从身下一侧爬出,坐到床边手臂舒展将披肩金发重系回马尾。

    牧苏紧咬牙坐回床上。

    这个小王八羔子的身体里……一定隐藏着一个恶劣到极致的灵魂!

    不过萝莉外表成熟的心……这突然带感起来的剧情是怎么回事?万一她真的要上自己是从还是不从呢?欲拒还迎一下?那好像不能反抗的太激烈,她力气小,适当扭捏一下就好了……

    牧苏胡思乱想中,安娜菲林走到门边和石岐交谈些什么,一同离开。

    嘭。

    关门声惊醒牧苏。

    走了啊……

    带着莫名的失落,牧苏拿起游戏面罩带上。摘下设备后游戏仍会继续。好在是非睡眠模式,耽误几分钟也不碍事。

    刚重新连接游戏,就听萧独的铮铮冷语:“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瘦!”

    牧苏心说这个消炎啊不,消毒很灵性嘛,因地适宜连鲁迅的名言都改了。

    “好,好一句莫欺少年穷!我萧座的儿子,就是不凡!”首位之上,萧座双目一亮,浑身肥肉颤了颤,大片油光溅射,灯光下闪烁晶莹。

    萧独并非拙作样子,熏肉眸放异彩中,他奋笔疾书写下。在路过纳兰嫣然面前之时,手掌将之重重的砸在了桌面之上。

    “从此以后,你,纳兰壮硕,与我萧家,再无半点瓜葛!”

    牧苏似乎感受到萧独每一根毛发,每一个细胞都在雀跃。他紧握双拳,身体因为兴奋而微微颤抖。毫不犹豫的对着大厅之外行去。

    换谁摆脱了一个三千斤的女人都会是他这幅样子。

    不过大厅其他人眼中,他是因愤怒才会如此。

    “萧独哥哥!”熏肉轻呼,震动中追了上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