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8.牧苏克星
    一处水潭前,萧独烦躁的用力将一颗石子抛出。 ̄︶︺

    几年前成为肥者的经历仍历历在目:油脂在体内流动,迟钝身体无法看到自己的下半身。

    那是一段昏暗无光的时期。

    好在,就在他突破肥者之后,体内肥气每隔一段时间莫名消失。也使得他的境界和体型如泄气般急速下滑,乃至到了如今肥之气只有一段的可笑地步。

    此事难说祸福,不过对萧独而言倒是一桩好事。他本向就这么保持下去,成年后去分家经商,最好再找一个同样没有修炼的普通女人成亲生子。可奈何……

    他还记得他出大厅时父亲的鼓励与那眸中一闪而逝的遗憾。

    萧独不忍心让父亲失望。

    正这时,牧苏从水潭飘起,掌心托着两颗石子:“少年哟,你丢掉的是这个金石子,还是这个银石子呢?”

    萧独一惊,连忙起身拱手:“前辈。”

    随手将两颗石子丢掉,扑通声中牧苏飘到萧独身边,一副高人形象沉吟道:“你是在苦恼何事?”

    萧独正欲将心中困恼说出,忽然心中一顿,转而道:“萧独正在想前辈是何人,为何躲在我母亲的戒指中?”

    牧苏哪还记得原剧情是啥,当即胡编道:“这戒指严格来说并非是你母亲的。而是你母亲一族的传家宝。至于我……若论辈分,你怕是要叫我一声老祖。”

    “您是萧家的……”

    “正是。”牧苏抬手摸胡,旋即想起自己没有胡子,改为摸了摸下巴。

    戒指是母亲留给自己的,萧独不疑有他。只是惊叹于牧苏的年轻,扯了扯嘴角道:“那这么说这些年来我的经历……老祖也都知道?”

    “这些年我多是在戒中沉睡,知道的不多。”

    萧独长舒口气。来自地球这件事是他心中最大秘密。他不想让任何人知道这件事,哪怕是萧家老祖。

    萧独又问:“老祖,您可知道我的肥力倒退……是怎么一回事?”

    牧苏心说自己当然知道,他那一身的油脂早就被戒指里的自己吸收……

    牧苏忽然有点犯恶心。

    随意将这个问题敷衍过去。很快萧独就有了新的问题。

    大抵是平时很少与人交流,见到与自己外表相仿的家伙萧独话多了起来:“为何您的体型……如此瘦弱?”

    牧苏正要敷衍,忽然神色一动,流露几分阴笑。

    一般他这幅样子是有人要倒霉了。

    只听牧苏嘿嘿笑了一声:“你听说异火吗?”

    “异火?”

    “那炼油师呢?”

    “这个晚辈知道。”萧独点了点头。

    炼油师,顾名思义,他们能够炼制出种种提升实力的神奇油脂,任何一名炼油师,都将会被各方势力不惜代价,竭力拉拢,身份地位显赫之极!

    炼制油脂,最重要的三种条件:食材,火种,灵魂感知力!

    材料,自然是各种食材,炼油师毕竟不是神,没有极品的食材,他们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所以,好的材料,非常重要!

    火种,也就是炼药时所需要的火焰,炼制油脂,不可能用普通火,而必须使用由火属性肥气催化而出的肥气火焰,当然,世间充斥着天地异火,一些实力强横的炼油师,也会取而用之,用这些异火来炼油,不仅成功率会高上许多!而且炼出的油脂,也比普通油气火焰炼出的油脂,药效更浓更强!

    想至此处,萧独流露恍然。“老祖所说异火,难道与您的体型有所关联?”

    “正是!”牧苏欣喜一拍大腿,不愧是主角,一点就通。

    他简短讲了一下,大致是:有了异火——吸纳异火——异火烘烤身体——排出肥油,保持体型,并且不影响肥力增长。

    说着说着牧苏自己便信以为真,开始吹嘘起以前打三个肉山肥皇,一串串仨,伤口往外喷白色脂肪然后冲垮一个村子的虚构往事。

    萧独可都当真的听。

    “真的如此神奇!?”萧独双目放光,旋即思索如何让牧苏帮他获取异火。

    牧苏正要开口,却见右上角再次出现连接中断标识,心知那小王八羔子一定又来了。

    “我在外面待太久了神魂不支先回戒指里修养哦对了你现在已经可以修炼了可以趁机开始修炼等我休养好后就出来帮助你获取异火。”

    忙快速抛出句话,牧苏钻入戒指。与此同时,眼前突兀转变回到现实。

    “喊你吃饭。”安娜菲林趴在床头,手指顶着游戏面罩晃动。

    “别逗。”牧苏瞪着死鱼眼说:“这本书写到现在你看我吃过饭吗?”

    “不吃拉倒。”听不懂牧苏在说什么,安娜菲林丢下游戏面罩转身跑出去。

    最气人的是她出去还没关门!

    牧苏双目一眯。这货故意的吧……

    他留了心眼,带上游戏面罩却没进入游戏,于漆黑中静静等待。

    几秒过后,牧苏渐渐没了耐心。而就在此时,有脚步门外走来。

    牧苏准备暴起袭击,却突然想到以这本书的尿性……进来的怕不是石岐。

    他轻咳一声,喃喃朗诵:“不管是晴天、阴天、雨天,能见到你的一天,就是晴朗的一天;不管是昨天、今天、明天,能和石岐你在一起的一天,就是美好的一天。”

    “那是什么年代的老套恋爱情书吗?”一道不属于石岐的声音耳边响起。

    牧苏面罩下的窃喜一僵,揭开游戏面罩——安娜菲林带着几点祛斑的纯真脸颊映入眼前。

    二人相互对视,时间仿佛此刻静止数秒。

    牧苏腾然而起,安娜菲林转身便跑!

    “站住!”

    牧苏向前一扑,赶在安娜菲林出去前抱住她的腿将之拽倒。

    将她按倒,牧苏威胁:“给你一次机会,你听到什么了?”

    “我都听到了。”安娜菲林小脑袋乱晃,耿直说道。

    牧苏病态大笑:“这真是美好的一天,鸟儿在歌唱,花朵绽放。在像这样美丽的日子里,你这样的孩子……应该在地狱里焚烧殆尽!”

    “哦?”安娜菲林忽然发出短音,蔚蓝眸子移向牧苏身后的房门。

    牧苏心中咯噔一声,气急败坏回头:“你非得每次都在这种时刻跳出……”

    身后空无一人。

    安娜菲林趁机爬出来跑掉。

    牧苏被她耍了两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