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9.抢风头的电视节目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我讨厌熊孩子。”几分钟后石岐出现。牧苏坐在地上对她说。

    刚刚不小心扭了腰,一时半会儿起不来。

    “过来一趟,我需要您的帮忙。”门口的石岐说,转身离开。

    “你都不打算拉我一把的吗!”牧苏徒劳喊了一句,然而石岐已经走开下楼。

    嘟囔一句都不尊老爱幼,牧苏扶着腰爬起来,晃动几下跟着下楼来到厨房。

    石岐围着粉红围裙,正在案桌前切菜。

    “不是叫我吃饭吗?”牧苏倚在门边说。

    安娜菲林正在客厅看电视,老两口在外面摆弄养的花花草草。

    这栋家庭旅馆目前只有他们五人。

    石岐让开位置,转而去看锅并对牧苏说:“把这些切了就可以吃了。”

    “刚才还吃饭现在咋就做饭了!”牧苏大惊:“一会儿是不是还要我去买菜啊!”

    嘴上说着,他身体还是老实接过切菜任务。肥破苍穹副本他几天不上也不耽误,正好能趁这机会洗洗眼睛。

    不然一会儿进了副本怕是又满屏幕的肥肉了。

    “为啥要做饭?”牧苏切着菜板,订餐或喝营养液不比这省事。

    石岐熟练在锅里撒调味料:“安娜菲林小姐虽然拥有了意识,但之前植入的记忆和原本程序正不断干扰她的意识。这种贴近她意识的情景能帮助她尽快恢复情绪,镇静下来。”

    “有没有好懂点的说法?”

    “您是本体的替代品,所有记忆是植入伪造的。因为程序限制所以您不会想这种问题,因为您不会思考。可突然有一天您学会思考了,发现了自己是替代品这一事实。世界观崩塌。”

    石岐语气和平时一样冷漠,牧苏却隐隐听出些什么。嘟囔一句:“熊孩子这是不是洗白的有点快……?”

    随即他瞪着死鱼眼问:“那么要多久?”

    “看她用多久。”

    “也就是说我很可能会一直饱受熊孩子的骚扰直至她被送走。”

    “可以这么说。”

    “哈哈哈。”牧苏仰头悲愤大笑三声。

    厨房外,安娜菲林扒着门框探头进来:“这么高兴呀?”

    “是啊,我真是太高兴了。太开心了。”牧苏皮笑肉不笑,每说一句就恶狠狠剁下菜板。

    安娜菲林一缩脖子,吐了吐舌头小跑着离开。

    “你看她表情多丰富!说明心理恢复了吧!”牧苏恨不得立刻送走她。

    “这是每个觉醒意识的合成人都会逐渐掌握的。就像婴儿出生哭是表达负面情绪,笑是正面情绪一样。”石岐头也不抬说。

    牧苏一脸生无可恋。

    每个人都有死穴。牧苏也不例外。熊孩子就是他的弱点之一。

    这种幼年期生物会一天二十四小时处于极端活跃状态,通过高分贝的吼叫吸引成年同类注意,也可以视为攻击手段之一。并且及其善于将成年同类的巢穴捣毁破坏。

    之后的午饭有些像是一家五口聚餐。老夫妇格外兴奋,大抵是很久没有这么热闹。

    安娜菲林也如小孙女般与他们互动。就如石岐说的,她的情绪正在逐渐丰富。

    牧苏机械式的往嘴里扒饭,冷眼旁观。不知怎地想到游戏副本,顿时觉得更糟心了。

    午餐结束,老夫妇和石岐收拾起残羹剩饭,牧苏则跑到沙发上窝进去消食。

    安娜菲林跟着凑了过来,脱掉鞋子盘坐起来,眼睛一眨不眨盯着牧苏。

    挂在墙上的屏幕正播放十四环区青铜电视台热门节目《道德观观察》。

    画面中,主持人正在向两名选手提问:“众所周知如今虚拟现实游戏可以做到完全拟真。甚至黑市一些死亡游戏大行其道。那么当你打开魔兽世界之巫妖王之孙之怒了又怒三,用你的兽人战士和某个暗夜精灵npc进行了深刻的**交流。请问——你出轨了吗?”

    这什么鬼?

    牧苏眯起眼睛,想去找遥控器。左右看了看,最后将目光落在安娜菲林身下。

    “我以为你会喝机油。”牧苏忍不住嘲讽一句。

    安娜菲林歪了歪头,清脆童音说:“您这样对待一个十三岁的小女孩真的好吗?”

    牧苏白眼一翻,不予置评。

    安娜菲林没打算就这么放过牧苏。她跪起趴在沙发靠背上,望向传来忙碌声音的厨房门口,侧过头手指捅了捅牧苏:“你是不是喜欢石岐啊?”

    牧苏嗤笑:“你以为我会告诉你实情然后让你拿来威胁我吗?”

    “不说算了。”安娜菲林下巴抵在沙发靠背,随说话小脑袋一点一点:“石岐跟我说过不少你的事,不过看起来你也不是很感兴趣的样子。唉~”

    她很做作叹了一声,丢出个没有鱼饵还是在水面上的直钩。

    牧苏围绕直钩转动,吐泡泡将水弄混:“她能说我什么。”

    “说了很多啊。”安娜托起下巴,目光跟随石岐走入客厅收拾碗筷。“比如对事务所的感受,还有对你的感觉。”

    哗啦——

    牧苏水中跃起,一口咬住直钩死死不撒口:“她说了什么……?”

    “这个嘛……”蔚蓝色的眼睛一转,安娜菲林点了点下巴故做沉思:“话说我刚从那种地方逃出来,等过几天被避风港接走一定没办法想吃什么就吃什么了。如果你能帮我找些好吃的东西,我说不定就能想起来了喔。”

    “这个好办。”牧苏还以为是什么,嘿笑一声:“去找你石岐阿姨,想吃什么就跟她说。现在可以告诉我她都说我些什么了吧……”

    “我先问问能不能带我吃。”安娜菲林可并不像真的熊孩子那般好糊弄,穿上鞋子小跑进厨房,不一会儿响起隐约交谈声。

    “可恶……”牧苏咬牙,恨恨盯向电视。

    节目已经换了新的一题,主持人正发出提问:“目前的nc-15分级制度中,对于女性暴露画面的标准为不得露点。但是男性和伪娘可以。那么平的和男人一样的女性照片是否可以呢?如果不可以,给出一张和男人一样的女性胸部照片,然后说它是男性胸部又是否可以呢?请两位选手说出自己的见解。”

    所以说这他妈什么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