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1.新的真人秀以及吉原琉璃的女装
    “不知道,我也不想wwん.la”安娜菲林坐下,琼鼻微嗅了几下,随后压下心中疑惑说:“你们这些有寿命的人类一定很羡慕我们吧。”

    电影被换成动画片,安娜菲林下意识想他叫我离开是为了更换节目?

    有着浓厚色彩的动画片映得房间多了明亮,牧苏也不搭话,抱着双臂在那一个劲冷笑。

    安娜菲林好奇问:“你就不想知道石岐对你的看法吗?”

    “我想你搞错了一点。”牧苏一脸平静,推了推并不存在的眼睛,好似有眼镜在反光。“关于石岐对我的看法我只是从理性角度上有一些好奇。”

    “那我不说了哦?”安娜菲林不信牧苏真得忍得住,半威胁道。

    看来她不知道这世上有种东西叫贤者模式。

    “请便。”牧苏语气平平。

    他上半身思考的过分了。以至于牧苏都在想,难道自己有两个人格,撸是切换人格的开关。一个人格放荡不羁,一个人格沉稳冷静……

    意外带感的设定啊。

    正要向这条设定想下去,视界接收到一条通讯,石岐发来的。

    冷静的牧苏冷静接受通讯,冷静听石岐说话。

    “《超级明星》制作组刚刚联系我,因为一些显而易见的原因,之前的拍摄凑不齐20分钟。计划做了些变动:他们邀请您再次进行拍摄,同时会准备新的大纲。这样两段短剧可以在第二期播放前后使用。”

    “大概什么时间。”牧苏冷静说,安娜菲林好奇看来,不知道他在和谁对话。

    “明天中午前制作组的人会来。”

    “这么急吗?”牧苏冷静的皱了皱眉。

    “明晚八点《超级明星》第二期播放。他们将之前拍摄短剧挪到前面。但后面短剧还有不到48小时就要播放了。”

    牧苏冷静点点头,随后发现这个动作石岐并不能看到,转而冷静说:“答应他们,记得可以适度提高价格,他们没得选择。”

    “知道了。”石岐回复,关闭通讯。

    牧苏坐直的身体微微放松,正要开口,又有一条新消息发来。

    还以为是石岐发来的大纲,牧苏将之点开,发现是一张图片。

    短发齐肩,黑稠如墨。精致脸颊肤若凝脂。吉原琉璃蜷坐床边,一声黑白蕾丝连衣裙,细足上套着白色短袜,脚趾微微皱起。狭长眸子微微移开好似害羞。

    她哪里有游戏里宛若苦工的打扮。

    “女装看到了吧!(凶恶)”

    平常绝对会讨要地址的牧苏此时推一推鼻梁,单纯从审美角度出发:“很可爱,尤其是看惯你平时肮脏服装后反差不是一般的大。大概像是从小玩到大的同伴许久不见某一天重逢发现是个金发**长腿美女。不过……我还以为你会不好意思穿。”

    贤者模式下连他的比喻水准也都直线上升。

    “我现在……一个人在家。”

    言外之意就是没人看到——除了牧苏。

    牧苏皱了皱眉头:“你是在勾引我吗。”

    拔d无情说的就是他。

    “……”

    发了一串省略号,透明桥又转移话题问道:“雾已经散了,你还不来吗。”

    “我在副本……等我几分钟,这就解决。”

    牧苏关闭信息,站起身来。

    “喂你不打算和我说怎么了嘛?”安娜菲林抬头问他。

    牧苏默不作声,将不情愿的安娜菲林送回隔壁房间,而后回来上床进入游戏。

    副本中已是午夜,萧独还未睡,坐在一整只烤猪前大快朵颐。半只猪已经被他吃尽,满嘴油腻却不见肚子鼓胀,原是他每咽下一块,便将之转化为肥力。

    丹田中,一滴肥油微微颤动,周围肥力凝聚,形成如有形状的浓雾,而后萧独浑身突然一颤,丹田肥油化为两滴!

    肥气二段!

    苦苦压制之下,萧独厚积薄发,竟是一举突破至肥气二段!

    肥者之前,实力提升最易。升至二段,哪怕天赋极差者不消几个月也能谨记。可短短一晚便从一段升至二段,简直恐怖!

    还是太慢了……牧苏心道,略一思索有了盘算,突然从戒中现身:“云懒宗那几人还在族中么。”

    “……傍晚便离开了咳。”萧独被他吓了一跳,忙丢掉猪后腿咽下口中食物然后站起行礼道。

    “你可知他们是往哪个方向去了?”

    萧独怔然:“老祖您这是?”

    牧苏似笑非笑:“欺我徒孙,总要收点利息。”

    是夜,萧家三百里外。

    一片平原,月朗星稀。两辆马车围绕篝火,纳兰壮硕与那青年各自逗留马车上。云懒宗长老,七星大肥师正盘坐篝火前,挡住大半火光。肥肉挤满的脸颊看不出眼睛是闭是睁。

    篝火噼啪作响,这片静谧中,一道半透明身影无声无息出现云懒宗长老面前。

    云懒宗长老倏然眨眼,却见一道身影飘在身前,下意识肥力运转便要出手。

    却见那道身影伸出手掌突然冲来按在脸庞上。云懒宗长老只觉一股无可匹敌的巨力陡然从掌心传来,脸颊剧痛!

    半透明人影整个前臂陷入脸颊之中,如蜉蝣撼树,倏然发力按住云懒宗长老脑袋将之横推数十米!

    车内二人被轰隆声惊动,急忙探头查看,只见从篝火延伸到远处黑暗,地上出现一道几十米长,数米款泥土外翻的深深沟壑。

    “肥王……”云懒宗长老细小眼睛满是惊骇。

    为什么!为什么会有堂堂肥王出手袭击他!

    半透明人影轻松将云懒宗长老下巴卸掉,再其惊恐中伸手如嘴里,摸到纳物囊内,取出肉盒。而后理也不理他,径直飘走,眨眼消失浓郁黑暗中。

    待他离开,纳兰壮硕和青年小心翼翼走来。云懒宗长老爬起,面色阴沉:“红烧肉被抢走了。”

    “他是来抢食材的!”

    云懒宗长老低声急急说道:“那人是肥王,不是你我能匹敌的。尽快回到宗门将此事上报!”

    此事发生,云懒宗三人无暇逗留,急匆匆收拾车马离开。

    一处土丘之上,两道身影将一切收入眼底。

    “小姐,有人抢在我们前面了。”一道黑袍身影跪地。

    “居然有人出手……”另一道黑袍身影脆声中带着疑惑。“那人身形怎么会如此削瘦……”

    她眸子忽然微微一亮。

    “萧独哥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