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1.“很可笑对吧?”牧苏说.喀秋莎眸子疑惑看去.
    透明桥于浓雾离开前十分钟登录游戏,也是第一个上线的。

    小屋内众人还活着,同时理智值仍在“正常”水准,也就是70以上。

    几分钟后浓雾撤去,透明桥快速来到边缘,果然看到那些吞吐浓雾的巢穴沉入水面一幕。

    趁其他人还没上线,透明桥来到其他木屋遗址蹲下一寸一寸摸索,仅仅找到几块用不上的腐烂木板及用作地基,不规则的拳头大青石。其他东西全部消失。这里根本找不到稍小一些的物体。

    被曾经居民带走的可能微乎其微。那么只有几种可能……

    要么死海并非表面那般平静,偶然会掀起海浪冲走这些。又或有某些存在来过这里,带走了它们能带走的东西。

    无论哪种对他们而言都不是好消息。

    暂时放置杂多念头,透明桥将这些尽数搬到小屋窗下,又来到他们曾登陆的方向。那里被立上粗木条,表示外面是深水区。

    透明桥站在立木旁环视一圈,见理智值始终平稳,开始走过立木,淌入深水区。

    没人看到她找死般的行为。透明桥迈出一步,膝盖被死海吞没。冰凉触感令她神经一凛。

    理智值忽然下跌,误以为有存在接近的透明桥连忙后退回到安全区,下跌理智值恢复常态。几次试验,她确定了接触死海理智值同样会下降。

    继续往外探索,一步步挪移。第二步,透明桥腰部以下没入。第三步,死海倏然淹没至胸口。

    深渊死海上是灰白薄雾。她微微一慌,强行镇定缓慢退回,并一路退回到木屋。稍感安心后她闭上眼睛,心中构造此地轮廓。

    因发生某些事,望海崖下沉或海水上升,导致没于水面下。此地空地与其余望海崖空地接近,再往外就是落差十几米的峭壁。

    自己这群人从西侧而来,按照游戏设定,小船只会从沙滩登陆,也就是西边是沙滩……水深10~20米。

    海浪很难影响到水下十几米深。除非是惊涛骇浪。但如果真有,也不会有木屋能屹立至今。

    那些沙子一定还在原位……透明桥心中有了想法。

    之后,炽神君莫笑等人登陆,不过耐心等待一个小时牧苏仍未上线,便发生透明桥喊牧苏的一幕。

    半小时后,牧苏出现。散落在外探索搜寻的其他人回到木屋。

    见人到齐,透明桥之前推断与想法简洁说出。

    “我们要去水下弄那些沙子?”君莫笑皱眉,坦白讲他完全不想下海。

    “比起从梦境获取道具或等待其他玩家坐船路过,倒不如自己想办法。我已经在游戏部落发了木船会根据乘坐着潜意识前往目的地的帖子,希望这样能有些效果。”

    “那么要怎么做?”门边挡住大半光线的炽神说。

    接下来众人商讨具体做法及有用道具。海底淘沙并不轻松。最起码他们需要一条几十米长的绳索和能呼吸一分钟以上的空气。

    就在这时,一道不轻不重的噗声突兀响起。

    气氛倏然一静。

    “对不起,没忍住放了个屁。”牧苏挠头嘿笑。

    不知道是谁叹气一声。

    众人只当无事发生,继续讨论。不过气氛总是不如刚才。

    稀稀落落敲定潜沙行动,他们开始谈论起另一件同等重要的事:透明桥和闻香卡莲要准备考试,接下来一段时间必然不能像现在这样一天12小时丢进游戏里。

    这是早晚的事。六个不同职业不同不同年龄的玩家能走到如今,已经是彼此都在尽力的结果。

    他们并非要分道扬镳,只是能一起进行梦境的时间减少了。不过也并非没有好事。他们能在梦境结识新伙伴,然后蛊惑他们来这里。

    君莫笑算是最开心的一位,他想摆脱牧苏很久了。

    透明桥最后确定了潜沙计划所需要的材料,而后和闻香卡莲一同下线,活死人般靠着墙壁。君莫笑也在不久退出游戏。

    房间中有意识的一时间只剩牧苏和炽神。

    气氛莫名有些尴尬。

    他们有些像和其他朋友在一起时会相处得很融洽很友好有说有笑,但当其他人离开只剩下他们俩时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完全不知道和对方如何相处。

    最后还是脸皮薄的牧苏受不了,率先下线。他白天有正事要做。

    老男人炽神自己一个孤零零进入副本。

    取下面罩,窗外不知何事下起细语,视界上出现一条不起眼的通知。

    “真是繁忙一天啊。”

    牧苏呢喃一声,环视一圈房间确定安娜菲林没钻进来,缩进被子,怀揣各种哲学思想进入梦乡。

    窗外的麻雀,在电线杆上多嘴。

    那温暖的阳光,像刚摘的鲜艳草莓。

    雨下整夜,院子落叶。

    眉毛皱了皱,牧苏睁开眼,睡眼朦胧钻入厕所解决一些事情。

    “我还以为你——”

    安娜菲林的脆声一大早上就在耳边响起,牧苏正要开口,突然醒悟等等这是不是不对,我在厕所啊……

    砰!

    牧苏眼疾手快顶住被推开条缝的厕所门,瞪大眼睛:“你怎么进房间的!”

    安娜菲林还想往里挤,全身顶门探头探脑:“门没锁,我就进来啦。”

    “你快出去……再过来我可要叫了!”

    牧苏必须承认他身体柔弱这一事实。毕竟高智商的人总有些显著缺点。

    在这场捍卫尊严的推门游戏中,他占据着下风。

    “你叫啊,看会不会有人来理你。”安娜菲林咯咯笑道,举止和她的年龄长相充满矛盾。

    牧苏心说你是要和石岐透明桥卡莲君莫笑争夺女主之位吗。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老妇声音,询问发生什么。安娜菲林忙收回力,让牧苏如愿以偿关上门并锁死。

    “牧苏哥哥忘记带纸了,我帮他送来。”清脆声线透过木板传进来。

    放你娘的屁!25世纪谁还用纸浆擦屁股!

    好在神助攻老妇将安娜菲林带下楼。

    牧苏匆匆出来,不一会儿石岐出现。平日套裙的她换上雪白长裙,冷漠说一句制作组的人快到了就先一步出门。

    她离开后,牧苏突然拉开裤子低头看去,再抬头时眼中已满是震惊。

    “我居然对这种男人婆硬了!”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