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3.“被人指责时一句轻描淡写的玩笑而已将之敷衍过去.”
    礼帽落在一片花丛上。

    花草窸窣中,牧苏来到近处,伸手抓住礼帽重新戴上。他隐蔽回头扫去一眼,一路花草树木遮挡,那边已经看不到这里。

    一切都在他计划之内。他必须单人行动。

    尤金透露的剧情背景里,凶手就隐藏在这些人之中。每个人都有嫌疑。

    牧苏要抢在所有嫌疑人之前,赶到凶案现场。找到有用的线索。

    裤子与大衣被沿途露水沁湿,一路窸窣声牧苏接近宅邸墙下,并沿墙下接近不远处一名正清扫落叶的女仆。

    “别出声。”

    他捂住嘴,将惊慌女仆拉到阴暗处。

    刚要挣扎,女仆想到今天会有电视台来这里拍摄,于是惊慌褪去,明亮眼眸眨了眨,微微瞪大看着牧苏侧脸。

    “我是警方委托来调查凶案的侦探。我现在松开你,不要出声。”

    女仆点了点头。

    牧苏松开她。女仆稍稍后退一些,眸子带着好奇四处寻找什么,然后落在牧苏身上。

    “你们家主韦……呃……韦……”

    “韦斯利先生。”

    “对韦斯利。他的死亡地点在哪里。”

    女仆指了指楼上,牧苏仰头看到二楼一扇被打开,但拉起窗帘的窗户。

    青藤蜿蜒遍布宅邸外墙,颇为结实。牧苏有了主意,与女仆道别后就在她惊诧目光中咬住帽子,抓住青藤手脚发力往上攀爬。

    他必须尽快,赶在其他人之前抵达现场。

    ……

    “韦斯利先生曾在23岁那年将视界取出,因此我们无法获取他死前的影像记录。根据验尸分析,韦斯利先生死于凌晨3点,死因机械性窒息。我们在他的脖子上发现暗红色掐痕。经过对比与韦斯利本人的手掌大小与指印一致。持续时间大致是二十至三十五秒,最先发现的是早——”

    “你们警察想说是我哥哥自己掐死自己吗!他绝对不会那么做。他是被害死的!”走廊中,暴躁大喊突兀响起。人群中韦斯利的弟弟法斯特发表不同的看法。并向兰斯洛特和门罗投向仇恨目光。然后突然指着二人大叫:“我知道了,你们一定是与他俩一伙,想要争夺我亚当斯家家产的!”

    法斯特不修边幅,身上套着脏兮兮毛衣。常年酒色掏空他的身体,脸色蜡黄。

    石岐默默将这一幕记下。

    法斯特:死者弟弟;拥有继承遗产资格;易怒;与死者二子矛盾极深;

    尤金推开书房门,面庞带上一抹愠怒,冷声说:“我只是在向石岐助手阐述警方已确认的内容,对错与否不是现在就能判断的。”

    “那我们花钱养你们这些蛀虫有什么用!一个案子都无法解决还要去找侦探帮忙!”

    尤金正欲开口,一道冰冷声线响起。

    “警察的意义是维护法律及法律衍生出的秩序。侦探的意义是通过观察和收集线索来为委托人解决各种困惑。术业专攻。你无法让一名全能运动员和短跑运动员比赛冲刺跑。”

    石岐说出自己的见解。“归根结底还是韦斯利先生年轻时取出视界的错。”

    “你他妈说——”法斯特双目满是血丝,想要冲上来。一道高大身影挡住他。

    尤金面无表情道:“法斯特先生,你打算在警察面前袭击他保护的公民吗。”

    法斯特脸颊抽动,说了句你们等着愤然离开。

    “实在抱歉,我父亲和叔叔的关系一向很好。他……被我父亲宠坏了。”

    兰斯洛特语气带着歉意说,率先进入书房道:“几位进来吧,这里是父亲遇害的地方。”

    众人跟随进入。

    房门有撞开痕迹,地面毛毯残留门上落下的木屑。书房内干净整洁,贴墙书柜上摆满古籍。如火般红色羊毛毛毯被白线画出一道人形轮廓,位置是桌案前方。

    桌上书笔灯纸整齐摆放,表明韦斯利死时没有明显挣扎痕迹。

    牧苏飞行器上的自圆其说恰好试探出几个关键:死者为他杀,凶手就在这群人中。

    似乎触及内心痛苦,兰斯洛特的妻子金百莉开始轻声抽泣。她眼眶发红,似乎早前也哭过。

    石岐顺势在众人脸庞扫过。

    韦斯利的妻子萨拉因为过度伤心,待在卧房被女仆照顾。兰斯洛特好男人姿态轻声安慰妻子。小儿子门罗脸上没甚情感,是个叛逆期的男孩。女仆长奥德丽年纪颇大,性格看似温和慈祥。

    每个人都有标准的性格模板。

    尤金继续之前内容:“最先发现的是早晨整理书房的奥德丽。发现门被反锁后她前往卧室叫醒萨拉,然后二人一起重新去敲门。久唤不开奥德丽去喊兰斯洛特撞开门。于是发现韦斯利倒在地上没了气息。随后报警我们赶来。”

    “门窗从里面反锁,房门及窗户没有发现有新的指纹痕迹。换而言之,在韦斯林进入卧房直到死亡被发现的10个小时中,没有任何外人进入过。”

    女仆长奥黛丽低眉叹气,一脸哀容:“先生从来没有锁门的习惯。他很喜欢下雨,每次下雨他都会在书房打开窗户,听着雨声看很长时间的书……昨夜的雨不大,他不可能将窗户锁上还拉上窗帘……”

    就在她话落同时,随风微微摆动的窗帘突然突起,形成一道轮廓。

    轮廓清晰突显出人形,随即扑通一声跌落。牧苏手忙脚乱爬起,抬头发现书房内众人眨也不眨望来。

    可恶……来晚了……

    暗中咬牙,牧苏牵强一笑:“都……都在啊。”

    刚刚有点悬疑诡异的气氛瞬间破坏的无影无踪。

    “牧漂亮侦探真是好雅兴啊。”孙美丽半是即兴发挥半是吐槽说。

    牧苏梗起脖子辩解:“我是在模拟凶手的路线。如果有凶手,他只能通过门窗进出。”

    为了挽回先前出丑而丢失的威严,牧苏一捋背头,将礼帽戴上。目光审视在众人面庞扫过,最终走到不合群站在角落,从始至终一言未发的男子面前。

    他冷声质问:“你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你跟亚当斯家有什么关系。”

    尤金轻咳一声,作出提醒。

    “那只是摄影师,工作人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