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4.“而轮到自己喜爱的被人同样对待,便无法忍受满心怨恨.”
    牧苏就像是个被接连击倒的拳击手,面对满场目光自尊心无法忍受,爬起来脑袋混乱一拳打向裁判。

    牧苏强板起脸,丢人的路上走到底:“这间房间里的所有人都有嫌疑。快说,你是谁!”

    被牧苏质问的工作人员缩起脖子,一副想笑又不敢笑的艰难模样。

    很显然他还不知道牧苏的厉害。

    恼羞成怒下,牧苏竟然突然伸手挠工作人员的腋下。

    “牧苏先生您……您要自重啊……”尤金上前几步瞠目结舌磕绊道。一直以来的温润如玉与扮演警察的镇定无影无踪。

    好在并非直播,到时候剪辑掉就好。

    “您知道这是真人秀对吧?”冷眼旁观的石岐淡淡开口。随即向惨遭牧苏袭击的工作人员说:“对不起,我家老板是个没用的废物,给您造成困扰了。”

    “放肆!说我坏话,信不信扣你工资!”

    “您到现在还没有和我提过薪酬的事。”

    “呃……那我就不让你看老板这张英俊的面孔了!”

    “请随意。”

    乱哄哄一阵后拍摄继续。尤金将之前的信息重新说一遍。一言以敝就是:密室杀人事件。

    牧苏不这么认为,听完叙述他震惊道:“这是淋异事件啊!”

    旁边石岐语气冷漠:“您舌头被鬼咬了吗。”

    不理石岐正中靶心的吐槽,牧苏自顾自低语:“看来只能通灵了……么。”

    他不怀好意望向尤金。

    后者条件反射捂住后颈,遍体生寒。虽然第二次事件与第一次事件主要人物有关联,但这种关联就没必要继承下去了……

    见目的被识破,牧苏不爽啧了一声。在不大书房慢慢走过。众人目光跟随他。蛋疼中带着淡淡期待。

    他们挺想看牧苏还能整出什么幺蛾子。

    在书房走过一圈,牧苏最后站定案桌前,转身看向众人:“被害人是倒在哪里的?”

    “您脚下。”

    “哦哦。”牧苏连忙后退,白线画出的轮廓显现。

    牧苏蹲下伸手摸了摸毛毯,抬头冷声说:“尸体一定还没跑远,给我追!”

    “这个梗您在上一次用过了。”

    几乎是牧苏话落的瞬间石岐快速回复。

    牧苏睿智一笑:“我上次说的是给我追,尸体一定还没跑远。这回更改了语句顺序。”

    石岐冷冰冰拍了几下手掌以示鼓励。

    亚当斯家族几人相互对视一眼。

    这是在调查案件吧……?怎么跟玩儿似得……?

    又在书房逗留几分钟且毫无进展。一名中年女仆出现门外,说午饭已经准备好了。

    父亲被杀母亲卧床,那位叔叔还是个废物,兰斯洛特毫无疑问担任起家主职责,邀请牧苏尤金两伙人去楼下用餐。

    餐厅,众人在长桌两排坐好。餐宴丰盛,高级食材摆满,似乎完全是按照家中来客人而布置的。

    作为绝对客人和剧本主角,牧苏与尤金分列左右手作为,往后依次是石岐孙美丽以及一众家人。

    女仆与拍摄的工作人员只有看的份。

    兰斯洛特坐到原本只有韦斯利才能坐的主位上,待一旁女仆倒酒后拿起酒杯,对客人举起示意,微微一笑:“请享用吧。不过因为父亲去世,大家情绪低落食物可能味道不是很好,还请诸位不要介意。”

    他没有表现出对牧苏的敌视。不知是忘了这一设定还是因为心情很好。

    如果是后者……父亲死去不到半天,他在开心什么呢……

    牧苏暗自留意。

    一番话语后,气氛变得有些热络,餐桌上无数手臂拿起刀叉。就在这时,牧苏突然大喝一声:“等一下!”

    众人纷纷看去,只见牧苏起身探过长桌凑近对面尤金,拿起糕点并递到尤金嘴边。

    众人目光渐渐诡异起来。

    感受周遭视线,尤金尴尬地咬了一口,僵硬咀嚼。

    “怎么样?”

    牧苏试探着问。

    “味……味道还可以。”

    “没有毒,可以吃了。”牧苏放下心,顺手把还没动的其他糕点拿到面前。

    尤金嘴角一抽,忙低头掩盖失态的神色。

    “我也要。”

    牧苏正要大快朵颐,石岐忽然淡淡开口。他好像没反应过来转头看她,后者与之对视,眸子一如既往地淡漠,又重复了一句。

    气氛更加古怪了,比刚才还静,所有人仿佛屏住了呼吸。

    牧苏突然捂住心口,五指逐渐收紧。

    她是在吃醋吗……啊……这种仿佛恋爱的感觉。

    小心肝噗通噗通直跳,牧苏捏起一块糕点,递到石岐淡粉唇边。

    檀口微张,石岐贝齿轻轻咬下一小块。牧苏也跟着微微张嘴,随即舔了舔嘴唇。

    几秒后,石岐一脸平静说:“正常的食材,没有无法进食的成分。”

    只是分析有没有毒啊……

    牧苏微微失落,随即转念一想她这是在担心自己,怎么也算有进展了。

    旖旎暂告一段落,经过先前插曲,其余人目不斜视低头进食。

    这顿饭注定吃得极为尴尬。

    十几分钟后,午餐进行到尾声,忽然有一男一女两个**岁大的孩子跑进来,抱住兰斯洛特手臂亲切喊父亲。

    他们一双大眼睛四处好奇张望,在牧苏等陌生人及尤金身上注视的格外久。

    孩子永远是剧组最令人头疼的存在。这种思维尚未健全并且很难沟通的幼年生物一向游离在掌握之外。

    就比如现在这两个跑进来按照剧本行动,但眼睛四处乱瞄的孩子。

    好在可以后期,到时候可以剪辑掉不合格的部分,或者干脆只露背景。

    小男孩歪头问:“爸爸,你怎么坐到爷爷的位置上了?他看到会骂你的。”

    金百莉忽然哭了出来。小女孩跑过去擦眼泪,脆声说着台词:“妈妈,你怎么了?”

    “没事……奥德丽,你带他们回房间吧。”金百莉牵强笑道。

    女仆长走来就要带两个小家伙离开。

    尤金这时问:“韦斯利先生的事你们还没跟孩子说吗?”

    兰斯洛特微摇头:“他们还太小,我担心……”

    牧苏自告奋勇站起来:“我来吧,安慰人我最在行了。”

    “你……?”

    “瞧我的。”牧苏说着,就走到两个小孩面前蹲下,问:“你们认识我是谁吗?”

    两个孩子点点头又摇摇头。

    牧苏露出几分柔意:“孩子们,我是一名侦探,来这里是因为……”

    “你们爷爷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