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6.“我的经历是,你的每一步都有人在无时无刻指责你.”
    一旁拍摄的工作人员看向尤金,情节发展和说好的不太一样啊……

    拍摄不得不中途暂停,尤金苦口婆心劝牧苏要理智一点,起码不要胡编乱造。然后又跑去安抚法斯特和其他人。

    法斯特表示并不在意,他年轻见过更重口的。并顺便表示对牧苏的赞赏之意——这种乱拳打死老师傅的招式他还是头一次见。

    就比如打架他经历的多了,不按照套路出牌的也有。但像这种一边脱裤子一边冲上来的闻所未闻

    这里人们就是这么包容,除了小肚鸡肠君莫笑。

    牧苏则得意洋洋坐在吧台,边手贱按铃边向石岐炫耀自己的计策。

    如果法斯特是凶手,自己这一番丢黄泥只能让法斯特不是屎也是屎,肯定迫于压力承认自己是凶手。如果法斯特不是,则又顺利将一名嫌疑人排除在外。

    可惜的是这种手段不能重复使用。

    这就是牧苏的手段。一开始就冲着双赢去的。

    你不能用聪明和愚蠢来形容他。因为两个词在某种程度上都不准确。

    石岐问他接下来如何,牧苏只是神秘一笑。

    又有人要遭殃了。

    之前的内容自然用不上,场景退回到石岐询问结束,轮到牧苏的一场。

    喊下拍摄开始,牧苏站起身,于尤金心中揣揣中走到身前,叼起烟斗微眯起眼。

    他不会还要继续一遍吧……

    尤金越想越有可能。

    这段时间格外漫长,几秒后牧苏移开视线说:“他不是凶手。”

    那还要你说。

    众人心底同时吐槽。

    他们知道,但观众不知道。上一段内容必然会被删除。所以剪辑完成播放时,观众们只会看到牧苏起身凝视法斯特数秒,而后轻描淡写说出这番话语。神秘感十足。

    牧苏这个心机的小婊砸。

    尤金不得不配合的说:“您如何看出的?”

    “直觉。”牧苏演技爆发,拿起烟斗轻推了推挡到额前的帽子:“经常和灵异事件打交道也让我有一些灵异体质。在某些事务上判断格外敏锐。直觉告诉我,法斯特不是凶手。”

    信了你的邪!

    尤金憋得很难受,又不得不做出“居然是这样吗!”的惊愕与恍然夹杂一起的表情。

    兰斯洛特轻哼一声嘲讽:“人们常说如果你失去了一种感官,那么你的其他感官就会变强。看来牧侦探也是如此啊。”

    “所以没有幽默感的人通常都很有自我优越感。”牧苏不带脏字喷回去,而后拍了拍手掌,环视一圈指向门口,毫不客气大声说:“好了,现在请各位嫌疑人回到各自房间,接下来我会尝试通灵韦斯利,问问他发生了什么。”

    又是这招!

    沙发上的尤金在部分不解目光中站起来快速后退几步。而看过第一集知道发生什么的法斯特和兰斯洛特流露恍然。

    不是侦探悬疑剧本吗?通灵是哪招?

    余下的人一头雾水,但见尤金没说话,便按照他的话陆续离开。

    不一会儿,休息室只剩牧苏尤金等人。

    几许朦胧光束从窗外探到牧苏脚下。牧苏轻弹一下帽檐,薄唇微启。

    “可以开始了。”

    ……

    卧房外传来敲门声。

    刚刚坐下的兰斯洛特看了眼妻子金百莉,起身打开门。

    门外身影摘下礼帽拿在手中,问他:“我们可以进来吗?”

    视线在牧苏及他身后其他人身上扫过一眼,兰斯洛特侧身让开:“请进吧。”

    牧苏几人进入房间,最后的孙美丽将门关上。

    牧苏似乎对房间内的摆设和可能存在的线索不感兴趣,他径直走到窗前,将庄园与远处大门外闪烁的警用飞行器尽收眼底,深吸了口气。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什么?”兰斯洛特微怔。

    牧苏转身,透过厚重云彩倾洒下来的光芒带着氤氲,将窗前牧苏身影笼罩之中,众人看不清他的脸庞。

    “家主之位早晚是你的,为何要急于一时?”

    “我不理解你在说什么。你不会真以为通灵有作用吧?”兰斯洛特眉头伸皱起,转向尤金:“你们警方就任由他来说胡话么。”

    不待尤金开口,牧苏从朦胧中走出,一字一句:“听啊,韦斯利他在哭泣。哭泣被自己的亲生儿子杀死。”

    兰斯洛特声音渐冷:“如果你再这样我只能向警局方面投诉尤金警官的胡来了。”

    见兰斯洛特预期始终不曾松动,牧苏轻叹一声:“好吧,希望你是对的。”

    兰斯洛特的回复是拉开门送客。

    几人无功而返出门,最后的牧苏走到门口时,补发忽然一顿,微微侧头。

    “还记得小时候父亲宽厚温暖的背影吗?随时间推移他或许不再宽厚,但起码还很温暖。可就在昨天……”

    后面的话牧苏没说下去,迈步离开。

    ……

    卧房外传来敲门声。

    刚刚坐下的门罗起身打开门。

    门外身影摘下礼帽拿在手中,问他:“我们可以进来吗?”

    接下来牧苏依次对奥德丽及其他女仆故技重施。看出他手段的尤金等人一言不发默默跟随。

    全部问完,他们没能得到有用的线索。他们要么口风很紧,要么就是真的不知道。

    “这段会掐掉吗?”

    回休息室的路上,牧苏问保住后颈的尤金。

    “不会。”尤金坦白。事实上他很想掐掉。但掐掉后不仅时长变短,观众也只能看到牧苏进来逛一圈什么也没做什么推理也没有,卖卖萌耍耍帅犯犯病就找出凶手了,一点剧情悬念代入感都没。

    何况牧苏现在只是用手段诈嫌疑人,而不是丧心病狂的分烟套近乎偷偷问谁是凶手。

    刚回到休息室,女仆急匆匆赶来,有突发事件。

    有客人前来拜访亚当斯一家。

    拍摄暂时中断,制作组将蜻蜓飞行器与一些布置收回。不多时,本该死球的韦斯利家主现身休息室。

    石岐拉住想冲上去质问是杀死你的牧苏。

    韦斯利很够意思,没把他们当外人的邀请牧苏等人一起接见客人。

    尤金和石岐没兴趣,牧苏则屁颠跟着去凑了热闹。

    休息室一时只剩下二人。

    安静中,石岐忽然开口:“这么做就不怕亚当斯家族撤资吗,我想你们清楚牧苏的性格。”

    尤金换上那副温润笑容。

    “就当是陪他老人家玩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