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7.“我向前走会有声音批评,向后走有怂恿,向左向右后退也是一样.”
    石岐不再说话,走到窗前。

    发丝吹动间,目光落在远处庄园大门前的众人身上,或者说之中的牧苏身上。

    “你没必要敌视我,虽然我们和避风港不是同盟,但起码不是敌对。”尤金走到一旁,与她望向同一处。

    “我不相信任何人。”

    尤金侧头看她:“你能代表避风港?”

    “你能代表永生会?”石岐反问。

    ……

    亚当斯家主有着非常显著的基因特征——一头偏向棕红的头发。

    这也让站在一大家子中的牧苏格外显眼。

    来的显然不是商业上的合作伙伴,不然也不会全家出来迎接。据韦斯利老头说是他几十年的老朋友。

    客人没让他们等太久,几分钟后,一艘十几米长船舰穿透乌云从天而降。尾焰颜色不断切换间,速度放缓落至降落平台。

    支架落下撑在金属地面,平稳后侧门开启。

    一套动力装甲出现侧门之后。

    牧苏看着眼馋:“你的老朋友这么酷炫吗?”

    除了牧苏,其他人都作为晚辈站在韦斯利身后。没石岐管他这货简直为所欲为。

    “那只是他的佣兵。”韦斯利说。“你要知道,他的工作可比我危险的多。”

    琼斯·爱德华。一名边境走私商。身份为从事将系外各种东西偷运进来的非法工作,但隐隐受联邦保护的。是除了黑白之外第三种颜色:灰。

    纯正的灰色地带。

    两名新型动力装甲佣兵率先走出,并不流线型的外表显得厚重笨拙,但也意味着它能抗住很多攻击,以及在太空中短暂逗留。

    一名有着花白披肩发,身着黑色西装的老者随其后出现。岁月不可避免在其脸上留下痕迹,不苟言笑。紧接他在台阶上绊了一跤撞到身前动力装甲,顿时形象全无。

    他身后还有一具型号不同动力装甲。这一具拥有流线型外观,纤细而又拥有美感。主体暗红,繁琐花纹勾勒出俄罗斯套娃的影子。

    “来了太阳环还这么小心。”见他绊倒韦斯利笑得很开心。

    琼斯在动力装甲的层层护卫下走到韦斯利身边,二人热情拥抱了一下,而后看向牧苏:“你儿子的男朋友?”

    后面的兰斯洛特与门罗嘴角一抽。

    “你犯贱的毛病一点也没改。”韦斯利大笑:“我的一位客人。”

    就像关系极好的朋友,两人见面先是挖苦讽刺一番对方。这一切本与牧苏没啥关系,但队伍中那道纤细装甲莫名一动,走到牧苏面前。

    韦斯利和琼斯等人不解目光中,装甲面罩划开,显露一张美艳立体的脸庞。

    “牧苏。”

    本就高挑,穿上动力装甲又高了几公分的喀秋莎微微低头直视牧苏。

    牧苏摘下帽子按到脸上。闷闷声音透过缝隙传出。

    “我是君莫笑,你认错人了。”

    “我应该没认错。”红唇掀起危险的弧度。

    事实就是这么难预料。牧苏恶心别人叫嚣着有本事来打我啊的时候,就从没想过会被人顺着网线摸过来这一天。

    “看来我的女儿和你的客人有些关系啊。”琼斯饶有兴趣在二人之间来回打量,看出点什么。“别让血弄得哪里都是。”

    韦斯利笑而不语,他知道老友喜爱玩闹,不是认真的。何况他也挺乐意看牧苏吃瘪。

    “你现在看到的不是真的我,真的我其实是君莫笑。不信我把他叫过来,到时候随你处置。”牧苏仍然坚决扮演君莫笑,便快速打开视界向君莫笑发去一条信息。

    他卖起队友毫不手软。

    “是吗。”喀秋莎就像游戏里那样冷艳危险。“我可以先收拾你,再收拾另一个你。”

    “头一次见打个五折吧,打他就行。”挡住面孔的牧苏嬉笑。然后趁众人没反应过来丢下帽子转身就跑。

    “杀人啦!!!石岐救我啊!!!”

    “你的客人很有趣。”琼斯捡起落在地上的黑礼帽,戴在一旁喀秋莎头上。

    韦斯利避而不答,侧过身说:“请进吧”

    ……

    目光落在边往回跑边大喊的牧苏身上,尤金说:“你不去帮他?”

    “比起我,更需要上去帮忙的应该是你吧。”

    “时机还没到。”尤金说。不知是指去帮牧苏还是什么。

    琼斯会在庄园逗留一晚,明早前往阿尔法城办正事。这意味他们今天的拍摄将会耽误下去。

    明晚就要播放,虽然以尤金一伙人的办事效率来说还在接受的范围内但……质量就难以保证了。

    稍晚一些的时候,休息室中尤金将心中想法说给韦斯利听。而得知他们这帮人是在拍摄的琼斯也挽起袖子想要凑个热闹。

    这位张扬的星系走私商丝毫没有同僚的低调与隐忍。

    “那么既然我们的琼斯老爹也加入拍摄,是不是意味着嫌疑人就多了一个?”一直躲躲藏藏的牧苏趁着人多冒出头,边套近乎边说:“我钦定——”

    “我有提议。”抢在牧苏说之前,韦斯利举手笑呵呵说:“今晚让这货也死一次。既不用大改剧本还省得他太出风头。”

    “我反对。”琼斯不乐意了。

    “反对无效。他们是我请来的,有能耐你也请过去。”韦斯利笑眯眯望向尤金。“怎么样,这样适当修改剧本会有难度吗?”

    尤金还能怎么办?只能任由老老家伙带着两个老家伙胡闹。

    好在适当改动一下并不困难。黄昏时,除了牧苏等人的其他人都收到一份改良版剧本。

    大致剧情为来的客人琼斯与韦斯利有仇,然后嘴贱说死得活该,自己下手晚了诸如此类及有嫌疑的话。然而就在所有矛头都指向琼斯之时,一夜过去,琼斯被发现死在浴室,同样是被自己的手所掐死。

    ——

    *永生会:新进神秘组织,架构不明成员不明。其核心目的为研究出能令人体细胞保持恒速新陈代谢的方法。也即是永生。

    *最先出现时间为2435年。因非激进性组织很少受到关注,资料不多。

    *对外宣称为:死亡是种疾病。

    *曾广泛招收成员,但能加入者寥寥。暂可以推断内部为精英成员架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