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4.牧苏答:“脸可以是假,情绪可以是假.甚至本质也可以是假.”
    快速完成任务的后果就是离铁折凳做好还要23个小时。

    非睡眠模式下牧苏不可能真等23小时,于是他就跑去旅馆花上10铜币睡上一觉。

    嘟嘟噜嘟嘟~

    一段欢快音乐后,牧苏站在旅馆门口,血量回满,晨曦倾洒。

    跑去铁匠铺领取攻击力10~15的铁折凳,牧苏又换了一身布甲将血量堆到300,并挨个闯入没锁门的民宅中翻抽屉衣柜打开箱子砸罐子。累计收获回血草*3,回魔草*1,铜币*93。

    日记所述,魔王所在的终末之山在大陆最南边。路途遥远困难重重。依博尔村西南几十里有座夏城。那里也是牧苏的目的地——到那里找往南进发的商队。

    夏城,北部区域最受商人与冒险家青睐的城市。

    只是前几日发生一些意外。城主女儿伊丽莎白在三日前莫名生起重病。城主大怒下欲问责城内冒险者,部下阻拦后改为严格控制冒险者入城。同时大肆寻找医生来医治自己的女儿。

    “所以这是个支线任务了。”

    牧苏从两名正交谈以上内容的冒险者身后冒出头,摸着下巴想。

    真男人就要出新手村直接去肛最终boss,娘炮才接支线任务!

    牧苏排进入城队伍,两名检查的卫兵严厉打量牧苏一眼:“你手上拿的是什么武器!”

    牧苏将折凳展开,众目睽睽中坐上去回答:“生活用品。”

    卫兵神情一滞,听得周围窃笑觉得丢脸,不耐挥了挥手:“好了进去吧。”

    除了依博尔村,其他npc与正常人没什么区别。

    牧苏起身折凳一叠,迈入夏城。

    街道上人来人往,商人小贩络绎不绝。禁止冒险者进入似乎并没让这座城市冷清半天。

    牧苏表现的像个正常人问路人商队聚集地在哪,前往聚集地。

    往南行进的商队很多,价格视距离而定。

    牧苏选了一处行进最远的。他们目的地就在终末之山不足百里的一处小城。

    只是价格实在昂贵。前往需要100枚金币。哪怕以佣兵身份加入也需要1金币。也就是一万铜币。

    天地可鉴,牧苏将依博尔村席卷一空,甚至从武器店商人家里偷值钱的东西再卖给武器店商人这种缺德事重复五六次,身上才两千多铜币!

    无可奈何之下,牧苏想到了什么,黑眸渐渐眯起……

    ……

    前一刻还是阳光明媚的天气这时已经乌云密布。

    在雨季这是常有的事。

    沉闷天气中,城主府卫兵索伦只觉更加焦躁。城主女儿的伤势不容乐观。

    夏城每个人都喜欢伊丽莎白,那是个天使般的少女。无论对高高在上的贵族还是整日乞讨的贱民全部一视同仁。

    所以当伊丽莎白遇袭的消息传开,城里每个人都群愤激昂。

    一道身影映入索伦视线。身影一袭遮盖身体的宽大长袍,兜帽将面孔掩盖其下。

    城主府门前街道一项极少有人望来,尤其此人正冲门口而来。

    “站住,此地为城主府,无关人不得入内。”索伦警惕将武器横在黑袍人身前。

    黑袍人站定,宽大袖袍内探出白皙手掌摊开。空无一物的掌心忽然浮现一株药草。

    晦涩神秘的音节从黑袍内传出:“吾为治病来此。”

    “原来是魔法师大人。不过恕小人直言……”见只有魔法师才拥有的能力,索伦语气变得恭敬。“城主大人的女儿的病不是魔法师能够解决的……”

    黑袍人手掌一翻,一瓶药剂浮现于掌心:“我还是名药剂师。”

    索伦面庞出现变化。那是如近渴死之人见到水才有的希翼光芒。

    “请您等一下,我这就去叫城主大人。”索伦喜不自禁,忙不迭冲入府中。

    没等多久,一名不怒自威中年人在其他人簇拥着大步走来。

    夏城城主奥利弗。

    他开门见山道:“你说能治我女儿,怎么治?”

    上位者的威势未能让黑袍人有丝毫动容。他如先前那般,发出晦涩神秘的音节:“吾未曾言能医治你的女儿。能否医治还需见到再说。”

    奥利弗神色一动。他无法听清这拗口的口音,但猜测一定来自某个古老的语言。

    大陆上现存有不少延续千年的膜……魔法世家……

    这些天他见过很多装蒙拐骗之人,如今他们都在牢中关着。不过眼前这人……奥利弗隐隐有种感觉,他或许真的有办法医治好女儿。

    “那么请随我来吧。”

    跟随城主在院落穿行,不多时来至一处庭院,并随之迈入。

    仆人推开,床榻之上,一名脸颊惨白的少女双眼紧闭,气若游丝。

    “这是……”黑袍人的声音带着惊愕:“她此前可曾接触过何人?”

    奥利弗问仆人,摇摇头:“没有出过门,没接触过外人。”

    “可曾接触过何物?”

    仆人面露难色。接触过的东西太多了。

    黑袍人又道:“那就将她所有可能接触过的东西拿来,并准备好一千金币。”

    奥利弗不疑有他,吩咐仆人去做。不一会儿,十几名仆人各拿物件出现。另有两名士兵台宝箱而来。

    黑袍人挨个看去,最后在一枚项链前驻足。

    项链晶莹剔透不似俗物。

    奥利弗见此物眼生,便问仆人:“这从何处而来?”

    “是小姐从池塘里捡到的……”

    却见黑袍人伸手拿起项链,又走到宝箱前袖袍一挥收起。

    “一日之内,此诅咒自散。”

    奥利弗看得费解,情不自禁出声:“魔法师阁下,请问我女儿是怎么了?”

    “乃是受到诅咒。”

    奥利弗惊怒:“可伊丽莎白从未招惹什么人……”

    “受诅咒非她,而是此物。”黑袍人亮了亮那枚项链:“一千金币则为解除诅咒的报酬。”

    说罢不管他们,竟径直离开。

    侍卫低声问:“城主大人,要不要派人跟踪,我总觉得他是骗子……”

    奥利弗沉吟,正要答应就听仆人惊呼:“大人,小姐睁眼了!”

    ……

    黑袍人由城主府而出,走不多远拐入一条幽暗胡同。

    然而就在此时,一道人影突兀从天而降,手持钝器砸下!

    黑袍人应声而倒,兜帽掀开显露陌生脸孔。而袭击他的人贱贱一笑,收起折凳。

    牧苏等了这么半天总算有倒霉的进来了。

    哦拜托,你们不会以为牧苏聪明到假扮魔法师进去骗钱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