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5.“唯有灵魂才是真的.”
    至于为什么在城主府趴活,自然是因为能出入城主府的人非富即贵了。再加上这货一身黑袍神神秘秘怎么看也不像大肌霸,不敲他敲谁。

    动作利索掀开黑袍摸索,先是一枚项链被从口袋摸出。

    [受诅咒的水晶项链]

    [携带者的总血量会每天下降二分之一]

    “干啥想不开要带这玩意儿。”牧苏嘟囔着把响亮丢回黑袍人胸口,转而将注意落在他手指那枚戒指上。

    [储物戒指]

    [里面装有若干道具,快要满了]

    牧苏边嘟囔着发财了边把储物戒指里的东西倒出来装进包裹。

    [负重不足]

    牧苏尝试将宝箱放入包裹时发出提示,于是他转而打开宝箱,将昏暗中依旧闪闪发光的金币收入包裹。

    毫不留恋将赃物戒指丢到黑袍人手边,牧苏转身就跑。

    几分钟后,城主奥利弗及一对卫兵出现在狭小胡同。

    见到黑袍人倒在地上,而空无一物宝箱放在身旁,奥利弗下意识以为这位魔法师大人遇到袭击。

    “怎么是他……”侍卫长看到黑袍人面孔,呢喃出声。

    “你认识?”奥利弗侧目

    “是个骗子。”侍卫长蹲到身边,看到那枚项链及储物戒指。“常年混迹在夏城,只是没想到他胆子这么大敢骗您……他可能是误打误撞拿走小姐身上的诅咒之物,结果被同伙黑吃黑。城主大人,要不要追查下去?”

    “算了吧,毕竟他也救了我女儿一命。”

    ……

    商队聚集地

    牧苏交付了100金币,顺理成章坐上了这队前往南方商队的马车。

    商队共十四辆马车,由二十几名护卫与不到十名的佣兵组成。说是佣兵,实则为一群有些实力又不太强的冒险家,借商队之便去南方碰碰运气。也就是支付了1金币的人。

    独自一人没有物资穿越荒野是很危险的行为。除人类聚集地,大陆大部分地区都被魔物占据。

    至于价值1金币和100金币的乘客有什么区别,大概是前者商队雇佣了佣兵,而后者是乘客雇佣了商队。佣兵需要听商队领头的指挥,负责清除一路上的魔物,一路靠走受苦受累还有危险性。乘客对于商队则等同于货物,是必须需要保护的对象。

    虽然只是困难难度但世界观意外的完整。只可惜牧苏没有花费上百个小时探索这个世界的兴致。

    不过说起来,《熟睡以后》888信用点偏高的价格换取的是一款游戏当无数款游戏玩。

    还犹豫什么,赶快登陆阀门平台购买吧!

    年轻多金,偏偏穿着打扮并非贵族的乘客引起商队周围几名佣兵的注意,尤其是在他把玩一枚金币的情况下。

    一名浑身脏兮兮的佣兵凑上来套近乎:“小子,你才刚出家门吧?要去哪里?”

    “我要去终末之山。”牧苏冷哼一声,竭力脑补那些有钱贵族大少这时候会怎么表现。

    所以也别怪他牧苏苏传写成那个样子,他已经尽力了。

    这名佣兵刚想要嘲讽,目光落在那枚把玩的金币上便移不开了,语气稍弱一些:“所以又是一个想要打败魔王的小家伙?”

    “别相信贝克这家伙的任何一句话,他只想骗走你手上的金币。”一道妩媚声线斜地传来,开口之人是名身着皮裤,身材惹火的女人。和大部分冒险者一样,没时间收拾外表及长时间在野外。小麦色皮肤与不那么干净的衣服让她多了些野性。

    被人戳穿,贝克嘴角一抽:“康斯蒂娜,你这家伙不也一样冲着金币来的吗。”

    “起码我不像你一样跟个娘们似得扭扭捏捏。”腰间小刀随长腿迈动微晃,她倚在车边,能让牧苏轻而易举透过极低的领口看到浑圆。“小哥,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

    “想要?给你就是了。”牧苏冷哼一声,屈指一弹将金币抛向康斯蒂娜。

    “好运气~”康斯蒂娜接住金币亲吻一口,挑衅般望去贝克一眼,而后向牧苏抛去媚眼,隐蔽打量一番。

    不值钱的皮甲和麻布外衣,浑身上下见不到昂贵的东西。明明就是个身无分文……等等。

    康斯蒂娜忽然灵光一闪。

    远行者都会携带行李包裹,但看他身上什么也没有,而且细皮嫩肉的……难道是个装成冒险者的贵族?

    康斯蒂娜不动声色,只是小腹收紧让腰肢显得更纤细。

    “哼。”牧苏冷哼一声。还想勾引我,你能把我裤子脱下来算我输。

    见牧苏无动于衷,康斯蒂娜正欲说什么,商队领队出现。让所有人做好准备马上出发。

    这是名一头灿烂金发束成马尾,亮银盔甲锃亮英姿飒爽,如骑士般的年轻女人。干净脸庞上的正气几乎让牧苏这种宵小污秽无所遁形。

    还算平静的商队热络起来,上车的上车准备的准备。不过前面出现了些意外——有位老人支付了1金币以佣兵身份加入,但被女骑士发现了。

    她对老人说了些什么,而后环视一圈带着老人径直走向牧苏。

    “你可以和他挤一挤或让他坐马车上吗。”不太会请求的她语气有些古板强硬。

    “不可以。”牧苏拒绝的理直气壮。

    “为什么?”女骑士英气眉毛蹙起。

    “我支付了100金币,这是我的合法乘车权力。”

    “但他是老人,身体不好。”

    “你这种将老人和身体不好画上等线的做法是种偏见,也是对他的侮辱。或许他完全不认为自己身体有问题,选择以佣兵加入商队就是佐证。”不顾她渐渐难看的神色,牧苏教训起来。“而且你忽略了我可能其实身体不好所以不得不坐车这一点。”

    听到这句,女骑士脸色稍好一些。“你身体不好?”

    牧苏脑袋一仰:“好得很。”

    女骑士顿时横眉立目,商队成员及佣兵看得目瞪口呆。

    她最终没有教训这货。恶狠狠瞪了牧苏一眼,扶过老人走向队首。

    借女骑士痛快玩了一把李狗嗨梗,牧苏看着女骑士将老人送上她的马车。好在这女人没圣母到慷他人之慨,而是以身作则。

    只是太过自以为是了些。

    愈加沉闷的天空下,几十人的队伍拖着长长尾巴,向城外出发。

    牧苏舒爽呼出口气,现在游戏终于可以放置一阵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