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6.眉头微挑,喀秋莎道:“你想说自己出了灵魂都是假的?”
    牧苏想得太天真了些。他回到现实,发现时间刚刚凌晨3点。一个除了撸什么都做不了的时间。

    又回到游戏,马车颠簸一阵后出城,眼前突兀一黑。

    系统自动跳过闲置时间,来到几小时后。并且提示语透露好似将要发生什么。

    牧苏由马车探出头,抬头张望几近压下的厚厚乌云,正逢一滴雨水落入眼睛,他情不自禁眯起眼。

    马车共十四架,后面摆放此行运送的货物。而另有一点狭小空间是提供乘客乘坐。一般乘客未满时会被护卫捎带些私人物品。

    两列马车一行,排成长龙沿蜿蜒土道前行。商队护卫及那些佣兵分别跟在马车两边。

    康斯蒂娜就跟在旁边。她第一时间发现牧苏露头,从牧苏进入车厢出发后一整个下午任凭她如何互换也没能让牧苏有所回应,因此还被那可恶的贝克嘲笑一番。

    她往下拽了拽衣服让胸部更加突出,微微挺胸正欲说什么,却见牧苏起身站在马车悬板,震声大喊:“大家小心!”

    众护卫佣兵及最前方的女骑士纷纷扭头望来,便见牧苏一脸严肃,深吸口气开口:“下雨了!大家小心路滑啊!”

    众人面面相觑。

    虽然牧苏的提醒并没有错雨的确在下但……他们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全体戒备!”

    就在此时,队首女骑士冷冷大喝。拔出腰间佩剑,一夹马腹让身下躁动坐骑保持镇静。

    “捂好耳朵,要打雷了!”牧苏跟着嘴贱喊了一句。

    还真有几名佣兵下意识捂住耳朵。

    “有大批魔物前方出现!”来不及找牧苏麻烦,女骑士感受微微震动的地面,目光落在前方隐隐腾起的灰尘,高声大喝:“所有马车成环形围起,护卫与佣兵守在外圈!”

    商队效率很高,随领队一声令下快速将十几匹马车围成一圈,并让乘客待在车厢不要擅自露头。

    “该死,一定跟这鬼天气有关。”康斯蒂娜抽出腰间短刀,环顾将车队包围的腐烂血狼——普通血狼被魔气侵袭污染,逐渐腐烂并对活的生命抱有莫大敌意。

    这些平日单独出现的魔物不知为何成群出现。粗略望去起码二十多头。

    康斯蒂娜想不到自己会这么倒霉。

    她突然感觉衣服被人拉了一下,回头看去,就见牧苏掀开挡帘拍着车厢里腾出的空位置。看似怜香惜玉说:“你这细皮嫩肉的,被魔物抓一把这辈子就毁了,快到车上来躲一躲。”

    他当然不会这么好心……

    也没占便宜那么简单……

    至于为什么帮康斯蒂娜,这事说起来有些复杂。

    喀秋莎就如她的名字,哪怕人类血统融合骨子里流淌的依旧是战斗民族毛子的血液。强势暴躁还能打,让牧苏在她面前抬不起头。

    但这时康斯蒂娜蹦出来了,有着同样野性的气势和身材,关键是还好欺负!

    牧苏当然不会放过她,不单单有便宜可占,还能潜移默化让自己觉得喀秋莎没那么可怕。

    别提什么精神胜利法,欺骗自己等等。他一直都是这么做的——比仇人活得更久,然后在仇人快要咽气时过去嘲讽。如果去玩一步已经咽气了,就去坟前嘲讽。

    他就是这么小心眼的人。

    康斯蒂娜当然不会拒绝,甚至进入车厢后有意在牧苏身上紧贴着爬过,明明车厢高度允许她弯腰迈过的。

    车厢空间不大,两人靠坐已经需要紧贴一起。

    车厢外开始传来厮杀声,嘶吼与狼嚎混合一起。

    康斯蒂娜想知道外界战况,便半好奇半勾引探身趴到牧苏小腹上,掀开挡帘一角往外窥探。

    这个姿势不管能感受到柔软热度,还能看到纤细腰肢与紧身裤崩起的翘臀。

    牧苏冷笑,随便你勾引,能硬的话算我输。

    挡帘掀开,外界声音放大许多,肃杀之意与雨水从缝隙扑进车厢。看了一会儿康斯蒂娜也不起身,侧头问牧苏:“你好像不是很关心战局……”

    “我要是看一眼肯定要描写场景,一描写甭管啥内容肯定会被喷水字数,所以我选择不看。”

    康斯蒂娜听不懂,也没打算细问,重新观察外界,片刻发出一声惊呼。

    “情况好像有些不妙……啊有人受伤了!”

    牧苏顿时焦急,好不容易能偷会儿懒,商队这帮人可别被这群魔物给团灭了啊。

    推开康斯蒂娜起身步出车厢,环顾周围,以马车为中心周围出现各个战团。

    腐烂血狼并不恐怖,小有实力的冒险家即可对付。但如此数量血狼出现完全不是这些单打独斗冒险家所能应付的。

    好在还有商队护卫及女骑士捍卫防线,腐烂血狼才没突入车队中。

    将长剑从倒地血狼头颅拔出,女骑士沉重呼出几口气。正要转移其他战圈帮忙,却见牧苏显眼站在马车上。不待她反应,耀眼火球突兀从他手中爆发,飞射而出!

    火球笔直砸在十几米外一头血狼脑袋,后者凄厉惨嚎一声,头颅焦黑顿时倒地。

    [火球术卷轴]

    [使用后对指向目标造成300点魔法伤害。]

    牧苏咂舌,这火球术可比常识中的厉害多了。法爷就是imba。

    突如其来的魔法不止让众人震惊,腐烂血狼攻势也随之一顿。怕火是所有生物天性,哪怕它们已死。

    “魔法师!?”

    女骑士惊讶望去,就见牧苏朝这边大喊:“看什么看,我就这一张卷轴。突围啊!”

    更升起的希翼破灭,女骑士咬牙,正要下令退回。又有一道身形从马车走出,竟是先前被女骑士帮的那老人。

    只见他袖袍鼓动竟然浮空,无数淡青色锋刃周身蕴育激射,准确而又迅速击中一只只血狼,血花绽放中一切两半。

    电光火石间,前一秒众人又在奋战,后一秒牧苏老人出现,将血狼轻易解决。

    牧苏得意大喊:“你看我就说他腿脚肯定没问题吧,而且还能飞。”

    风凉话刚一说完,老者落地,往牧苏这边走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