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7.“哎哟安娜要自杀!”牧苏生硬转移话题就要站起.
    向来欺软怕硬的牧苏往后缩了缩,色厉内茬大嚷:“一码归一码啊我跟你讲。我既没讨好也没得罪你,大不了素不相识可不能公报私仇啊你。”

    老头置若未闻,走到牧苏身前。

    马车上的牧苏取出折凳,外强中干说:“别以为能打就可以教训本勇者了。”

    “勇者?”走到马车前的老者一顿。

    板凳在手牧苏底气上来了些,梗着脖子:“没错,我要去终末之山击败魔王!”

    其余人不敢言声,默默看着二人交谈。

    老者觉得有趣,轻笑一声:“你叫什么?”

    牧苏怂的不行,语调变调说:“my name is jeff……”

    他仔细打量一番牧苏,手掌一翻将一卷魔法卷轴抛向牧苏,而后低声默念起咒语。

    晦涩难懂音节从老者口中传出,淡淡白色光点游离众人周遭,没入身体。众人只觉受伤处变得酥痒,伤口飞快止血愈合。

    牧苏趁此看了眼老头给的卷轴。

    [火墙术]

    [使用后指向处出现一道20米*2米火墙,持续时间15s,对火墙内生物造成每秒100点魔法伤害。]

    倒是够意思,用了个火球术,给火墙术作为补偿。

    不过这里的魔法攻击一个比一个炸裂……单是个基础魔法火球术就能秒了牧苏,那魔王得多难办……

    牧苏开始觉得直接肛boss是不是无脑了点?

    惊呼声不时周遭响起,待最后一名伤者痊愈,老者停下行为。

    作为领头,女骑士不得不出面。长剑入鞘,行走间带起的盔甲金属碰撞声中,女骑士来到老者身前,行骑士礼后带着敬意问:“不知阁下是……”

    老者慈祥一笑:“艾米莉亚你头一次担任商队领队。父母担心你遇到危险让我来照看一下。按照家族中的辈分……你该叫我声叔叔。”

    艾米莉亚?牧苏眼神一凝,重新打量女骑士一番。

    心中忍不住吐槽,这一头金发英气十足的说是saber还有点可信度,艾米莉亚……我还卫宫士郎呢。人被杀就会死啊!

    得知这位神秘老者是家族中人,女骑士神情微松,带上几抹笑容:“叔叔好。如果您不出现恐怕我们真的危险了。”

    “那可不一定。”老者笑着说,目光落在刚收起卷轴的牧苏身上。

    他身上一定拥有储物戒指。并且外表便似养尊处优之人。换上一身破烂防具就以为掩盖的很好。这点常识都没有,看来是从哪个家族里跑出来的小家伙……

    牧苏要是知道自己被人高看一眼一定会乐得冒鼻涕泡。

    他?艾米莉亚并非愚钝之人。听叔叔所说又将目光落在牧苏身上,便意识到牧苏或许不是普通人。

    牧苏打量艾米莉娅的同时艾米莉亚也在打量牧苏。贵族才有的异样白皙和比自己还要细嫩的皮肤怎么看也不像是个冒险者。

    鉴于牧苏最开始的表现,艾米莉亚对他心存恶感。倒不是厌恶抵触,而是一种非同道之人,不愿往来的情绪。

    她的直觉某一方面没有错。

    护卫及佣兵想不到这么多。他们只认为此行有一大一小两名魔法师跟随,必定一路安全,因此轻松相互谈笑。

    有护卫想要将马车空出来让老者安身,被其拒绝。倒是牧苏端起架子,让护卫把马车上的货物腾出,自己要好好舒坦一下。

    护卫正要照做,艾米莉亚走来制止。呼之欲出的正义几乎拍在牧苏脑门:“我很感谢你之前出手解围,并欢迎你选择我们商队。但商队之中需要按照规则办事,我们不能给你额外特权。”

    她看牧苏不顺眼,牧苏看她也不是很顺眼。就像黑与白永远不能融洽呆在一起。

    除了奥利奥。

    牧苏阴阳怪气跟着学了几句,迈步走向那具被火球术砸脸的狼尸。

    其他魔物与牧苏无关,但这只是被他亲手砸死的,当然要去摸尸。

    雨下得不大,淅淅沥沥的。但空气愈发沉闷,大部分有经验的冒险者都知道接下来的雨一定小不了。

    艾米莉亚先是检查一下车辆受损情况,然后回到老者身边。

    “要知道你母亲当初也是这么讨厌你父亲。”将先前一幕看在眼里的他语气意味深长。

    无论讨厌还是喜欢都是情绪的一种,而情绪这东西又很难说得清。

    “叔叔您累了吧。”那张英气十足的精致面孔不苟言笑。

    “好好我不说我不说。”老头笑答,刚要回到车上,忽听一声惊呼传来。

    一只犹有口气的血狼咬住牧苏手臂。不远处护卫眼疾手快一剑刺入血狼眼眶,解救牧苏。

    -39

    [腐化]

    [你被腐烂血狼的牙齿咬到,1分钟内全属性减半。]

    伤害和负面效果还在承受范围内。

    艾米莉亚走来,先是确认一下那只血狼是否已死,然后问牧苏:“你还好吧?”

    “小问题。”牧苏捂着屁股逞强道。

    金色马尾晃荡,艾米莉亚微歪头目光落在牧苏身后:“你为什么要捂屁股,是你的肩膀中枪了。”

    这个问题很不淑女,不过艾米莉亚本身也不是淑女。

    “捂伤口会缓解疼痛吗?”牧苏反问。

    艾米莉亚想了想:“应该不会。”

    “那我为什么要捂肩膀。”牧苏翻起白眼,一瘸一拐回到马车。

    康斯蒂娜还在车厢,先前三人就在马车前交谈,她躲在车里没敢出来。

    不多时,车队恢复前进。他们要在雨下大前感到十几里外的一处村庄。

    这一回系统没跳过时间,商队半小时后到达村落,雨势稍大了些,但也只是大了些。

    商队逗留在村中一处空地。大人们习以为常,而一些小孩躲在不远处屋檐下往这边张望。金发湿漉的艾米莉亚望向他们,然后下马取了一些糕点糖果接近他们。

    孩子们先是小心翼翼,然后兴高采烈接过吃的。一些村民跑来拿物品交易,头一次面对这种场景的艾米莉亚无法拒绝他们的渴求,掏出钱袋连价都不砍纷纷买下。

    望着这奢侈一幕,牧苏摇头道:“钱用了就会到别人的手里去。”

    “有道理。”

    一名佣兵附和,一路走来众人发现这位魔法师大人相当平易近人,就是性情有点古怪。

    牧苏侧目,他脑袋被驴踢了?哪里就有道理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