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8.“别想转移话题.”喀秋莎按住牧苏,双手箍住他的肩膀.
    雨势渐起。马车被披上一层雨布以防货物淋湿。

    先前兜售货物的村民四散回家,艾米莉亚身边则多了大堆杂物。她只能无奈让护卫将这些送到她的马车上。

    一切弄完,她没像其他护卫与佣兵那样去空出的房间避雨,而是径直走向牧苏。

    钢铁马靴踩进积水,亮银盔甲在阴沉雨天反射着天空。雨水沿沟壑与战斗留下的划痕蜿蜒流淌。

    啪——

    艾米莉亚站定在马车前的水坑,雨水滑落聚集在下巴。不那么明亮的金发黏在额前,只是眉宇间依旧英气冷峻。

    “你似乎对我有些成见。”她对掀开挡帘一角看雨的牧苏说。

    目光微不可查落在挤在里面的康斯蒂娜一瞬,淡淡嫌恶流露。

    “这都被发现了。”牧苏挖着鼻孔无所谓答。

    艾米莉亚身形笔直,直视着牧苏:“我不清楚你的成长经历是什么。如有冒犯还请原谅。我想说的是:不是每个人都能对身边所发生的,所遭遇的无动于衷。作为一名后补骑士,我有必要也必须帮助我要保护的人民。”

    艾米莉亚回答牧苏,同时也在磨炼自己的信念。

    牧苏换了个孔:“每天搁浅在岸上的鱼那么多,你救得过来?”

    雨幕倾洒,砸在盔甲发出十分清脆的敲击之声。小屋子往这边张望的众人很快就听不到被雨点砸散的交谈声。

    艾米莉亚回答:“救不过来。但我每次伸手都是对它们的一次拯救。能让它们暂时脱离困境。尽力而为,无愧本心。”

    “啊好耀眼的光芒——”牧苏做作将手臂挡在面前发出惨叫,好似被圣光笼罩。

    艾米莉亚无动于衷,表演一阵觉得尴尬牧苏悻悻放下手。他换了个坐姿,又觉得这样一只手掀帘子一只手挖鼻孔有些难受,就冲康斯蒂娜使一眼色。

    康斯蒂娜识趣的伸出修长小指帮牧苏挖鼻子。

    “诶你挖我鼻……”牧苏刚要拍开,康斯蒂娜的手指就戳入鼻孔。忽然有一丢丢舒服……

    牧苏惬意长舒一声。

    “请您自重。”

    怎么每个人都爱说这句话?牧苏就奇了怪了,难道自己不够自重吗,忍不住反驳震声:“有些事情就要和别人做才更爽啊!”

    艾米莉亚低眉敛目,薄唇紧抿神情冷如冰窖。

    然后就听牧苏犹自陶醉:“你想到哪里去了?我说的是按摩挠痒挖耳朵这些,啊~爽到飞起。”

    闻听此言,艾米莉亚就知道自己误会了。微微移开目光,被雨水激得冰凉苍白的脸颊很好掩盖臊意。

    就听牧苏揶揄声传来,一脸坏笑:“你以为我指的什么?”

    艾米莉亚强行板起面孔:“请你不要回避我的问题。”

    真是难缠。

    牧苏轻啧一声。为了尽快摆脱她,他苏清咳了咳嗓子,决定讲个故事震慑一下她。

    到现在为止自己的小故事还从未失利过。

    不过加上这句话怎么有种隐隐的立了flag的感觉……?

    他缓缓开口:“善与恶,强大与弱小不是光凭表象就能看出来的。”

    “那个小男孩,他在你分发糖果时无动于衷,而你也没有注意到他。你一定认为他家境殷实衣食无忧,所以不屑于向你讨要东西对吧?”

    艾米莉亚转身,顺牧苏视线望去。

    村口一间民宅的屋檐下,一道小男孩身影在雨幕中模糊,若隐若现。他从始至终也没离开那处屋檐,站着一动不动遥望村口。

    只听牧苏低沉声响起:“但你不知道,他的父亲在一个月前被魔物吃掉。”

    艾米莉亚倏然转头,眼眸微微睁大,眉宇间带着浓郁惊讶,而后渐渐不忍蹙起。

    “村民不忍告诉实情,就骗他说是他淘气爸爸才不回来的。除非他能不淘气,按时吃饭学习,衣服干干净净,他的爸爸才会回来……”

    “明白了吗?你帮助的其实只是表象,你只是帮助了自以为需要帮助的人。你救了一个人,可每时每秒有无数人受到危险。你帮了一个穷人,但大陆上每时每刻有新的穷人出现。尽力而为那套说辞只能麻痹你自己。我看得出你是一个有野心的人——野心在这里是褒义词。你想要让大陆上的人安居乐业,不再受魔物侵袭,不再为生活困扰……”

    “但这样是远远不够的。”

    艾米莉亚神情渐渐变得茫然。她一直以来都做错了吗?那些自恃正义善良的行为,其实并没有从本质上改变什么吗……

    正当艾米莉亚感到迷茫困惑时,一道身影从村口浮现。

    身影油布衣披身,勉强分辨出是名中年人。

    “爸爸!”屋檐下的孩子忽然大喊,冲入雨幕钻入中年人的怀中。

    之后他们的交谈被雨幕阻隔,只能见到中年人将孩子抱起藏在油布衣下,抱起他进入民宅。

    这一切发生的电光火石猝不及防,让牧苏也被口水呛到。

    “那是孩子的父亲?”

    艾米莉亚转过头来,马尾甩出一道雨痕。

    “哎呀你知不知道弄疼我了!好了好了不用你了!”牧苏突然大叫一声,推开一脸无辜的康斯蒂娜。

    “所以是怎么回事?”她冷眸微眯。

    牧苏转移话题打起哈欠,嘟囔着怎么有点困了然后就放下挡帘。

    艾米莉亚上前几步,银色护手挡住落下帘子。

    牧苏色厉内茬道:“做什么!外面很凉啊知道吗,我这细胳膊细腿的……感冒了你负责吗!”

    艾米莉亚的眸子眯起危险弧度:“刚才那个故事怎么回事。”

    故事当场被打脸戳穿,牧苏也恼了:“我们头一次来,我他妈怎么认识他们。”

    “所以刚才那些话……”

    “我瞎掰的。”牧苏恼羞成怒起来,大声嚷道:“例子是假的道理是真的不就行了!你怎么这么多问题,蓝猫淘气三千问吗!”

    艾米莉亚最终还是保持了克制,没将这个不要脸的家伙拖出来一阵蓝猫淘气三千踢。不过经此一役,她对牧苏的态度终究产生了些变化。

    牧苏的言论冲级着她的内心。但她又十分矛盾的不愿接受这些。

    以至于雨停之后,从村子离开,一路上艾米莉亚始终会怔怔望向牧苏,后者望来时连忙转头。

    现在,除了艾米莉亚本人,商队中的任何一人都能看出她对牧苏有些不对劲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