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2.篝火边琼斯安娜一老一少有说有笑,牧苏趁机转身就跑.
    友军火力掩护中牧苏冲到掩体后,又伸出手将暴露外界的推车拉来。

    牧苏看到了掩体后的喀秋莎与陌生几人。

    “这地方咋这么偏,还有掩体。”牧苏咋咋呼呼转头打量。

    这是一条通道内。金属墙面日久失修留下腐蚀痕迹。他们躲在几十米长通道内的最里面,身后就是闭锁大门,正有一人在破解门锁。

    四五个人及几把手枪勉强抵抗,

    “十四环区建造初预留的平民靶场,后来环境恶化荒废了。我们恰好知道就躲过来,没想到它们来的这么快,门还没打开就来了。”一旁青年向牧苏解释:“你的伤不要紧……咦?”

    青年轻咦,他明明记得牧苏被流弹击伤耳朵,怎么……?

    “什么伤?”牧苏不解望来。

    “没什么……”

    牧苏转而伸手:“你好,我是牧苏。”

    枪声连片生死危机时,牧苏居然伸手想要结识。

    青年微怔,伸手触及:“叫我英俊。久仰,今日一见果然名副其实。”

    看来也是看过节目的人。

    弹匣打空,喀秋莎飞快取出弹匣往里压子弹,大声喊道:“你来做什么!”

    通道枪声很大,哪怕相离不远交流也需要大喊。牧苏同样大声回答:“来这里避难啊。”

    啪——

    弹匣顶进扣动扳机,瞄准十几米外目标连开数枪后者才应声倒下,这群纤瘦的家伙偏偏生命力顽强。

    躲入掩体重新压子弹,喀秋莎急躁骂道:“可你没他妈看到我们已经被攻击了吗!”

    “是哦……那你还叫我过来!”牧苏想了一下,突然觉得自己居然被坑了!

    喀秋莎银牙一咬,如果不是弹药不多一定送给牧苏一颗。

    她头也不回对门边解锁的青年大喊:“普兰!给老娘快点!”

    牧苏躲在后面观察一会儿,情不自禁吐槽:“这都24世纪了,一群未来人类和一群外星人拿着火药武器uu,连个防弹衣都没有这是弄啥咧。话说你的俄罗斯套娃战衣呢。”

    知道大姐头现在如火药桶一碰就炸,英俊接过话茬避免喀秋莎对自己人开枪。

    “人和武器不在一辆载具。没想到它们出现的太突然结果人进来了武器没有。你进来时应该看到了载具。”

    牧苏努力回忆一下,好像是有些印象,于是自告奋勇:“我出去把武器搞来!”

    说罢从掩体后站起对那边用特斯语喊:“别开人!是自己枪!”

    几道子弹身旁呼啸而过,英俊一把将牧苏拉下来。

    特斯人难懂的语言和枪声一起传来,牧苏估计是骂人的话。

    居然骂我!牧苏气急败坏,挽起袖子就要冲上去理论。恰在这时普兰大喊:“打开了!但门卡住了,来个人帮我推开!”

    “我去!”英俊低喝,将手枪交给牧苏压低身形跑到门边。

    金属门为推拉式,要想推动必然要暴露敌人枪口下。

    发现这点的喀秋莎喊道:“火力掩护!”

    随之话落,枪声顿时急促。手枪入手,牧苏双眸倏然锐利,整个人气势一变。

    他从掩体后站起,手臂平伸双手握枪,枪口遥对向一只特斯人头颅。

    嘭!

    火舌绽放,枪口上抬子弹飞射,几次弹跳钻入牧苏肩头,炸开一团血花。

    牧苏脸色一苦缩回掩体,左右看看。

    好在没人看到这丢人一幕。

    特斯人也意识到什么,悍不畏死加快进攻速度,一时间火力逼得众人冒不起头。

    几颗流弹飞射向暴露外界的英俊,后者身上绽放几团血花,倒地不动。

    此时大门刚打开一道缝隙。

    喀秋莎大喊:“牧苏,过去帮忙!”

    牧苏手脚并用爬过去与普兰一齐推门。十几秒后被推开能让人通过的缝隙。

    “好了!”普兰大喊,率先冲入门后漆黑空间。

    牧苏紧随其后,喀秋莎就地一滚翻入门内。

    “进来!”

    喀秋莎开枪掩护,对外面最后一名同伴大喊。

    “我不进去了!”躲在掩体后女人双手持枪,磕入弹匣。

    她深深看了喀秋莎及牧苏一眼,倏然转身从掩体中站起接连开枪。

    “把门关上!”嘴唇咬出殷红血迹的喀秋莎嘶吼,同牧苏发力将大门闭合。

    轰咔。

    机械声中大门锁死,最后一抹光线消失。

    嗡嗡耳鸣中隐约枪声透过大门传来,但几秒后,枪声消失了。

    漆黑空间中只剩下粗重喘息声。

    “这群天杀的特斯老鼠,我一定要灭了它们……”

    喝骂声中铁门被砸动一下,喀秋莎正在发泄。

    四周忽然亮了起来,普兰打开靶场的照明。明亮光倾洒,映入眼帘的是一处废弃,墙边窗口堆满砂砾的破旧大厅。

    大厅尽头是两个通道,普兰向那边探索,牧苏与喀秋莎被留在大门处。

    大门能阻止外面特斯人好长一阵了。

    牧苏想不通:“为什么不报警。”

    “一个灰色身份的走私商被杀手追杀?你觉得警方会抓谁。”

    喀秋莎身形狼狈,眼眸中的愤怒如有实质。

    为什么他无所谓的样子?

    无动于衷的牧苏进一步激发喀秋莎的怒意,她目光暴虐凝视向牧苏。

    “你难道没有一点人性吗,那些人就死在你面前。”

    牧苏无所谓说:“死就死了,解脱多好。”

    “你不怕死么。”

    “怕,怕得不行。一想起我死后什么都不存在我就颤栗。”

    染血红唇抿起,搭配怒色双眸没有半分香艳:“那我可以帮你解脱。”

    牧苏坦然直视她:“可以。如果你办得到的话。”

    二人相互对视良久,喀秋莎眸中暴虐渐渐消退,她还没被愤怒冲昏头。

    “我早该知道你是疯子的。”

    牧苏不予置否,将英俊留给自己的手枪递给喀秋莎。

    “所以琼斯老爹把我当诱饵了?”

    “还有我。”喀秋莎接过手枪,长时间大吼让她嗓子变得沙哑。

    “那就是他把女儿和女婿卖了?”牧苏无时无刻不在占便宜。

    懒得找麻烦,喀秋莎抽出弹匣看一眼子弹数,重新推回说:“其实他才是诱饵。那些老鼠是冲他去的。不过看来这群老鼠找错了目标。”

    “信了你的邪。”牧苏撇嘴,突然懊恼。推车居然被他落在外面了。

    就在这时,通道深处传来一声惨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