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3.早有预料的喀秋莎抬手拽住他的裤腰,牧苏挣扎中大半个屁股显露
    喀秋莎是一个享受战斗也渴望战斗的人。她不想太复杂。无论是性格还是想法。直来直去,有情绪也会当场发泄。

    任何情绪都不能在她心里呆上太久。可以用冲动易怒记仇来形容她,也可以用坦诚爽朗不拘小节直来直去来形容。

    二人冲入走廊通道,此处空无一人,只有头顶挂住边缘的通风管道窗口微微晃动。

    “我知道!是异形!”

    望着熟悉的攻击手段牧苏大叫。

    “蹲下。”

    “做什么?”牧苏不解望去。

    “少废话。”喀秋莎轻喝,咬住手枪在牧苏肩头一蹬抓住通风管道,手臂发力手肘撑住通风管道。

    她腾出只手拿出枪指向深邃管道,沙哑声音大喊:“普兰!”

    喊声在狭小空间回荡。细心聆听,只是没有半点声响。

    喀秋莎眉头微蹙,重新叼住手枪手臂发力,竟要爬入通风管道中。

    嘎吱——

    上半身爬上,通风管道突然一截下沉,发出牙酸声响。

    喀秋莎动作一顿,细细聆听半晌。就在以为没事正要继续时,通风管道倏然脱落,回荡巨响中七八米长一截脱落。

    灰尘腾起,喀秋莎咳嗽着爬起。她看起来无恙,只是灰头蓬面更加狼狈。

    快步后退开灰尘区域,手枪入手,喀秋莎警惕凝视灰尘深处,以防有什么冲出。

    十几秒,一分钟,几分钟。时间推移灰尘散去,通道尽头向左右两侧延伸的路口重现眼前。

    “是什么在响?”喀秋莎忽然听到了些声音。

    “我的肚子。”牧苏很不雅观的掀开上衣拍了拍肚子,又捏了几把。

    “另外一个声音。”

    牧苏抬起头,朝她身后努努嘴:“是大门开了。”

    快速回头,只见本该锁死的大门正被推开。特斯人钻进大厅并且看到了他们二人。

    外星语言的喧嚣声中,枪口对准这边并开枪。

    喀秋莎修长双腿迈动快速于弹雨中冲入通道伸出拐向右侧。

    大片沙海阻挡了她。

    紧随其后的牧苏冲入另一侧,那条路是通畅的。

    喀秋莎想跑去那边,刚一露头便被集火,险而又险躲回墙后。

    回声越来越短,杂乱脚步声在快速接近。牧苏心思快速急转,怎么样才能让它们认为自己是一伙的……

    心思急转,牧苏趴下飞快做起俯卧撑,并用视界搜索特斯语恶补,能瘦一点是一点,说不定可以被当成是发福的特斯人。

    牧苏的行为喀秋莎不能理解。她伸出手盲射几枪便没了子弹,懊恼将枪甩进沙堆。

    脚步声就在耳边,已经非常近了。

    第一名特斯人出现拐角,手中枪械刚对准喀秋莎便被后者抬臂打开,砰声中子弹紧贴耳垂飞过,巨大轰鸣声震得喀秋莎耳中一热,血液从耳洞流淌而出。

    眸光转冷,喀秋莎出手扭动特斯人手臂,惨叫中将手臂对折枪口倒转,对准它的嘴巴拉动手指扣动扳机。

    砰!

    咽喉血洞,后脑炸开,溅射后面特斯人一脸脑浆。触不及防中顿时无法视物,只能匆忙选择乱开枪。

    浑圆有力长腿高踢,正抽中它的手腕,手枪脱离飞出落到牧苏身上,喀秋莎顺势抽出第一名特斯人的手枪对它扣动扳机。

    砰砰!

    两声枪响,后者倒地。喀秋莎抓起还没第一名特斯人的尸体挡在身前冲入走廊,对准迎面赶来几人接连扣动扳机。

    接连枪响后子弹再次用光,喀秋莎用力将手枪与尸体往前一推缩回墙后,对牧苏喊:“把枪丢给我!”

    牧苏飞快爬起,捡起手枪高高丢去——

    喀秋莎视线落在上面,时间仿佛在一刹那变慢。只见手枪打着转浮空,划过高高的弧度砸在天花板,而后直线下跌落在地面,滑动一些距离后禁止。

    手枪正落在通道中间。

    重新落在牧苏脸上,锐利眸子一眯。

    牧苏一脸无辜:“是你让我丢过去的嘛,你应该让我拿给你或者递给你啊。你让我丢过去我当然会直接丢过去啦。”

    一只特斯人再次冲来,喀秋莎矮身下蹲将特斯人绊倒,口中犹在大喊:“我没说清楚那还真是——”

    迈步跨坐特斯人后背双手捧住头颅用力一扭。

    “——抱歉啊!!!”

    “道歉就道歉那么凶干嘛!”牧苏咆哮回去:“就你会吼啊!”

    喀秋莎气极反笑,捡起枪就地一滚站到沙堆边,抬臂枪口对准牧苏,而后扣动扳机。

    一道身影刹那出现,子弹正中太阳穴。

    特斯人脑袋一偏踉跄几步倒地。大脑中弹的它居然还未死亡,在地上抽搐。

    可就在这时,牧苏忽然一脸震惊指向喀秋莎身后:“是我爱罗!”

    喀秋莎不懂牧苏说的是什么,但看出他在提示身后用人,头也不回手肘后捣,顿时触及实物,偏偏又极为柔软。

    身后存在被撞开,喀秋莎回头看去。一只浑身土黄的人形生物站在沙堆边缘。它没有五官。如黄泥捏成。

    在其身后一角,一张面孔被半掩埋沙堆中。

    先前始终的普兰。

    心中困惑瞬间清晰。

    它从通风管道跳下袭击普兰,然后将普兰拖到沙堆隐藏起来。

    快速对准人偶眉心扣动扳机,数道深坑出现,后者只是踉跄后退几步,跌坐沙堆。

    喀秋莎趁此去摸普兰鼻间,已经没了气息。

    脚步声再次身后浮现,喀秋莎暗骂,前后都有敌人。

    她不再迟疑,转身迎面冲向特斯人。在它愣神抬枪时倏然矮身,借地面一层细沙滑行。

    手上不停将特斯人击毙,又调转枪口对通道一阵射击。只是无法精准,只能威慑一番。

    喀秋莎低估了摩擦力,身形停止手枪子弹用光她大半个身子都暴露在通道中。牧苏眼疾手快马一鞭长莫及,抓住喀秋莎双脚将她拖入左侧通道。

    “快走。”喀秋莎爬起,二人一同跑入通道深处。

    跑出十几米,喀秋莎抽空回头瞥去一眼。

    那只人偶正将特斯人尸体裹入身体,好像正在吞噬。

    它们不是一伙的……?

    牧苏也在回头看,所见一幕令他喃喃自语。

    “这就是完全威力版的沙瀑送葬吗……火影忍者我当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