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5.玩笑过后,喀秋莎忽然语气一转:“你知道吗,我讨厌你.”
    三架飞行器从三处不同方向飞来,悬在废弃建筑上空。其下各悬挂一具战斗型机械。

    地面上分布建筑门边的十几名特斯人注意头上动静,纷纷举枪设计。

    火药武器无法对停滞百米高空的有任何威胁。飞行器我行我素,机腹机械爪松开,三具战斗型机械自由落体,于半空中眼眶红光亮起。

    嘭!

    身下炸开沙坑,战斗型机械从中迈出,手臂能量武器启动对前方敌人扫过。

    指节粗光束划过,将十几名特斯人一分为二,伤口瞬间烧焦凝固避免血肉落一地。

    呼喝惨叫混作一团,少数残兵想到的不是跑而是反抗。金属弹头打在战斗型机械身躯只能打掉它们身上的漆案。

    后者的回应是张开手掌,掌心能量光束喷射,特斯人半个身躯直接洞穿气化,余力不减落在身后土丘,砂砾融化为有如石英般的晶莹。

    双方相差百年以上的科技水平。

    从落地到解决战斗花了八秒钟,轻描淡写的八秒。

    三具战斗型机甲将被切割后还没死的特斯人解决,一具留在外界,其余两具进入沙坡下的入口。

    降落地点被清空,飞行器缓缓下降。

    敢在太阳环投放战斗机器人并且使用武器……

    飞行器上,琼斯侧目望向身旁神情冰冷的石岐,在想她是什么人。

    “那种人偶是什么鬼东西……”

    喀秋莎站在她身边,衣衫褴褛沙子与血污混合一起,有敌人的也有自己人的。

    她似乎毫不在意此时的形象,哪怕原本的野性变成了现在的野蛮。

    “新人类联盟某种失败的试验品。”

    落地,飞行器舱门开启。石岐迈出舱门同时平淡说道。

    “失败?”喀秋莎在这一词上咬下重音。“一个可以承受攻击能力而成长的畸形怪物是失败品?”

    石岐走在最前,步伐极快。“它是用弹头携带的动能来转化为自身能量。使用电磁、能量或能瞬间消灭其本体的任何方式,都可以轻松将它解决。”

    喀秋莎紧跟在后。琼斯和他临时雇佣的人稍落后一些。

    “并且它的体积越大,相应消耗的能量越多。直到能量无法维持庞大体型就会迅速枯萎死亡化为粉末。我想哪怕它什么都不做也会在两分钟内迅速消耗完能量。所以说它是一种失败品。”

    “两分钟足够做一些事了。”喀秋莎眸光冰冷。

    她们寸步未停穿过被完全打开的大门,喀秋莎目光微微在门前掩体后的同伴尸体上一凝,而后走过。

    琼斯让身后的其他人将尸体抬回飞行器。

    “那怪物为什么会在这里?特斯人带来的?”

    “比起特斯人,我更愿意相信是新人类联盟在很久前埋下的计划。他们带着某种实验目的将试验品投入靶场。不过随后靶场废弃,他们的计划无疾而终。直到你们选此躲避误打误撞激活了试验品。”

    话落,迈入大厅的石岐停下,转身看向她。

    “牧苏在哪。”

    “我带路。”喀秋莎红唇紧抿,长腿迈开按照记忆找去。

    几分钟后,众人在一处拐角发现了牧苏。

    他靠坐在墙壁,双腿伸直手臂耷拉,头颅低垂一动不动,胸膛没有半点起伏。

    喀秋莎心中一颤,一双眉毛近乎拧起。

    还是来晚了么……

    脑海飞快闪过一些片段。在游戏里相识,被牧苏烦的几欲杀人,结尾放了狠话就真的戏剧性在现实相遇。然后遇到危机,为了救自己他选择留下……

    喀秋莎长长叹了口气,心中莫名。

    “哇!!!”

    却见头颅深埋的牧苏突然抬起头,张牙舞爪对众人大吼一声。除了石岐,其余人甚至战斗型机械都被吓得一抖。

    “哈哈哈哈哈看你们被吓的哈哈哈哈。”

    牧苏边爬起来边肆无忌惮嘲笑众人。

    琼斯翻起白眼,拍了拍自己额头。临时雇佣来的人则是一头雾水。

    喀秋莎拳头倏然收紧,忽然迈步走向牧苏。

    牧苏张开双臂迎向喀秋莎:“哦我亲爱的达瓦里希,你还好——”

    嘭!

    拳头重重砸在牧苏腹部。后者身形勾起,脸上嬉笑顿时僵住。

    缓了好半天他才揉着肚子恼怒大喊:“打我干嘛!”

    “想打就打!”喀秋莎怒色满满。

    牧苏被吓了一跳:“这么霸道?”

    喀秋莎神情纠结,让她道谢难如登天,尤其是对牧苏这家伙。可是……

    她心思复杂的开口询问“你怎么知道……”

    紧急通道四字还未说出口,喀秋莎突然回忆起牧苏看地图并随口说紧急通道的片段。

    这家伙……

    她改口说:“你早就知道紧急通道在那?”

    “没有没有,我路盲……往回跑的时候看着眼熟,抱着试试看的心态买了一个疗程啊对不起串词了。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推了你一把,有的话就有活路了,没有的话你就落在了我后面,双赢in。”

    牧苏说完还竖起双手的两根手指弯了弯。

    他的嘴贱另琼斯及一众雇佣来的人无法直视。

    喀秋莎却知道他说的是假的。

    “你完全可以进来,而不是为我拖延时间。”

    牧苏不解:“可是一般不都是这种套路吗?口中喊着我殿后你们快走,然后拖延了好几分钟生离死别托付后事还很可能抱上一会儿完了他们才走掉。而且……你不觉得那句话很帅吗!”

    说完他还故作冷酷模仿了一句。

    喀秋莎忽然一动,迈步走向牧苏。

    牧苏倏然警惕:“你你你再过来我可要——”

    喀秋莎张开手臂,紧紧抱住了牧苏。滚烫热意透过单薄衣服毫无掩盖传达给牧苏。

    软香在怀,这一回比柜子里贴得更紧。

    牧苏身体渐渐放松下,刚想也搂住她忽然鬼使神差看了石岐一眼。

    她正漠然看着。

    牧苏莫名做贼心虚,通过视界向石岐发去一条讯息,还冲她眨了眨眼。

    “别误会,我和她只是纯洁的友谊关系。”

    石岐回的很快。

    “我知道,所以你现在只挨了一拳。”

    嗯……?

    嗯???

    她这是什么意思???

    牧苏眼睛瞬间瞪大。

    那这样的话,石岐和喀秋莎……该选哪一个?

    牧苏突然间难以抉择。

    要不让她俩打一架?

    牧苏好处都有啥,谁打赢了就给她。

    b

    


    ,无弹窗阅读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