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6.“我以为你会付诸行动而不是嘴皮子说说.”牧苏忍不住又开始作死.
    琼斯多有钱暂不得而知。【】不过从船舰登场来看应该身价不菲。虽说因为远离自己地盘而被暗杀,不过好在靠砸钱雇了些人,赶在下午前将所有问题解决。

    毕竟对手只是一群又蠢又笨的特斯人。

    解决完事件的琼斯并未消气,这个脾气暴躁的老头一直在骂骂咧咧太阳环哪哪有问题。拿把火药武器都要小心翼翼唯恐被发现。换他们那边把家伙事拉出来打就完了。

    至于喀秋莎离开后发生了什么,牧苏一笔带过,只说眼前刚一黑沙之守鹤自己就崩溃化成灰了。基本与石岐所述相同。

    回到外界。三具战斗性机械被飞行器吊离,牧苏等人坐上另一架飞行器前往事务所。

    坐在后排的牧苏问了一句:“安娜找到了吗?你别多想我才不是在关心她。”

    谁知安娜菲林突然从椅背后窜出,搂住牧苏嬉笑不停,问他是不是在关心自己。

    “你把这小王八蛋带来了?”脑袋被安娜摇得乱晃,牧苏目瞪口呆看向前座石岐。

    后者颔首:“知道你出事她非要来看看。”

    “哇哦。”

    飞行器副驾驶传出一声怪叫,一名被琼斯雇佣来的家伙转头,先是对身后的石岐喀秋莎挤眉弄眼,然后对牧苏嗤笑:“原来你好这口吗?啧啧真是差劲的品味。”

    原本还算热络的气氛一滞,这货的荤段子及自来熟很不合时宜。

    琼斯想要开口解围,不过牧苏回答的比他快。

    “是的,所以我也很后悔昨晚在你家过夜了。”

    青年一怔,愣愣问:“在我家过夜?”

    “对啊,因为你母亲非要让我留下来。”

    青年正一步一步迈入牧苏的陷阱,更为费解追问:“我母亲?”

    牧苏很认真点点头:“嗯,昨晚她弄得我很舒服。”

    青年愣住,终于反应过来牧苏是在骂他,正要发作,一条手臂身后绕来紧紧勒住他的脖颈。

    喀秋莎低声笑道:“你想要做什么?”

    琼斯让她放开,随后出声警告:“想拿到钱的话就闭上臭嘴。”

    “只是开玩笑……抱歉。”青年不知是真心还是单纯为了顺利拿到钱,果断承认了错误。。

    不值一提的插曲过后,众人回到事务所,琼斯吩咐这些人做其他的事。他与喀秋莎则留下,为感谢牧苏和石岐的帮助,他打算在这里野营生篝火邀请牧苏等人。

    至于为何是野营,大概是铁罐子里呆久了闷的。

    石岐如常般开始忙碌事务所业务。牧苏也差不多,进房间便倒在床上进入游戏,连喝口水的掩饰都懒得弄。

    不过进了游戏也没什么可做的,只能和恶龙大眼瞪小眼。

    要打败恶龙就要有足够实力。想要实力足够就要回山下花费大把时间练级做任务……牧苏完全没有耐心。

    牧苏围起恶龙转了一圈又一圈。

    这是非睡眠模式,智子不可能丧心病狂的安排一个占时数天甚至更多的副本来故意为难玩家……肯定有存在速通的可能性。

    夜色降临,旅馆外被清出一块空地。篝火充起数米,木料噼啪作响。

    已是酒足饭饱。石岐提前离开,老夫妇回到旅馆客厅看起电视。喀秋坐在篝火边,琼斯在陪安娜玩。牧苏则躲到不远处土坡上图清净。

    火舌映得喀秋莎无关阴沉不定。她想了想,起身走向牧苏。

    牧苏对她的到来毫无反应,坐到一旁,喀秋莎侧目看他:“你居然也会生气?”

    喀秋莎是指飞行器上的事。她以为牧苏真的对什么都不在乎。

    看来那个女孩对他很重——

    “他居然说我品位差劲!”牧苏的忿忿不平打断喀秋莎刚升起的好感。

    “很可笑对吧?”牧苏说。

    喀秋莎眸子疑惑看去。

    “他们肆无忌惮嘲笑别人所喜爱的事物、人、游戏。而轮到自己喜爱的被人同样对待,便无法忍受满心怨恨。”

    喀秋莎微微沉默,随后说:“人们都是这样的,没人能避免。我的经历是,你的每一步都有人在无时无刻指责你。我向前走会有声音批评,向后走有怂恿,向左向右后退也是一样。批评从四面八方而来,每个声音的诉求又都不同,做什么都不对。”

    “这就是人生啊。”牧苏微微仰头望向天空飞艇。

    喀秋莎敏锐察觉到什么:“所以你才这样,不想被束缚?”

    “我?”牧苏指着自己,然后就开始笑,很奇怪的笑。

    笑够之后,他抿了抿嘴唇:“没人可以置身事外。”

    “什么意思?”喀秋莎问他。

    牧苏答:“脸可以是假,情绪可以是假。甚至本质也可以是假。唯有灵魂才是真的。”

    眉头微挑,喀秋莎道:“你想说自己除了灵魂都是假的?”

    “哎哟安娜要自杀!”牧苏生硬转移话题就要站起。

    “别想转移话题。”喀秋莎按住牧苏,双手箍住他的肩膀。

    “没转移话题!你看!”牧苏生怕喀秋莎不信,一指不远处篝火。“没有骗你!”

    牧苏神情焦急,对土坡下大喊:“快来人帮忙啊!”

    见不似作假,喀秋莎半信半疑望去篝火边。

    篝火边琼斯安娜一老一少有说有笑,牧苏趁机转身就跑。

    早有预料的喀秋莎抬手拽住他的裤腰,牧苏挣扎中大半个屁股显露。

    牧苏老脸一红飞快提上,喀秋莎吹起口哨:“屁股很棒嘛。”

    玩笑过后,喀秋莎忽然语气一转:“你知道吗,我讨厌你。”

    “我以为你会付诸行动而不是嘴皮子说说。”牧苏忍不住又开始作死。

    “我现在只想动嘴皮子。”

    喀秋莎声带几分莫名,夜色中眸子明亮。

    那双眼眸下移,落在牧苏的嘴唇上。

    气氛逐渐旖旎。

    ——

    *特斯人:母星系为大犬座矮星系。

    *同属碳基生物,身体构造与人类相仿,器官略有不同,表皮质地坚硬但仅比人类皮肤高上一个强度。

    *银河系委员会新进文明扶持计划的受害文明之一。

    *特斯人拥有新进文明扶持计划成员的标志性特征:文化底蕴不深,科技水平相差甚远,并且相对野蛮、愚蠢。难以交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