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7.“我现在只想动嘴皮子.”喀秋莎声带几分莫名,夜色中眸子明亮.
    四百年窖藏老处男牧苏心砰砰直跳。

    “你嘴都干了。”喀秋莎抿了抿红唇说。

    牧苏干笑:“天气干,常有的事。”

    “你为什么不舔湿啊!”喀秋莎突然抓住牧苏衣领,拽到面前低声喝道。

    牧苏抿了几下,结结巴巴:“舔……舔了也会干啊……”

    另一只拳头重重砸在草地,喀秋莎怒喝:“我这辈子最恨嘴干的人了!”

    牧苏脑袋一缩:“没那么……那么夸张吧……”

    “看着真是心烦。”喀秋莎嘁了一声,故作豪爽说:“用不用我帮你啊。”

    牧苏咽了口口水,只觉口干舌燥。

    “好啊……等等你干嘛!”

    牧苏按住喀秋莎凑上来的脸,想要推开。

    “帮你舔湿啊!”喀秋莎说着糟糕的话,上肢发力将牧苏压倒,强行接近。

    牧苏忙去捂嘴,喀秋莎又握住牧苏手臂去扯开牧苏手掌。

    “不要……这么……粗鲁啊……”牧苏紧咬牙关,奈何力不如人,手掌被颤抖着一点点拉开。

    喀秋莎跨坐到牧苏身上,慢慢掰开牧苏,脸上连昏暗都掩盖不住的红晕不知是羞的还是因为使劲。

    “我看着生气……一定要……把它舔湿……呀!”

    最后声音大了几分,喀秋莎成功将牧苏双手压在他脑袋两边,动弹不得。

    这回,再没什么能阻止她了。

    ……

    篝火旁,土坡不大的动静传到这里。

    一大一小两个家伙闻声望去,琼斯忙干咳几声:“喀秋莎和你家牧苏有仇,正在交手……”

    安娜奇怪转头看他:“难道不是**凑到一起把持不住?”

    琼斯咳声加剧,喘了好半晌在火光下吐沫横飞:“不学好,哪知道的这些破知识!”

    ……

    出于紧张或是生疏或是怕牧苏挣脱,喀秋莎快速压下贴紧牧苏脸孔,后者渐渐瞪大眼睛中两颗脑袋重重撞到一起。

    先是鼻子相撞,而后额头触碰一起。嘴唇好不容易相触就磕到各自牙齿。

    半分柔软甘甜没感受到三处的疼痛就通过神经传递大脑。

    二人不约而同捂住脸。可能觉得这一幕有趣,喀秋莎突然笑了出来,从牧苏身上滚落躺在一旁,火红长发披洒,本就鲜艳的红唇还沾染一抹不知是谁的血。

    笑过之后,她侧过头看身旁牧苏:“我对你有好感……所以你对我没感觉吗?”

    她直爽将想法问询于牧苏。

    “其……其实是我没做好心理准备……”牧苏回答的扭扭捏捏。“保持了好久的东西,突然间失去了,心里会莫名有种空空得~”

    喀秋莎又开始笑。不同于先前的豪迈大笑,这回是轻笑。她与牧苏凝视着穹顶那颗月亮,开口说:“明天我和老爹要回去了。到时候和你隔着差不多两光年。”

    “走的话不知道要走多久啊。”牧苏喃喃说。

    喀秋莎爬起来,牧苏奇怪目光中摸了摸他的脸。

    因为背着月色,他完全看不到喀秋莎脸上的神色。

    “记得尽快来找我,不然到时候忘记你可别怪我。”

    说完她没有半点依赖,走下土坡回到篝火边坐下。

    牧苏长舒口气。好在先前被恶龙勾引,没忍住撸了一发。不然现在怕不是真要把持不住了……

    贤者模式好嘢!

    ……

    “求求你让我打一炮吧!”

    不顾众多目光注视,牧苏鼻涕一把泪一把抱着喀秋莎的小腿死活不撒手。

    已经是第二天上午,在旅馆住了一夜的琼斯父女站在栅栏边。头顶船舰投下阴影悬于几十米半空,底仓划开,有牵引梯落下。

    琼斯感觉他在场不太合适,先一步走向牵引梯等待。

    喀秋莎蹲下来摸了摸牧苏脑袋,笑着说:“之前你失去了一次机会,不过我还想给你第二次机会……哪一天你来了,打败我。到时候我就是你的。”

    “我怎么可能打得过你嘛。”牧苏开始毫无尊严的满地打滚。

    “打败可不是单指**上的战胜。任何一种胜利都可以被称为打败。”

    牧苏动作一顿若有所思,然后又开始翻腾。

    老夫妇感到不适先一步回去。就剩石岐和安娜菲林看他丢人现眼。

    “起来吧,人都走了。”还是安娜有良心,提醒还在嘤嘤嘤的牧苏。

    牧苏忙爬起来,果然见到牵引梯已经收回底仓。十几秒后,船舰开始升空,引擎启动化为黑点。

    “这种隐隐透着大结局似的别离是怎么回事……”这会儿牧苏像个没事人似得低声吐槽。

    安娜抬起头看了看他,还有一天她也要离开了……

    喀秋莎离开了。事务所再次恢复往日的气氛中。除了石岐感觉更加不近人情了。

    安娜在楼下看电视。牧苏和石岐回到事务所,后者忽然将门反锁。

    牧苏刚想要问,就见石岐开始去解自己的上衣衣扣。

    外衣滑落,窄肩与纤细腰肢显露眼前。

    凝脂般的皮肤白皙如牛奶,远不像牧苏的病态苍白。内衣是一款莫名可爱的淡粉色背心。

    石岐毫无羞意漠然直视牧苏,说着不得了的话:“您想要的话我可以给您。”

    “嗯……”牧苏发出沉吟,视线下移落在胸口。

    他下意识低头比划了下自己的,突然满脸震惊。

    自己的胸部居然比石岐的还要大……当即他瞠目结舌道:“娘娘你的胸部是制作时被拍平了吗!”

    啪——

    石岐巴掌挥出,神情冰冷捡起落在地上的上衣穿上,回到沙发开始办公。

    牧苏站在原地,捂着脸满是委屈。

    “好端端的打我干嘛……”

    ……

    喀秋莎离开前的话语给予牧苏很大的提示。他进入游戏,果然看到主要任务一栏是打败魔王……而非消灭。

    这样一来其中猫腻就大了……

    终末之山,牧苏从折凳上起来,叉腰跳到恶龙面前大笑三声:“哈哈哈!我已经可以打败你了!”

    “你已经准备好了吗……”

    “等等……我说的打败不是战斗,而是用其他方式战胜你。”

    “这样呀……好呀,用什么方式?”

    牧苏思索。剪刀石头布不太稳妥万一这货能伸俩爪子呢,比谁dio长自己又拿不出……有了!

    “在不杀死我的情况下,将我一身衣服脱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