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6.三五瓶逼两拳
    “你们是来吐槽的吗?”

    通讯器里传出另一道声音,二人神情一凛。

    “抱歉头儿……不过我们没找到什么。”

    通讯器传出声音:“很正常,那里本来什么也没有。”

    两名黑影相互对视一眼,满是不解。

    “按照计划留下明显有人侵入的痕迹,然后离开。”

    “好的。”

    ……

    菲利普以最快的速度找到地图,随后前往枪店利用小女孩的无害形象打倒店主,抢了批枪紧接又紧接用抢来的车前往安保办公室查看监控。

    这般干净利落的行为很难说是没有提前准备。

    通过摄像头快速确认牧苏三人位置,随后驱车前往离他最近的一位选手。

    梦娜。

    样貌艳丽的她引得无数路人目光。男性合成人若即若离跟在身后。

    她暂时想不到要做什么,似乎只能一直往前走卖卖福利。

    一辆车停到身边,以为是搭讪者的梦娜轻抚额前发丝,侧目望去,一只枪口从敞开的窗口探出。

    车内,菲利普戴着墨镜,小女孩合成人也是,宽大镜片挂在鼻梁。坐在一排,像极了父女。

    见美眸愣愣望来,菲利普略一迟疑,而后扣动霰弹枪扳机。

    意料中血溅当场尸体倒地一幕并未出现,数十发弹丸击打梦娜腹部,她瞬间如玻璃般破碎,化为白光消失。

    演播厅,梦娜取下头盔,气鼓鼓撅起红唇。

    “梦娜选手已经被淘汰了!真是迅速啊。”尤金轻笑一声,来到梦娜身边采访她:“能问一下你的感受吗?”

    “我的感受是终于知道为什么这家伙四十多岁还是单身了。”梦娜一脸不爽。

    台下发出一片笑声。尤金也笑了几下,重新看向黑掉一块,只剩三份的大屏幕。

    “不过菲利普选手有些危险啊,现在请导播把画面切换到彼得斯那里。”

    路人尖叫逃向远处,车辆想要驶离却被堵住,长街一片混乱。

    “下一个在哪?”费里皮收回霰弹枪,褪去弹壳问。

    “拉斯维加斯街区11号附近。”小女孩合成人低头看向标了红点的纸质地图。

    那里是牧苏出现的位置。

    “我们走吧。”

    菲利普生疏调换档位,踩动油门,身下汽车猛地向后撞到车辆。登时车灯闪烁警报大作。

    与此同时,一声震耳枪响,车头瞬间出现凹陷一大片,浓烟滚滚升起。

    “嘁,打偏了。”

    街道旁一栋四层楼天台,边缘架起电磁炮的彼得斯有些懊恼。如果车不后退那一下就好了。

    没了腿的老合成人立在他身后不远。

    菲利普立刻反应过来有其他选手在,并锁定了楼顶身影,抽出冲锋枪对准那边一阵点射,同时对小女孩合成人道:“我掩护,你上去解决他。”

    小女孩点头,抓起快比她高的自动步枪跳下车。

    就在这时,异变突起!

    万里无云天空一抹黑点浮现,迅速扩散撕破这片光明。短暂十几秒间黑暗就扩散整片天空,周围同时暗下。

    两名对峙选手愣住,怔怔抬头。

    满天星辰高挂天空,街边路灯,商店橱窗亮起灯光。远处车灯霓虹灯闪烁。

    20分钟整,场景转换为夜间。

    菲利普率先回神,对准天台开火压制。

    ……

    拉斯维加斯街区

    如其名字,这条长街遍布赌场。闪烁霓虹灯与人来人往的热络几乎冲散黑天所带来的压抑。

    此时,其中一间赌场内。

    “213,6点小。”荷官掀开骰盅,面带职业性微笑。

    “喔——”

    周围隐隐散开惋惜的叹息声。

    面前这位年轻人已经连续输了六十把。

    虽然每把他才押1美元,但能连续押大小输50次比来个亿万富翁还要难得。

    有人怀疑骰子有问题,但又一想赌场用作弊手段赢1美元的意义何在。

    牧苏去掏口袋,周围围观客人的目光纷纷落在动作上。

    口袋已经空空如也了。

    牧苏撇嘴,冲周围客人笑了笑,而后深吸口气,倏然一头撞在赌桌上。

    “这位客人……”服务员吓了一跳。

    观众们也吓了一跳。

    其他选手打得热火朝天,这边在赌钱也就罢了。毕竟牧苏一贯游离在画风之外。但这又是哪一招???

    牧苏捂住额头,顺便将之前吃金拱门剩下的番茄酱挤出流淌手背,看起来跟真的一样,一脸痛苦大声对周围人喊:“大家看到了,我老老实实在这里赌钱,没想到这黑心服务员拿起赌桌就给我来了这么一下,今天不把我那50美元给我我就不走了!”

    客人们忍不住别过头去。

    服务员笑容渐渐消失,手掌按动桌下按钮,依旧礼貌道:“我已经通知安保了,为避免造成人身伤害建议这位客人尽快离开。”

    牧苏眼睛一瞪挽起袖子:“哎哟你还威胁我,沙包这么大的拳头见过——”

    四名黑衣墨镜壮汉挤开人群来到,犹在牧苏聒噪之时架住他的双臂将他架起,迈步走向门口。

    因为牧苏双脚离地了,病毒就关闭了,聪明的智商又占领高地了。他一下清醒过来,意识到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可恶,要是我的替身使者白金之星还在,哪轮得到你们放肆。

    一路好奇目光中,被两名壮汉架到门外丢下,牧苏踉跄站直,心想好汉不吃眼前亏。留下几句“你们等着啊!”“别让我再看到你们!”“你们运气好,要是我生气变绿你们全完蛋。”诸如此类的场面话就想溜之大吉。

    一名壮汉挡住牧苏去路,其余三人也隐隐将牧苏围了起来。

    开赌场的,自然不会大度的将闹事之人丢出去。

    见不能从善,牧苏吐出一口浊气,脸庞轻抚散去,换上冷静。黑眸深邃扫视一眼。

    “我发誓,你们会对接下来发生的一切刻骨铭心的。”

    街道上的路人纷纷望来。

    同样的还有观众。再发现这边比那边有趣多后,注视牧苏的观众激增。如果有统计就会发现,此时的牧苏占据总收视70%还多,并在源源不断增加。

    演播厅大屏幕中牧苏那边也被放大,其他两名选手缩在一角,仍在黑夜中火拼,火舌和弹道在夜空中清晰。

    他们仍还不知风头已经全被另一边的牧苏抢了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