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8.我还会回来的
    牧苏笑的很开心,伸直手臂,满天星辰从指间漏下。

    “真美啊……这片星辰……”

    观众们情不自禁吐槽,这是什么恋爱偶像剧吗?!

    车灯忽然光影变动,被什么遮挡。三道身影出现在牧苏视野内。

    四名壮汉刚去其一而已。

    就在此时,三名壮汉好似发现什么,愣愣转头,脸上横肉满是愕然。

    一名高近三米,穿着合体运动服的庞然大物带着沉重呼吸站到他们身后。

    面对天堑般的体型差距,四名壮汉毫无还手之力被女合成人抓起丢出七八米远,最后将满脸是血昏迷的光头壮汉拎起扔垃圾似丢开。

    牧苏抬头看她:“不是叫你去解决其他选手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女合成人一言不发,默默让开位置,显露出身后的菲利普与彼得斯。

    他们的合成人也在。

    菲利普苦笑说:“早知道我就选她了。”

    牧苏爬起问道:“怎么就抓回来俩,美妞呢?

    菲利普依旧苦笑道:“被我解决了。”

    “看不出你个剃须刀还挺辣手摧花啊。”坐在车头的牧苏上下打量一眼说,而后拍了拍引擎盖。“上车吧,带你们去个好去处。”

    “哪里?”放弃抵抗的菲利普好奇问。

    牧苏的表情瞬间变得阴测,嘴唇微动。

    “暂且保密。”

    话音刚落,菲利普身旁始终默不作声的彼得斯忽然转身便跑,竟然想要逃离!

    观众席发出一片哗然。想起自己是主持人的尤金也适当点评几句彼得斯不明智的行为。

    在已经被抓的前提下还逃跑就有点不风光了。不过也因人而异。要是被抓的是牧苏跑的也是牧苏,观众们这会儿就该欢呼了。

    “别让他溜了!”

    牧苏大喊一声,迈步去追但……牧苏在道路上摔倒。牧苏抬头看到一位老奶奶慈祥的脸。牧苏抓住她的手……但她竟然一脚踢到牧苏的牙齿。

    好在女合成人给力,几步迈出,蒲扇似的手掌伸出捏住彼得斯的脑袋拎回。

    牧苏不与老合成人一般见识,牙齿漏风爬起来,神情恼怒挥手:“来人呐,把他给我绑了!”

    菲利普左右看了看,确认牧苏的确是在对他说这话,试探指着自己问:“我?”

    “废fa,除了你还有别人适合做这事吗!”

    “好吧……”谁叫菲利普老实,找了根绳子将彼得斯双手绑缚。

    牧苏这才有底气走到菲利普面前,手指挑起他的下巴:“抬头,让朕看看。”

    观众席那群牧苏粉又躁动起来。

    “上了他!上了他!”

    “给他穿女装!”

    “收入后宫!”

    猝不及防被牧苏“轻薄”,彼得斯羞恼道:“你精神病啊!”

    牧苏表面不动声色,心里却掀起滔天海浪。居然被看出来了,此子断不可留……

    当下心中有了决断,袖袍一挥冷哼转头。

    “来人呐,把这二名罪人给我押上车!”

    话落,无人动弹。

    牧苏语气一沉回头:“没听见朕说的话吗!”

    “是……”见牧苏依然是对自己说,菲利普只能无奈应声陪他玩下去。拉过彼得斯绕过车头将他塞入车后座,然后按住自己脑袋把自己也押上车。

    “你们就在这里等着吧,我们去办点私事。”牧苏从皇帝身份脱离,对三个合成人说。

    坐上驾驶座关闭车门。牧苏先把远光灯关掉,然后在原位愣了几秒,回头看菲利普。

    “你会开车吗?”

    “……”

    一分钟后,坐在主驾驶的菲利普发动汽车,渐渐驶离围满路人的街道。

    “要去哪?”他问副驾驶的牧苏。

    说的是呢……要去哪好呢……?牧苏苦思冥想而后眼前一亮指向前方:“看到前面那个人了吗!”

    十几米外路口,一名老人正颤颤巍巍横过马路。

    菲利普点头表示看到了。

    “撞死他!”

    牧苏咬牙切齿声耳畔响起。

    菲利普犹豫:“这样不好吧……”

    牧苏吐沫飞溅:“知道不好你还不踩刹车!”

    尖锐刺耳声划破夜空。汽车留下一道胎印将将停在斑马线前。

    待老人走过,汽车重新启动。菲利普惊魂未定道:“那么我们要去哪?”

    “先停下,我找路人问下路。”

    待车停到路口时,牧苏一阵猛摇摇下车窗,问一位路人。

    菲利普的目光变得有些古怪。

    “问下,哪里有大海或湖这类适合杀人抛尸的地方啊?”

    “……”

    “……”

    “……”

    车内外三人瞠目结舌。

    被牧苏询问的“路人”扫视一眼车内,在后座绑缚双手的彼得斯身上一顿,低头对胸前警用通讯器快速说:“拉斯维加斯大街有两名凶犯挟持一名被害者,请求支援。”

    他边说边伸手去解腰间枪套。

    “该死是条子!快快快开车!”

    牧苏脸色一变,边猛摇车窗边催促菲利普。

    “警官,我是被绑架的不是帮凶,记得来救我啊。”

    菲利普哭笑不得留下一句,踩下油门瞬间冲出。

    “所以我们要去海边吗?”

    警笛在车辆后方响起,通过后视镜可以见到警车闪烁红蓝灯穷追不舍。

    “你知道?”牧苏边从储物盒里掏东西往后丢边问。

    “这里临海,西边是海滩。”看过地图的菲利普如实说。

    牧苏又从储物盒内部掏出一只香蕉皮,一脸嫌恶翻看随手丢掉。

    “那就开过去!”

    身后陡然传来轮胎摩擦声。身后十几米外追击的警车车窗糊上香蕉皮,警察一慌猛打方向盘撞上护栏。

    见香蕉皮居然有用,牧苏翻得更用心了,试图找到氮气加速。

    一名被害人载着凶手和另一名被害人一路向西,不断有警车加入追击行列。不到两分钟身后已经跟上三四两警笛长鸣的警车。

    离游戏结束还有不到五分钟,但沙滩就在眼前。

    百米外的道路尽头是低矮围栏,围栏另一侧就是路灯下明亮的沙滩与深色海岸线。

    “冲过去?”菲利普问牧苏。

    “冲过去!”牧苏回答。

    汽车撞开围栏冲入沙滩,大片沙尘扬起。

    身后警车追击中,车内三人高喊中,汽车砸起大片水花冲入海里!

    追击警车停在海边,车灯将周围海域照得通明。

    跑下车的警员们看到,车顶已经没入水面,一只手掌在水中高举起,变为竖起大拇指逐渐沉没水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