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牧苏还是那个牧苏,你大爷永远是你大爷
    牧苏黑眸渐渐眯起,意识事情绝非这么简单。【】

    石岐回的很快:“您看到有外人在房间吗。”

    站在门边,牧苏没有贸然进入。黑眸不动声色扫过整间屋子。

    “离开前我做了个小装置,在门缝间夹了一根头发,刚刚发现头发不见了……”

    对面石岐一言不发,静静倾听。

    牧苏蹲下,手掌伸出抹平门前毛毯上的绒毛,然后以这种低视角抬头打量房间内的轮廓。

    “头发的问题或许是我推断失误,但蹊跷之处不止如此。门前毛毯有明显踩过,但保持干净的鞋印。脚印杂乱,不是同一人。初步推断大致二人。门把手上光滑如新……长久使用明明上面应满是指纹的。”

    他起身,将所有线索结合一起,而后望向身侧走廊。

    两道半透明虚影出现在走廊尽头的楼梯间。

    牧苏微微后退让开,他们径直走到门前,戴有手套的手掌拧动把手。门开了,原本的指纹也被抹去。

    两道虚影一前一后迈入门内,在毛毯留下足迹,而后渐渐化为虚无。

    “所以您由此确定房间有外人进入过吗?”

    牧苏长时间一言不发,石岐确认他推断结束,询问出声。

    牧苏轻轻摇头,迈步走入房间。

    灯光亮起中,他弯腰捡起滚落在地板上的水杯。

    “其实让我真正确定有人来过的,是办公桌上被人打翻的水杯。没有外力它不可能会掉下。”

    “……明白了。”石岐说。“很可能是永生会的人,但暂不清楚他们为何留下明显漏洞。”

    “那我怎么办?”

    “永生会将您身份公之于众肯定另有目的,接下来一段时间还请您注意安全。我会请求避风港对您进行保护。”

    石岐那边似乎发生了什么,几句说完匆匆挂断。

    牧苏神色阴沉的将水杯放回桌上。水杯无事,里面的昏睡水全洒了。

    他们居然……居然敢打翻我的传家宝……那可是未来给女朋友的聘礼啊!

    痛心疾首中,牧苏忙跑去接了半杯水,放回原位稍感心安。

    打开聊天组,里面已经被透明桥一群人刷屏了。除了不知在干嘛的炽神,连君莫笑都加入讨论。

    牧苏发去一句:“没错,我也不占你们太多便宜,以后就叫我祖宗就行。”

    闻香:“……”

    卡莲:“诶嘿。”

    透明桥:“不论真假,明天应该会有大批记着跑去围堵你了。”

    牧苏:“比起这个,我们来愉快地进行一把梦境吧。”

    透明桥:“明天有课,今天需要早睡。”

    闻香:“我也是。”

    卡莲:“我没课但也要早睡……”

    牧苏:“放肆!你居然敢拒绝本祖宗的邀请!大逆不道!”

    透明桥:“噗嗤。”

    聊天组里又闹哄了一阵,各自散去。

    不过今晚注定是个不眠夜。

    牧苏撸完就早早上床睡觉了,事务所业务什么的……反正他也从来没管过,等石岐回来再说。

    呼吸渐渐平稳,牧苏陷入沉睡。

    时至午夜,窗外月光被一抹乌云遮盖。

    房门悄无声息打开一道缝隙。

    被安娜菲林长久骚扰,牧苏敏锐睁开眼睛。

    门边有一道短发女性的剪影。

    以为是石岐偷偷回来夜袭,牧苏内心渐渐猥琐。有意发出几句梦呓,翻身踢开被子摆成大字。只恨平时没有脱衣服睡觉的习惯,不然直接掏出来也省的她小心翼翼脱了。

    脚步声来到窗前站定不动。牧苏耐心等了几秒,见石岐还没扑上来就要偷偷睁眼看下。

    啪——

    刺眼光线透过眼皮,见被识破装睡,牧苏只好睁眼,光线适时挪开。

    牧苏眨了几下酸涩眼睛,看清床前一身紧身衣的苗条身影。

    胸这么大肯定不是石岐了……

    牧苏这样想着,视线上移,落在一张冷艳面孔上。

    “嘘……”牧苏手指竖在唇边,打断她张口欲言。“不知你为何会出现在这里,但能在此时相见就是缘分。夜深人静,孤男寡女,不如我们促膝长谈,交流一下感情?”

    说完牧苏还伸长腿去骚扰她,用脚趾挠人家大腿。

    紧身衣女的回应就是抓住那条贱了吧唧的腿一扭,待牧苏被动翻身后欺身压上。

    “哦吼你喜欢这个调调吗,其实我也不讨厌……”

    脸埋进枕头,牧苏闷闷声音传出。说了一半发出惨叫,不一会儿睡得如死猪。

    紧身衣女收起打在牧苏后颈的注射器。注射器不会让人有任何感觉,只是她用了几分力。

    “果然跟资料里说的一样精神污染。”她自言自语,背起牧苏出门下楼。

    老夫妻只是普通人,房子也只是普通家庭旅馆。他们当然想不到会有人半夜劫持牧苏。

    院落前一片空无一物的草坪,四处分布均匀的草地仿佛被什么吹拂,压在地面抬不起头。

    紧身衣女背着牧苏出现在旅馆门口。

    门前草坪半空忽然一阵扭曲,车门打开,一道人影坐在其中。

    将牧苏放入后座,紧身衣女迈步上车。车门自动关闭,周围又变为空无一物。

    不多时一道细不可察的声响,四处草坪恢复原样。好似什么也没发生。

    ……

    十四环区第三民用空港

    位于十四环区近太阳轨道节点,无数船舰在此处停泊起降检修。

    广播声在空港前一片偌大椭圆形建筑内回荡。

    拥有程票的人的视界同时传来提示。

    嘈杂人群中,一名身着长裙的短发女子揽住一道身影来至11号检票口。

    通道前,检票机器人眼中红光一扫检测状况。

    它更像是安了轮子的铁桶,因此是机器人而非合成人。

    “个体处于严重醉酒状态。”刺耳机械声传出。

    “他是我的男朋友,喝了些酒。”女子说。

    检票机器人眼中红光闪烁。

    女子嗤笑说:“蠢机器,或许我应该亲他一下来证明?”

    几秒后,检票机器人让开通道。

    女子扶着她的男朋友走入通道,身后机器人声音传来。

    “欢迎搭乘23018通用公司的地球空间站十日游。”

    ……

    20分钟后,1131站台停泊的人员运输舰启动。

    舰上广播发出一条通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