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1.一定是小草莓味儿的,哦呵呵呵呵
    a138型人员运输舰属于小型运输舰。全长138米,对应138。a则对应23018通用公司的飞船种类类目。

    高11米。内部舱室房间一共160间。16间头等舱,30间一等舱及100间普通舱。余下14间分别是舰长室动力室货舱及11间员工室。

    装有两个rs-5动力引擎,引擎功率全开为250万公里每小时。当然大多时候都是保持100万公里的时速前进。无需引力跳板,十四环出发预计五天后到达地球近地轨道的商用空间站。

    现在公计时为八月份,地球旅行正处淡季。比起已经被污染,还不怎么好看,而且只能在地外轨道远距离看的地球,去火星海边度假或去仿地球生态区看动物更好些。

    a138型人员运输舰准乘最大人数560人。而今这艘开往地球的飞船人数不足200,这还是算上全部员工及酒吧那位合成人酒保。

    星际航行有一项准则,便是人员运输舰的乘客不满准程最大人数一半,必然亏损。然而这艘飞船还是起航了。

    原因很简单,23018通用公司是永生会下属成员。

    而这艘船从上到下全部是永生会成员。

    头等舱门口,两道身影笔直而立。

    不多时,一道身影从里拉门走出。随房门敞开的还有牧苏的喊声。

    嘭。

    房门关上,将一切阻隔在内。这道身影终于擦去额头冷汗,长舒口气。

    走廊不远处两道身影并肩而来。

    “陈月,泰丝。”脱离苦海的皮科尔向来人打招呼。

    被唤作陈月的就是将牧苏抓回的紧身衣女。她此刻又换上蓝色长裙,不苟言笑与裙子清冷颜色相得益彰。她身旁是名女学者,年约三十多岁,棕黄波浪短发。厚圆眼镜挂在鼻梁,手上捧着一本厚厚典籍。

    “怎么样。”走到门口边陈月问他。

    看守门口的两名成员自觉离开。

    皮科尔叹了口气:“他一直在大吵大闹,无法交流……”

    与泰丝对视一眼,站在门口的确隐约可以听见些什么。她说:“你辛苦了。”

    皮科尔突然有那么一瞬间热泪盈眶,摆了摆手一切尽在不言中。

    他让出位置,陈月和泰丝正要推门而入,皮科尔忽然说道:“你们……小心。”

    “小心什么?”伸出手掌一顿,陈月回头看他。

    “他的攻击。”

    “他不是被束缚在座位么。”陈月那条英气的眉毛蹙起。

    “但他的嘴没有……你们进去就知道了。我去喊安东尼让他一会儿来接替你们。”皮科尔又叹了一声,快步离开,好似躲避什么可怕的事物。

    皮科尔离开,陈月并未推门进入,而是将目光落在泰丝身上。

    “有什么问题吗?”稍矮些的泰丝抬头看她,二人显然不是上下级。

    “皮科尔的话不是无的放矢,我们这位核心存在……很麻烦。”陈月提醒泰丝,想了想又补充一句:“非常麻烦。”

    “作为科研人员需要对一切了如指掌所以对于我们的核心目标我充分了解也有充分的心理准备。”泰丝条理清晰回答。她语速极快,偏偏语气富含情感,两者结合一起听起来给人一种……神经质的感觉。

    “那就好。”也不知她听没听见,泰丝话落的瞬间陈月就点头,而后推开房门。

    走廊隐约才能听到的声音陡然放大。

    “你们不能这样对我!我为党国立过功!我为委座流过血!让我见委座,让我见委座!”

    头等舱房间,牧苏被固定在一张木椅上。窗外的明亮让星辰都黯然失色,很难看清。

    飞船驶离港口两个小时,但离太阳仍然很近。

    “他喊了多久。”泰丝问。

    “一小时前醒来就这样了。”陈月看了看视界内的时间回答。

    泰丝翻开那本厚厚典籍,从白袍口袋取出钢笔在空行写下。

    [精力充沛,不知疲倦。]

    这不是第一页,也不是第一行。上面几行还写有很多有关牧苏的事,想来前几页也是这样。

    “嗨,你也在啊。”见来了位熟人,牧苏挑眉打了声招呼,而后伸长脖子看泰丝在写什么。

    完全没在意这货两小时前绑了自己。

    陈月点头算作打招呼。

    牧苏觉得陈月有点不好惹,于是挑了个好惹的去问:“你近视吗?”

    写完的泰丝没有收起钢笔,抬头回答牧苏:“并不近视。”

    “啊?”

    牧苏茫然,转头看向陈月。泰丝的语速几乎将四个音节连成一个,乍一听啥也听不懂。

    “她说不是近视。”陈月解说。

    “是并不近视。”出于严谨性泰丝推了推眼镜纠正她。

    陈月无奈歪了下脑袋算作回答。

    牧苏跟个好奇宝宝似得探身问:“那你戴眼镜是为了啥?”

    [在被绑架的情况下行为举止依旧和平时一样。]

    先是将新一条记录写下,泰丝扶住滑落下来的眼镜回答:“太多满身臭味的异性会来搭讪并对我造成困扰这对于学术没有丝毫进展,所以我准备一副眼镜提醒他们我这辈子只会与知识作伴而不是将时间浪费在毫无疑义的事情上。”

    为了让牧苏听清,她大发慈悲在中间停顿了下。

    “哦~”牧苏恍然大悟,随后一脸嗤笑:“我倒觉得像因为没人搭讪所以找的一个借口。”

    咔——

    笔帽被泰丝按死。

    “唔噗噗。”牧苏偷笑。

    用力拔出笔帽,泰丝写下。

    [包括挑衅嘴贱这一点,没有半分收敛。]

    接着牧苏跟十万个为什么一样挨个问二人。泰丝还好。本就没什么耐心的陈月额头浮现青筋。

    “该死,怎么让这家伙闭嘴。”

    “物理性的手段。”泰丝说道。

    陈月觉得她说的很有道理。探手深入裙下将一物拽下拉到脚踝,而后相继抬起白嫩大腿取下,走到牧苏面前塞进他喋喋不休的口中。

    “唔——呸!”舌头将嘴里一团布料推出吐出,牧苏满脸不爽。“你把什么东西塞我嘴里了!”

    “我的内裤。”

    皱巴巴的草莓图案内裤躺在身前地面。

    “呃……那请继续吧,啊~”牧苏流露一丝懊恼,而后张大嘴,眼神满是迫不及待。

    “看来您已经老实了,我们可以离开了。”

    陈月面无表情回答,与泰丝拉门走出。徒留身后牧苏晃动椅子大喊。

    “别走啊!喂!起码把内裤给我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