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4.倒了血霉的成员们
    “*******,*******。【】”

    下方成员面面相觑,不理解牧苏为啥要说一连串的*号。

    “反正这两句诗是和谐词,用*号代替岂不美哉。”牧苏双手一滩:“同理的还有我*你妈、我*你妈*、骚*、*法师一类的。”

    下方成员受到严重精神污染,理智值-10。

    牧苏很满意他们呆若木鸡,轻咳一声:“你们别误会,刚刚并没有什么令人不适的内容。其实只是我爱你妈、我爱你妈呀、骚瑞、魔法师。”

    “想歪的自觉给我去外面面壁!”

    成员们被牧苏精湛的钓鱼执法技巧所震撼,以至于房间鸦雀无声。

    “用提醒下他吗?”

    门口,暗中观察的陈月忍不住问乔伊斯。“在外面他起码只能一个一个骚扰,但在这里他简直一骚一片……”

    “先看看吧。”乔伊斯回答,目光落在侃侃而谈的牧苏身上。

    “说到*,就不得不说一说!?和?!。没错!就是你们现在的表情,不过还欠缺一些什么。”

    话题被牧苏偏到南门二了。成员们很想纠正牧苏,但迫于他的身份,不得不压抑情绪。

    然而不是所有人都能忍住的。一名青年带着众人的期待起身,说道:“牧苏先生,!?和?!没有差别吧。”

    这是重点吗!

    你在干三小???

    为什么要纠结这个!

    众成员内心抓狂,表面又不得不面带微笑以免被牧苏发现。

    “有没有差别你用面部表情做一下就清楚了。”牧苏说。“你试着表达一下!?和?!的情绪。”

    青年照着他的吩咐去做,什么也看不出。

    “我给大家做个示范好了。”

    牧苏让他坐下,随后表达!?的情感。

    牧苏眉毛因为微微瞪大的眼睛而舒展开,嘴唇下意识张开,面庞夹杂着惊讶及一丝疑惑。

    “大家看出来了吧,!?是惊讶中带着疑惑。这位同学你站起来,我们做一个情景模拟,你向我提出这个问题……”

    被他叫到的男性成员起身,毫无不适的将牧苏教给的台词说出:“撸管什么的,平时有在吧?”

    只见牧苏眉毛因为微微瞪大的眼睛而舒展开,嘴唇下意识张开,面庞夹杂着惊讶及一丝疑惑,而后略微收敛神色,头颅微不可查点动:“这个可以有。”

    牧苏神色一敛,从对手戏中脱离对大家说:“你们看到了?在整个过程我的表演是不是十分自然?”

    有几名成员下意识点了点头,然后僵住。

    “!?说完了,该说一说?!。”

    牧苏略微站直,眉毛微微皱起,嘴唇微不可查轻动。面庞疑惑中夹杂几分惊讶。

    做完一切牧苏恢复如常:“?!则与!?相反。它代表的是疑惑中带着惊讶。这位同学你起来……”

    这回牧苏叫到的是名女成员。

    “那么首先能告诉我你的年龄吗?”这名成员按照台词说。

    只见牧苏站直,眉毛微微皱起,嘴唇微不可查轻动。面庞疑惑中夹杂几分惊讶,而后好似思考完毕说道:“24岁。”

    表演完毕,牧苏一拍手掌:“斯坦尼斯拉夫斯基曾经说过,真正的演员应当不在外表上模仿热情的流露。所以我们在表达时不应太过夸张,而是接近自然流露。”

    这回台下点头的成员多了很多。

    ……

    “还要继续看吗?”

    房间里的牧苏正侃侃而谈演员的自我修养。陈月侧目问乔伊斯。

    “你看,他们已经没那么反感了。”乔伊斯指向下方二十多名成员。

    很乐观的看法。

    “但他说的和我们的行动完全不沾边。”

    乔伊斯若有所思。

    叩叩——

    敲门声将房间内众人注意吸引过去。

    “牧苏先生。”乔伊斯收回手掌,微微躬身客气道:“我们希望您能教导一些与此次行动相关的知识。”

    讲到兴头被打断,牧苏死鱼眼瞪了他好半天才敷衍摆手:“行吧行吧。”

    “在你们首领的强烈要求下,现在我来讲一个故事,故事的名字叫做。”牧苏重回到讲台,顿了一顿后说。

    “人工智能只会带给我们两条路径:永生与毁灭。”

    下方成员变得用些骚动。他们的目的就是为了激活人工智能获得永生的奥秘,但牧苏似乎是在拆台……

    乔伊斯噙着笑容,没有打断牧苏的**。

    不管台下交头接耳,牧苏已经侃侃而谈起来。

    “说一个前言。你们大家想像一下,有个公元1500年的家伙拥有了穿越时空的能力。于是他来到500年后的公元2000年。然后他看到金属盒子在整齐的柏油路上飞驰,一两百米一百吨以上的铁鸟在天上飞,整齐高耸数百米的楼房。人们相隔几千公里通话视频,可以毁灭一座城市的武器——而且地球不是平的,它是圆的。”

    “然后这个家伙心里肯定满满都是卧槽。这个词我暂时叫它为卧槽单位。”

    “然后有一天,这个家伙也想让别人卧槽一下,于是他去了500年前的公元1000年,从那里带了个家伙回公元1500年参观。然后这个公元1000年的家伙心想,这跟俺们那旮沓没啥区别啊——我们还没黑死病。”

    “所以这个家伙想要让别人也卧槽一下,他就需要回到更远的过去,比如一万四千年前,那里的人类刚刚从狩猎时代转为农耕时代。所以如果被邀请到公元1500年,见到那些巨舰,最初级的火器,庞大的人类城市,精美的食物与文化——他可能会觉得卧槽。”

    “如果这个来自农耕时代的家伙也想让别人卧槽一下呢?他就要回到十几万年前刚刚开化的人类面前,然后展现自己对火的运用以及语言的使用,这群祖先肯定会吓得卧槽。”

    “所以我们可以清晰看到。从十几万年前的第一个卧槽单位,再到一万四千年前的第二个卧槽单位,公元1500年第三个卧槽单位,公元2000年第四个卧槽单位,每一次卧槽单位都在快速提前。”

    “有个叫rua什么的学者在2000年左右提出一个理论,叫做‘加速回报定律’意为更发达的社会,能够发展的能力也更强,发展的速度也更快。换一种简单明了的说法。你每天会赚总资产的1%,那么你有100块和有100万块的所得完全不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