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8.想潜规则粉丝是很合乎常理的吧?
    “很棒的想法。”

    门外,乔伊斯不掩赞赏微笑说道。明明牧苏是在拆台。

    “即使这样你也要坚持激活那个测试狂魔?”牧苏悄悄去掀陈月裙子,被后者打手。

    “您所说的一切帮助我们了解对手,我们更不会放弃。”

    牧苏撇嘴摸着手背走开,没走多远又回头喊,边扬手臂:“能不能把这玩意儿取下来啊!不能联网让我怎么码字!”

    “很抱歉,不可以。”乔伊斯温润儒雅的微笑让牧苏想拿屎砸他。“虽然您是客人,但严格来说与我们并非一条心。只能对您进行一些限制。”

    牧苏很不屑。

    无所事事回到自己房间,窗外已经暗下一些。

    躺在床上发呆半晌,牧苏神情振奋而起:“那么去看女朋友吧。”

    兴致冲冲跑到门边牧苏才想起,等一下自己好像没得女朋友啊……

    那该怎么抚平内心的躁动……

    “安东尼!!!”

    牧苏大喊。

    “来啦来啦。”安东尼出现在门口,一脸谄媚:“您喊我有事?”

    “快去女……快去问问有没有愿意和我深入交流的美妞。”

    “啊……好。”安东尼愣了愣,就要离开。

    “哦对了。等等。”牧苏要叫住他:“如果没找到的话,帮我捡本成人杂志回来,起码有得撸。”

    “好……的……”安东尼迟疑离开。

    在其走后,牧苏又觉得将此等大事交由他人太过轻浮了。应该自己亲自出马才对。船上一百多号人,找个愿意深入交流的总不难吧?

    牧苏向来说做便做。于是他盯上了陈月。

    这一结果是他经过多方面考虑的。第一次见面她就肯送原味内裤。这代表什么!很明显的对自己有意思啊!

    ……

    酒吧

    两两三三的永生会成员坐在各处。

    陈月独自坐在靠窗一角,手指轻捏酒杯,目光游离。

    “你在干嘛?”

    一张笑脸出现视线,面孔的主人坐到对面。

    “喝酒。”陈月轻瞥牧苏一眼,淡淡开口。

    牧苏笑容不减:“多少钱买的?”

    “不贵。”陈月语气平平。

    “什么酒啊?”

    “鸡尾。”

    “都混了哪几种酒呀。”

    陈月放下酒杯,正视牧苏道:“您是不是有病?”

    才聊两句她就主动关心我了!

    牧苏神情振奋,正要开口就听陈月说:“如果您很闲可以去临时实验室看看,泰丝那边可能需要您的帮助。不过这回别再惹事了。”

    怎么可能,这就是惹事的小说。

    明显的疏离和送客牧苏听出来了。他很是哀怨。以前绑自己的时候送内裤,现在新人胜旧人了,叫人家去别的地方。女人这种生物真的无法理解。

    他开始想卡莲了。

    ……

    临时实验室

    牧苏推门时,泰丝正使用显微镜观察什么。

    房间内乱糟糟一片,墙角宿舍床被褥衣服堆放,地面杂物到处都是。酒瓶纸盒纸张随处乱放。

    当啷——

    脚底酒瓶滚动数圈,声音惊动泰丝。

    “哦你来了。”她抬头看牧苏一眼,用那神经质般的语速说:“您可以先在那站会儿或找个地方呆着请别打扰我实验。”

    牧苏眨巴两下眼,目光在临时实验室扫过,脏乱的几乎没有落脚处。哪怕是作为试验台的桌子也堆放一堆杂物和没吃完的披萨。

    “这之前是员工宿舍因为地方足够大被我当做临时实验室,您应该看到了这里有多脏闻到了这里到处都是臭烘烘的味道男人真是一种无法理解的生物。”

    为了让牧苏能够听懂,泰丝友善在语句中间停顿一下,没有一口气说完。

    牧苏假装听懂了,站在门口身体前倾问:“你在做啥?”

    “观察一些微生物在太空中的反应。”泰丝抬起头,将显微镜下的载玻片随手一丢。“事实上它们只是在做大幅度的布朗运动,和教科书上写的一样看来书上还是有些真东西的。”

    目光跟随载玻片划过弧度落在一堆衣物上,牧苏重看向泰丝。

    她踩动地上杂物来到牧苏门前,快速说道:“请容我做一个完整自我介绍。我是永生会首席科学家高级成员泰丝握手就免了我不想和其他生物进行太过接近的接触。”

    永生会阶层只分为三。最上为乔伊斯,首领位置。而后是高级成员,人数不超过20。再往下是人数未知的普通成员。

    地球一行由乔伊斯亲自带队,不过并非倾巢出动。高级成员仅带了陈月泰丝安东尼等人。同时为引人耳目,只以旅行团名义行动。

    “我需要您的一部分身体组织用作研究麻烦您准备一下。”泰丝开门见山,连点场面话不将就回身去拿工具。

    “她对人情世故不太擅长。”陈月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她抱着双臂站在门外。“换句话说是个情商都跑到智商上的蠢女人。”

    牧苏吐槽道:“喂喂这么说你同伴真的好吗……等等你来干嘛?”

    陈月的拔dio无情让牧苏耿耿于怀。

    “虚假的评价对我来说毫无意义并且比起复杂丑恶的人性冰冷开放的科学更适合我。”泰丝拿着一根镊子走来。

    陈月回答:“以免您会挣扎或做不该做的行为,”

    “这……这么危险吗……”面对迎面而来的泰丝牧苏惶恐后退,而后就被身后陈月制住双手。

    “别过来!别过来!再过来信不信我嗷的一嗓子就躺地上!”牧苏色厉内茬大嚷。

    “不会很疼的。”泰丝接近。

    “少来!你当我是未经人事的懵懂少女吗!”

    牧苏挣扎中,泰丝一步步走近。长靴踏在衣物纸张上没有脚步声。

    不经意间,泰丝一脚猜到之前被牧苏提到的玻璃瓶上,她脚下一滑,身形踉跄撞来。她本能止住身形的,但因怕镊子伤到人松开而导致直直撞向牧苏。

    闷响中,泰丝结结实实砸在牧苏身上,即没不小心亲到也不存在手按在胸部。只不过是她撞入怀,牧苏撞入陈月怀。

    两具火热娇躯贴在前后,牧苏一脸荡漾。

    啊~奥利奥~

    啪嗒——

    刚打听到牧苏下落的安东尼赶来,看到这震惊一幕,杂志手中滑落。

    牧苏转头看他,脸庞平静而又带着和煦微笑。

    安东尼读懂了他笑容中的含义:我已经不需要成人杂志了。

    他竖起拇指,捡起杂志悄悄退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