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4章 .牧苏有史以来的次
    另一边,二人用近乎逃亡的步伐低头快步离开。走到教学楼楼梯前时,他险些撞上一群人。

    “黑蝮蛇学长……”田中看到面前的人,吓得够呛。

    被称作黑蝮蛇学长的是名高近两米,肌肉虬结,校服脖颈处隐约露出纹身,怎么看也不像高中生的壮汉。四五名手下簇拥在他身后。

    “你小子,急急忙忙的做什么!”一名手下揪住田中衣领拎到面前,恶狠狠道。

    胖子缩在一旁,不敢言声。

    田中嘴唇喏喏想要道歉,忽然想到什么忙不迭改口:“那边有个新转校生在打架……他很狂,还说学长……”

    “说什么。”手下严重晒黑的面孔凑近田中,几乎要亲上去。

    “还说要做一二年级生的老大!”田中缩起脖子,极快把话说完。

    “臭小子——!”这名手下挥出拳头,田中惨叫一声死死闭眼,半晌却没能等到拳头落下。

    小心翼翼睁开只眼,就见一条粗壮手臂牢牢抓住那条手腕。

    “放开他吧。”低沉沙哑声从手腕的主人处传来。黑蝮蛇冷冷一笑:“有意思,带我去看看那家伙。”

    “好的学长。”被松开的田中连忙点头,整理衣领不理周围同学目光和窃窃私语,快步在前带路。

    胖子气喘吁吁追上,隐蔽朝身后黑蝮蛇那帮人扫去一眼,小声说:“这样不好吧田中……”

    田中咬牙狠狠道:“那小子那么狂妄,如果不教训一下以后一年级我还怎么混。”

    “可是……”

    胖子还要说什么,被田中打断:“黑蝮蛇是二年级生老大,他再厉害也打不过黑蝮蛇的……”

    话是这么说,田中心里还是打起鼓。

    带路走到墙角前,田中驻足谄媚道:“就是那边了学长……”

    黑蝮蛇及一众手下冷哼经过,从墙角走出。

    “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只见一名黑发黑眸,异常白皙的青年站立原地。在他脚下,几十道身影横七竖八躺在地上翻滚痛吟。

    半晌也无人能爬起。

    “嗯……?”

    牧苏有所察觉,奇怪扭头一眼。

    墙角那里空空如也。

    牧苏看不到的拐角,黑蝮蛇几人满身冷汗紧贴墙壁,大气不敢出一下。

    “这家伙……真的是人类吗。”一名手下嘴唇喏喏,**说道。

    “你们也看到了吧?刚刚不是我的错觉吧?”另一名手下拼命揉眼睛。

    “你小子……是想害我吗!”黑蝮蛇脸庞陡然狰狞,一把拎住田中衣领咬牙凶恶道。

    “学长你听我说……那个人身手还可以但肯定不是你的对手啊……”

    那他妈叫身手还可以?

    黑蝮蛇完全不想听他解释,把田中推给手下,恶狠狠道:“把他和那个胖子带到老巢,教训一顿!”

    一群人逃难般拖着求饶的田中和胖子快步离开。

    而在此时,墙角另一边……

    “还有谁!”牧苏大喝一声,一股气流周身爆发,掀起大片灰尘扩散。

    实际是刚刚一阵风吹过。

    唯一与牧苏对峙,还站着的乔伊斯举手示弱,声音温和笑答:“我不参与,结果已经很明显了。副本里拥有包括痛感等一系列的感官知觉。挨打……真的会疼的。”

    “我已经是天下无敌了了了了了。”

    牧苏完全沉寂于无敌的寂寞,与自带回音的水字数中。袖子一挥,高人模样负手离开。

    牧苏刚走,倒地**的一众成员忽然有说有笑从地上爬起,脸上的痛苦也都不见了。

    “加里你倒的太假了吧,牧苏先生还没碰到你就倒下了。”

    “那是陈月姐带的头,再说假也比你杀猪般的惨叫强。”

    “这叫真实你懂什么!”

    众成员拍打身上灰尘,交谈热络,其乐融融。也看不出最开始的紧迫感了。

    牧苏就是有让人生死攸关也能被转移注意的魅力。

    只有君莫笑不这么想。

    乔伊斯以旁观者身份默默观察这一切,从始至终也未阻止,甚至还在后面推动一把。

    乔伊斯清楚,其他成员也清楚。他们唯一逃出的机会在飞船的同伴身上。而飞船上众人能否对付已经激活的aic犹未可知。

    在这时刻,让成员情绪稳定至关重要。

    待成员全部起来站定,乔伊斯对他们说:“牧苏之前说人被杀就会死。我们无法判断话中真实性。但以防万一,还请诸位不要冒险。接下来无论去哪里最好四人一组,接下来我来分组……”

    几分钟后,上课铃响。

    学生们陆续回到教室。

    “牧苏君。”富江轻笑打招呼。

    “富江同学。”牧苏噙着从乔伊斯那山寨来的温和笑容坐下。

    老师还没来,坐满学生的教室开始传起交头接耳声。不时有几道目光诡异落在牧苏身上。

    “你听说了吗……咱们班来了一个能打几十人的狠人……”

    “就是他……”

    “什么?他一个人打倒四十几人?”

    “黑蝮蛇和他跟班亲眼看见的……”

    “是那个家伙吗……明明看起来不是很厉害。”

    “就是看起来不厉害的才厉害,你看他多白,一般人怎么能这么白……”

    听到交谈,明白缘由的成员苦笑。不过他们也不会去解释什么。

    上课铃响已经过去几分,还不见老师来。在教室交头接耳逐渐转变喧哗之时,教室门忽被推开,物理老师满头大汗急急道:“这节课临时改为自习,同学们注意保持安静。”

    手都未离开门把,说完后他急匆匆离开。

    他的大汗焦急令学生们生疑,窃窃私语。

    “怎么回事?”

    “不知道……”

    “我知道我知道。是有个同学在图书馆里被杀了……”

    这句话引起一片惊呼。

    “假的吧。”有学生质疑。

    “没骗你们,刚刚我和吉井看到有警察过去了。吉井你快说啊。”

    “嗯……课间时有两个警察去了图书馆。”

    “图书馆……不是校园七大怪谈其中一个吗!”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与富江聊得火热的牧苏心渐渐沉下。

    那只杀人续命的恶鬼又出来作恶了么……

    牧苏悄无声息将腰带上提,环视一圈是否有学生佩戴黑框眼镜。他准备利用课余时间去解决掉它。

    “你们看,我搞到了那卷录像带!”

    就在这时,一名学生举起一盘老式录像带大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