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8.恐怖世界里想要上贞子是很合理的行为吧?
    ,精彩小说免费!

    “能在这里遇到你是我始料未及的。不过这回情况有些特殊……算了解释起来太麻烦。你……最近还好吗?”

    总之牧苏这种自来熟让贞子不知如何回答,勉强算是轻嗯一声回答。

    牧苏一只耳朵倾听门外动静,小声捂住电话说:“对了,我没给你添麻烦吧?”

    “什么……”

    “录像带是我让那个学生播放,有好几个人看到了,你还要一个个去打电话……会不会有些困扰?”

    “还好……”

    “那个……贞子酱,我有个问题不知该不该问……”

    “最好不要……”

    “可是我很好奇啊。”

    “好吧……”

    贞子妥协。aic的副本裂口女看起来很难攻略,倒是贞子一副很好糊弄的样子。

    牧苏提出问题:“让别人看录像带的话,你会有好处吗?”

    “没有……”

    “那为什么要杀人?”

    “让世界感受痛楚……”

    牧苏手一抖电话差点丢掉,心说贞子也不是这么中二的人啊。

    不过转念一想,贞子死法是被父亲注射天花病毒,然后丢入一口井里活活憋死。她在井中挣扎的那短暂时间充满了绝望及怨恨,因此让别人也体会到这种痛苦还算合理。

    这么一脑补,牧苏怜惜感大增:“我……要怎么才能帮到你?”

    “不需要……”

    “可……”牧苏想说什么,忽然听见脚步踏在楼梯的声音,连忙说道:“有人上来了先这样拜。”

    滴——

    挂掉电话,牧苏跑到窗前装作看风景。

    乔伊斯上来二楼,在门外与假装巧合,回头望来的牧苏对视一眼:“这是您曾经的房间?”

    牧苏点点头。

    乔伊斯颔首:“我会让其他成员搬离,为您腾出地方。”

    牧苏神色一喜:“那感情好。”

    他进入贤者模式需要在没人的时候。可以参考奥特曼变身还有超人撕外衣。能一个人住最好。

    乔伊斯目光在电话上略过,没说什么去了下一间屋子。

    他们与牧苏似敌似友,因为aic的存在而保持脆弱和平。这使得牧苏像是永生会特别顾问——与组织架构无关,又能去咨询一些问题。

    除了牧苏卧室,民宅还有四间卧房书房,勉强让余下39人入住。

    观察完所有房间,乔伊斯回到楼下客厅商讨对策。置身事外的牧苏则跑进卫生间。

    将门反锁,牧苏站到镜子前就要脱裤子查看。

    客厅的钟声传来,突然间牧苏意识到什么,一脸诡异掀开马桶盖——里面空空如也。

    诡异之色没有消散,反而更加浓郁。他又到拉上浴帘的洗浴间前,伸手拽开。

    哗啦——

    洗浴间内,一只浑身惨白,穿着短裤顶着浓浓黑眼圈的俊雄抬头看他,张嘴愈发出叫声。

    呼啦——

    牧苏重新拉上。站在一旁又想了想,伸手把淋浴打开温度调成凉水,转身溜出去。

    ……

    “他说这里是伽椰子的凶宅,我们如果不进来会如何?”陈月倚靠冰箱边问道,身着校服水手服短裙的她身姿曼妙,双腿修长。

    “结果一样。副本设定里我们已经度过了一天,住不住进来鬼已经盯上我们了。”安东尼回答,转去看沙发上的乔伊斯。“头,接下来怎么办?”

    乔伊斯双腿叠在一起,手掌置于膝盖,轻轻倚靠沙发,略微思索。

    十几秒后,他抬起头:“住处留下九人,其余三十人分为三组。由我、陈月、安东尼领队。首先由我行动。去外面弄一笔钱——”

    牧苏从房间出来,对他们打了声招呼,跑下楼一头钻进卫生间。

    目光收回,声音继续。

    “——然后带回。剩下两组,一组去负责搞来足够全员使用一星期的生活物资,这个时代的发电机、便携式电脑以及武器,工具。另一组去寻找神婆寺庙一类与自然灵异有关人员。想办法委托任务请来。”

    “如果他们不肯呢?”安东尼出声询问,话落就被自己的蠢问题逗笑了,摆手说不用回答。

    咚——咚——咚——

    这时,位于客厅角落的古钟开始作响,吓了一些人一跳。

    乔伊斯目光落在古钟上:“现在时间中午12点整,你们两人决定各自任务。下午2点前我会回来——”

    牧苏冲出卫生间,反身死死把门顶住。颇大响声吸引去众人注意。

    “没事没事,我怕屎味儿钻出来所以关快一点。”牧苏说着恶心人的话,挠头上楼回到房间。

    交谈继续。

    “——而后你们行动。注意这些要在黄昏日落前完成,而且无论发生什么人员不要分散。”

    白天还好,大部分恐怖角色会蛰伏起来,等待夜晚降临。

    陈月抱起双臂:“采购一事交给我吧。让我去可能会把人绑回来。安东尼看上去比较人畜无害。”

    三言两语将任务分配完毕,乔伊斯选中九名成员起身离开,还未出门,一道惨叫从二楼房间传出。

    众人抬头看去一眼,乔伊斯置若未闻迈步出门。其他人也一副没兴趣探究的样子。

    此时的房间。

    “哪去了……dio哪去了……”

    牧苏瘫坐在地,在他空空如也的下体一阵摸索。

    那是如同假人模特一样的光滑,连根毛都没有。

    “明明一直都在的……aic!为什么我的dio不见了!”

    [由于技术限制我无法制作足够真实的*消音词*,不过从某种程度上讲,我并没有食言——你还是可以脱裤子的。]

    “能脱和不能脱有什么区别吗!”牧苏一脸羞愤。

    aic装起哑巴。

    事情总是要解决的。而解决就需要办法。牧苏又跑出房间,不管少了些人一头钻进厨房,找了根胡萝卜塞进短裤,看裆部鼓了一些稍感安心。

    带着迷之自豪感来到客厅。不管一帮人站在周围,他自顾自坐到沙发上打开电视,调整了下黄瓜位置后挤进沙发。

    陈月目光微不可查在牧苏下身扫去眼,一脸嫌恶走开。

    安东尼余光瞥到,不敢去看也不敢吭声,一脸冷汗走开。

    一个半小时后,乔伊斯回归。陈月与安东尼带队离开。

    时间推移,转眼接近下午。

    陈月回来稍早一些,两辆皮卡停在院落前。开始忙碌装卸货物。

    而安东尼回来已经是接近傍晚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