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5.黑化的牧苏
    ,精彩小说免费!

    这天恰是阴天,早晨下过小雨。满是沙土味的沙滩不见几个游人。

    海浪缓慢扑来,沁湿一片沙滩,又泛着白色浪花退回。

    时间渐渐到了上午,冬云高中的学生们开始出现在海边沙滩,熙熙攘攘中由班主任统计集合学生。

    中沢老师很快发现学生中少了一人。询问无果又没联系电话,只好暂时作罢。

    本来有的潜水捉鱼活动也因天气不好,海水太凉而被取消。那些带了泳衣想要展示身材的少男少女只得按捺住青春的萌动。

    某种程度讲他们逃过一劫。

    这群高中生在校长带领下进行了一系列丢手帕,拔河,沙滩排球等游戏。一年一班始终以最差成绩垫底。

    安德森的死不可能毫无影响。

    一上午的游戏结束,学生们开始聚餐。在大部分同学拿出家中带来的便当时,乔伊斯他们干脆订餐买了大堆汉堡披萨,引来其他班级众多羡慕目光。

    众老师凑到一起商讨,决定下午再进行几节游戏,然后傍晚生气篝火,聚在一起观看一部电影,就可以宣告本次冬云高中海边活动结束。

    众老师不远,无意中听到计划的牧苏微微眯起眼。

    裂口女和伽椰子的变化他看在眼里。很显然,aic副本中的恐怖角色更加无情,接近原著上的角色。

    而贞子已经整整两天没有打给他了。

    自从牧苏13岁看午夜凶铃,并在贞子出来后抱着电视机舔时,他就知道,贞子是他必须得到的女人。

    他不能失去贞子……贞子必须是他的,也只能是他的!

    牧苏渐渐低垂下头颅,双眸隐于阴影。

    “既然你不肯出来,那我便逼你出来吧……”

    ……

    桑原贤太倍感幸福的捧着一大块披萨进食,从家中带来的饭团被他丢在一旁。

    因为乔伊斯等人的财大气粗,班级中每人都被分到一块披萨与汉堡。

    海风吹拂下,觉得少了点什么的桑原贤太拿起身旁汉堡站起,走向路边小车,想要买瓶可乐。

    他渐渐远离众人,深一脚浅一脚拖着木屐走去。

    路经卫生间时,一只惨白手臂倏然从幽深空间伸出,一把将桑原贤太拽入。惨叫声戛然而止。

    这边的动静没有被任何人发现。

    桑原贤太浑身发抖跌坐在第,吓得想要发生尖叫。

    他正要开口,便听到一声冷喝。

    “不许笑!”

    桑原贤太心想我也没笑啊,逐渐适应昏暗的双眼看清身前站立的那道身影与熟悉脸庞。

    “是你……”桑原贤太恍然。

    “那盘录像带在哪。”牧苏低声问他。

    “我不知道……”桑原贤太弱弱说。知道这个家伙是最近风头最盛的转校生,他完全不敢得罪牧苏。

    “是么……”牧苏阴冷一笑,伸手在桑原贤太茫然中拿过他紧抓在手中的披萨。

    吓成这样都没丢掉,也是个吃货了。

    只见牧苏捏住披萨一角,缓缓调转,让馅料抄下,而后轻轻松开捏住的俩根手指。

    啪——

    披萨糊在瓷砖,清晰声脆响。

    桑原贤太目眦欲裂。

    牧苏弯腰拿起桑原贤太另一只手的汉堡:“我再问你一遍,那盘录像带在哪。”

    痛失美食的怒意与对牧苏的惧意夹杂一起,桑原贤太颤抖着说:“你……到底要做什么……”

    残忍的牧苏一声不吭,只是嘴角带着阴冷笑意,饶有兴趣注视他的绝望,边缓慢揭开汉堡最上层的面包片,轻轻捏起。

    桑原贤太满头冷汗,喉结蠕动注视着牧苏捏起面包片拿开,而后指头微动。

    “不要!我说!我说!”桑原贤太闭眼发出大喊。“录像带在我的抽屉里,那天看过后我就没敢去碰它!”

    “很好,这才是识趣之人。”牧苏颔首,将面包片盖回,递到桑原贤太面前。

    桑原贤太怔怔接过,目睹牧苏离开卫生间,消失在外界明亮中。

    他回过神,劫后余生的喜悦让他眼眶微红,狠狠咬了一大口汉堡。

    美味在味蕾化开,他鼻子一酸,泪水如出闸止不住的流淌,边哭边大口进食。

    ……

    校园。

    曾经是热闹喧嚣,富有朝气的地方。在空无一人后透着令人绝不想踏入的冷清诡异。

    脚步踏在走廊,回声传递的很远。没了人气的学校似乎连空气也泛着阴冷,露在外面的皮肤浮起一层鸡皮疙瘩。

    冲入空旷教室,牧苏蹲到桑原贤太书桌边一阵翻找,很轻松就翻出一卷撕掉封皮的老式录像带。

    牧苏神色一喜,余光突然瞥见视线死角一道半透明身影从桌下爬来。

    “俊雄?你怎么来了。”

    牧苏紧绷的一颗心逐渐放下,将他拽起。

    俊雄没说话,看着牧苏,手臂抬起指向窗外。

    牧苏眉头微皱,将录像带收入怀里贴身放好,起身走到窗边。

    只见下方操场,数十道伽椰子分身动作诡异僵硬,向教学楼包围过来!

    “连你也想阻止我么……”牧苏喃喃道。

    “伽椰子,我是不会对贞子死心的!”他打开窗户,从二楼对下发大喊。“无论你接受也好,不接受也罢。贞子在我心目中是独一无二的,就像你也是我独一无二的一样!我不可能那么自私,为了你们中的谁而舍弃另一人。因为——”

    牧苏深深吸了口气,咆哮吼道:“我就是要让所有爱我的女人都能幸福啊!”

    几十道伽椰子分身未有半分停顿,对牧苏不要脸的发言置若未闻。

    教学楼被包围,似乎无处可逃了。

    “喵。”俊雄叫了一声。

    “不行,无论如何她也是你母亲,而且你的实力差她太多。”牧苏摇头。

    就在这时隐约听到弹琴声,一道灵光忽在脑海闪过。

    牧苏拉起俊雄,按照曾经记忆一路奔驰至三楼。琴声随他接近琴房逐渐清晰!

    “太他妈好听了!”

    牧苏大喊着撞开琴房大门,琴声余韵中,他对钢琴前空空如也的作为急急喊道。

    “我是郎朗,世界最著名钢琴家之一。因为一些意外我被脑残粉们围追堵截逃到这里。现在她们就在教学楼外,我现在觉得你很有潜力,如果你愿意帮我拦住她们我郎朗愿收你为徒!将我的独门绝技传授你一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