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5章 .让世界感受痛楚
    “你要是愿意就弹琴表示同意!”

    急切说完,钢琴按键被看不见的存在快速按下。

    牧苏转对俊雄道:“俊雄你先离开,我怕伽椰子看到你在我这里会生你气。”

    “喵。”俊雄仰头回答,钻入课桌下。

    “你跟我走。”钢琴前座位扫过,牧苏冷喝一声冲下楼。

    教学楼大厅门前,两道伽椰子分身迎面而来。

    “我对付左边那只,你缠住右边的。”

    牧苏跳下最后几阶台阶,分配任务并冲向伽椰子分身!

    一道劲风身旁呼啸过,便见右侧伽椰子分身如被**,身形裹挟冲出教学楼飞出十几米跌落操场。

    见此牧苏信心大增,从裆部掏出假……掏出胡萝卜,直直向伽椰子丢去!

    从那里拿出的东西哪怕恶鬼也完全不想沾染,只见她身形一闪,躲过胡萝卜,却也让开条路。

    就是现在!

    牧苏陡然加速,从伽椰子分身旁冲出教学楼!

    四周豁然开朗,十几只伽椰子分身分布操场,隐隐将牧苏围起。

    “掩护我!”

    徒弟开路,牧苏疾奔,十几秒后横穿操场,终于冲至校园大门前。

    大门近在咫尺,牧苏情不自禁回头去看。

    操场中心,十几只伽椰子分身将一处重重围起,更远处还有更多分身僵硬走去,鬼影交错间看不清里面在发生什么。

    “一定不要死啊……”牧苏握起拳头,紧咬牙关转头离开。

    乌云依旧压顶。街道上的行人车辆带来的喧嚣多少冲散了阴冷感。

    不知什么时候,行人车流开始减少,淡淡雾气弥漫四周,愈渐浓郁。牧苏反应过来,停下脚步。

    一切发生才不过十几秒光景。

    裂口女……还是阿蕾莎?

    牧苏伸手摸了摸放置录像带的胸口,入手坚硬的……胸肌与健硕的体魄让他略感安心。

    不许说不要脸。

    路口红灯散布的氤氲中,一道若隐若现的身影缓缓走近。

    “连你也要阻挡我吗……”牧苏喃喃道。

    裂口女走到牧苏身前,揭开口罩,露出直裂到耳根,无法愈合的丑陋疤痕。

    “我美吗。”

    她阴测测问。

    牧苏神情淡然。摇摇头并未说话。

    裂口女抽出那把大剪刀,阴笑着直刺向牧苏!

    “如果说你美会让你开心,会帮到你的话,我可以这么说。但是……”牧苏无视愈来愈近的锋利剪刀,坦然注视裂口女那双眼眸:“……这样真的会让你开心吗?”

    剪刀停滞半空,刀尖距离牧苏嘴角只有一厘米。

    “在大街上找无辜的受害者,无论怎么回答都会把脸剪开。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重复同样的事。除了让怨气加深,让生活毫无兴趣,你内心的空虚填补了吗?”牧苏声音越来越大,最后历喝开口:“你清醒一点!脸已经被剪十年了!”

    如果被嘴炮轻易说动,裂口女就不是裂口女了。

    她剪刀往前一送。刀尖刺入牧苏脸颊,殷红血珠出现刀尖上。

    牧苏轻叹一声,双手抬起去解腰带。在裂口女眼瞳一缩时,裤子自由落体滑到脚踝。

    “我连dio都没有。”牧苏平静说道,泪水布满脸庞。

    啪嗒——

    剪刀失手落地。裂口女有心想捡,但剪刀落在了牧苏脚下……

    牧苏保持着风度,直视怔住发呆的裂口女:“按理来说,我应该拿着剪刀,穿着大衣去街上找无辜的路人,问他们:‘你看我dio吗’。然后无论他们如何回答,都不由分说脱下裤子让他们看到我空无一物的下面,再剪掉他们的dio。但我没有,我从来没有这么做。”

    牧苏默默提上裤子,口中犹不停歇洗脑裂口女:“你可以看一看我现在的生活。我有朋友,有同学,有关心我的人。这些是一心投入仇恨的你所没有。”

    看忽悠得差不多了,弯腰捡起地面的剪刀,牧苏递给呆愣的裂口女。

    “相信自己!”牧苏说,扶住裂口女的双肩微微摇晃为她打气:“你是最行滴!”

    说完,牧苏故作潇洒头也不回离去。

    走出不远,身后忽然传来接近脚步声。牧苏转头,裂口女手持剪刀冲来!

    ……

    夜色笼罩一片沙滩。海风夹杂湿气冲上沙滩。

    沙滩上升起巨大篝火。只是篝火旁不见学生烤火取暖。

    冬云高中的学生们大部分堆坐在一处立起的白布前,老师在白布下调制放映机选项。

    一年一班区域,众成员相邻而坐。

    乔伊斯问身旁安东尼:“牧苏呢?”

    “半天没看到他了。”安东尼也在奇怪。

    周围的喧嚣忽然小了些。老师已经将放映机调试好,一片雪花投映在白布上。

    “全部闭眼。”隐隐察觉到什么的乔伊斯开口,并首先阖上双目。

    所有成员纷纷照做。

    ……

    “老大,我看到那个转校生了……”黑蝮蛇的跟班小跑而来,扬起沙子让其余学生敢怒不敢言。“他和一个学生进了卫生间。”

    这名跟班怂恿道:“正是机会啊老大,不管他多能打,总不能上厕所也那么厉害吧……”

    黑蝮蛇不再迟疑,和令几名手下走向沙滩上一间厕所。

    ……

    “帮我完成一件事。”牧苏掏出加装消音器的手枪,点了点这位班长的额头。“将我把一会儿要放映的录像带替换。”

    这名班长没听说牧苏的威名。他威武不能屈的推了推眼镜,冷笑说:“我可不会帮你在全校同学面前放可疑的录像带。如果没事的话我要——”

    牧苏并不想废话,枪口移开对着门板扣动扳机。

    砰!

    消减大半但依旧震耳的枪声响起,门板出现孔洞。牧苏将发热枪口重移到他的额头。

    这位同学很干脆的双眼一翻昏了过去。

    “啧,真是没用。”牧苏踢了他一脚,揣起手枪走出卫生间。

    看来只能他亲自去了。

    卫生间外墙角,黑蝮蛇及一众手下瑟瑟发抖。然后将出谋划策的手下拖远揍了一顿。

    ……

    白布下,老师拿起准备好的录像带打算播放。却有一道黑影缓缓从老师身后显现,出现在所有学生视线中。

    牧苏手掌并刀,干净利落对着后颈砸了十四下将老师打晕,在陡然吵闹起的喧嚣中将怀里的录像带推入放映机。

    他的黑眸深邃而又冰冷,不含一丝感情。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