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6章 .世界上有三种颜色,白色的,黑色的,还有我最中意的颜色:灰色
    一众学生老师们的费解与怔然中,黑白画面在白色背景上呈现。

    极少数学生认出这幅画面,发出尖叫。周围学生知道后尖叫扩散,这片海滩登时混乱不堪。

    但总有些胆大或故作胆大的学生,坚持看录像带画面。等老师们想起要控制住牧苏,录像带已经放映到结尾。

    突然响成一片的手机铃声让人群更为混乱。哭喊尖叫混作一团。

    而这一切的真凶,牧苏苍白脸颊浮现一丝病态笑容,用只有自己听得到的低声说:“诸君,我喜欢战争。”

    牧苏从放映机前离开,来到一名女生面前。

    她手中拿着响动不停的粉色翻盖手机,眼眶泛红不知所措。

    牧苏从她手中接起电话,对另一边轻笑说:“喜欢我给你带的礼物吗。这是我对你所做的深情告白。”

    ……

    “这家伙在抽什么风?”陈月对始作俑者满是莫名。

    录像带一结束,众成员便动身远离混乱的学生群,在不远处旁观。

    万一混在里面有什么危险发生或是有尸变,根本反应不及。

    “我想……大概是献祭人类以得到贞子的欢心吧。”安东尼一脸蛋疼的说。

    陈月点头:“的确像是他会干的事。”

    ……

    电话另一头没有声音传出。

    耳边吵闹让牧苏眉头皱了皱,对手机继续说:“你知道吗,今天伽椰子差点杀了我。”

    贞子依旧保持沉默。

    “如果我死了,灵魂是她的,你一点也得不到。”牧苏心一点点沉下,嘴角泛起一丝苦意,报复性说给贞子听。

    “就算这样,你也要坚持七天后才出来见我吗?”

    没有丝毫声音传来,却显示通话正常。

    贞子的沉默让牧苏明悟了什么。回想起接触的所有情形。的确……这一切只是他在单相思而已。

    “很好,我们结束了。”

    牧苏痛苦闭上双目,将手机拿开。

    “……等一下。”

    沙哑冰冷的声音透过话筒传出。在周围混乱里几乎微不可闻。

    但牧苏还是听到了。他嘴唇微动,压抑住内心的情感,一言不发重新将手机放在耳边。

    “……你说的……是真的……?”

    断断续续声音电话另一头传来。

    牧苏深深吸了口气:“我要怎样证明你会相信。”

    “……我知道了。”

    贞子冰冷回复一句,电话被挂断。

    牧苏将手机交还那名呆愣原地的女生,吐出一口浊气。

    起码贞子还是在乎他的。

    牧苏还算乐观的想到。

    混乱在老师们处理下逐渐平息,他们终于有时间去理会牧苏。而在这时,一串警笛在沙滩外的街道响起。

    红蓝闪烁的警灯驶上沙滩,最终停在冬云高中师生面前。

    不知是谁报了警。

    “看过七天后就会死的录像带”这种恶作剧传闻警察当然不会信。他们只打算将牧苏批评一番就回去了。直到他们从牧苏身上发现手枪。

    两名警察如临大敌,仔仔细细将牧苏搜身并铐住,一左一右挽住牧苏手臂,万分紧张将牧苏押送向警车。

    众目睽睽,牧苏临走前的话语在他们耳中响起。

    “其实我也只不过是被恋爱玩弄于鼓掌之间的一名牺牲者而已。”

    警车发动,牧苏脸颊紧贴车窗,与乔伊斯等人对视中被警车带走。

    “他不会卖了我们吧?”陈月永远对牧苏抱以怀疑和不信任。

    “一定会的。”乔伊斯平静说。

    这种言之凿凿让陈月无言以对。

    不远处老师们在整理队伍。他们刚打算归队,渐渐有序的学生们忽然爆发一阵喧嚣。

    “有学生在打架。”一名身高近两米的成员看得清楚,随后语气略有迟疑。“在以……撕咬的方式。”

    “展开作战阵形前往校车。”乔伊斯略微沉吟,环视一圈说道。而后目光落在变得愈发混乱的学生群。

    “已经开始了么……”

    ……

    “姓名。”

    审讯室,一男一女两名年轻警察正对牧苏进行口供。

    “牧苏。”牧苏回答。

    “年龄。”

    “24岁,是学生。”

    “24岁?”女警质疑说。“你可是高一学生啊。”

    “知道你还问。”牧苏没好气说。

    男警察轻咳一声:“性别。”

    “无性。”

    女警指节敲了敲桌面:“麻烦你配合我们的工作。”

    牧苏冷笑:“要不要我脱裤子让你看看?”

    虽然他并未说谎,但这动不动就要脱裤子的习惯……

    两名警察心中不爽,将牧苏当作硬茬。牧苏也忿忿不平,说实话居然没人信。

    “你不止一个人吧,同伙都在哪。”

    “做梦吧死条子!我是不会告诉你同伙都在我家里的!”

    二人相互对视一眼,欲言又止后又男警察艰难询问道:“你的同伙都在你家里?”

    牧苏大惊失色:“不可能!你们怎么会知道!”

    女警抿唇,似乎在忍笑。男警察强忍吐槽**戴上一副手套,从证物袋取出手枪晃了晃。

    “你身上为什么会有一把手枪。”

    “假枪。”

    他卸掉弹匣,将一枚子弹取出立在桌案上:“这个呢?”

    “假子弹。”牧苏犯横道:“不信你开一枪。”

    “够了!”男警察拍案而起。愤怒喊道:“这里是警署。手枪禁止平民持有,单凭这一条足以让你坐在被告席并判刑!”

    “很有正义感的一名年轻警察。”牧苏轻拍手掌,和手铐晃动声混在一起。“但是太天真了。你知道吗,世界上有三种颜色,白色的,黑色的,还有我最中意的颜色:灰色。”

    牧苏微微前倾,饶有兴趣问他:“你想听实话?”

    男警察隐隐觉得牧苏有些不对劲,但他没必要怕他,冷喝道:“最好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

    牧苏认真点点头:“让我来告诉你将会发生什么。”

    “很快,会有人来敲门,你会被叫到外面去。在走廊里,会有个官阶很高并且你不认识的警视。首先,他会对你进行表扬,感谢你为此地区的安宁所做的贡献。然后他会告诉你——”

    一番话说完,牧苏凝视喉结蠕动吞咽口水的年轻警察:“我会被释放。可能你会对长官质疑或不甘,但最后的结果是:我会被释放。”

    男警察嘴唇动了动,想说什么。房门忽然被敲响。

    同事探头进来,对他说:“山野,老大在外面找你。”。

    a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