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7章 .被围观的牧苏
    被唤作山野的男警察神色明显一僵,与女警对视一眼,神色阴霾跟随出门。

    他离开后,女警略微坐立不安,躲闪牧苏的视线。

    片刻后,山野从门外回来。

    “怎么回事……”女警压低声音问他。

    “医院有病人发生暴乱,正在到处袭击人。”男警察说道,目光落在前倾偷听的牧苏身上。“他在骗我们。”

    一想起刚才被这家伙弄得一头冷汗就觉得丢人。

    他对门口的同事说:“藤田君,麻烦你暂时将他关起来。”

    “没问题。”藤田点头,目送二人离开后转向牧苏。“你这家伙,起来跟我走吧。”

    被带领至警局内部牢房,一处半地下室的建筑。牧苏被推入牢房,反身冲到围栏前将脸用力往外挤:“你们不能这样对待我!我要见我的律师!”

    “这个时间你的律师恐怕已经睡了。”藤田抬起手腕看了眼手表,揶揄道:“你还是先在这里休息一晚吧。”

    他转身离开,牧苏徒劳伸出手掌摇晃手铐:“我说!我都说!是丁顿放我出来的!”

    藤田出去了。

    警局地下室有三间牢房,牧苏是这里唯一被关押的人。

    这事听起来挺悲哀的。

    四周刷的白色油漆,走廊墙壁靠近顶端是通往外界,手掌大小的通风口。安静中隐约可以听到外面声音传入。

    “俊雄在不在?”

    很快,无所事事的牧苏开始找鬼玩儿。在没得到回应后转去喊另一个家伙。

    “aic在不在?”

    [有人呼叫aic吗?]

    aic的声音出现的很及时。

    牧苏往地上一趟摆成大字,盯着头顶明亮灯光说:“给我卖个萌。”

    [好的……等等,我以为我一直都很萌。]

    “你能不能把我弄出去啊?”

    [作为负责测试的人工智能,我不能干涉发展。]

    牧苏抬起头,就好像aic在他面前,震声道:“那要你这个什么也做不了的人工智能何用!”

    [*正在启动记仇模式*2438年8月21日21时32分12秒,测试者0号辱骂aic。]

    牧苏发出哀嚎:“我错了,优雅的女声大姐姐。”

    在牧苏和aic在警察署牢房打情骂俏时,另一边的改装校车无视红灯,在街道横冲直撞。

    路上不时看到行人被丧尸扑倒的让许多成员忧心忡忡。尤其在一辆警车开始跟在后面后。

    一路回到颇为平静的凶宅前,校车停在门前。警车也停在后面,警员下车。

    这名警员看到从车上下来,身穿校服的乔伊斯等人,眉头一皱。“一群学生……?你们——”

    砰!

    火蛇喷出,枪口上抬。一发子弹从警员头顶十几公分处飞掠。

    警员惊呆,愣愣看向指着自己的枪口一时反应不及。

    后坐力这么大吗。

    乔伊斯心想,枪口调整,接连扣动扳机。

    相距不足十米,想打中一人实在太简单。并且乔伊斯有意掌握手感。20发子弹倾泻后,警员上半身与面孔已经惨不忍睹。

    警车内响起一阵嘈杂,乔伊斯边退去弹匣边走到警车边。警用电台正播放各街区发生的情况

    “把电台拆下来送到客厅。”

    乔伊斯说,反身往门口走。

    “牧苏那里怎么办。”

    问他的不是安东尼,而是陈月。

    如果让牧苏知道陈月居然关心自己,又要想以后生男孩还是生女孩了。

    “现在还不行。”乔伊斯踏入院落,目光落在四角不间断照明的探照灯和被加高至近三米,水泥未干的围墙。“我们只能打进去,有枪的警察比丧尸危险。牧苏活了400多年,比我们更知道如何惜命,暂时不需要担心他。”

    现在只是爆发初期,感染目标不多。但随着时间推移早晚会成为尸潮。看似固若金汤的围墙和几十把武器根本不足以对抗为数众多的尸潮。

    而又无法搬到大楼里进行防御。毕竟他们的敌人并不只有丧尸。

    很大噪音的发电机被埋入挖好的土坑。枪法好的成员在贴墙的脚手架上交替警戒,并将所有靠近,疑似丧尸的生命体在足够远的距离解决。

    安东尼通过电视新闻和警用电台推算丧尸出现的区域,并在地图上标红。

    一切准备就绪,只剩下拖时间了。

    ……

    “她就是个疯子!可恶……”山野捂着被缠上绷带,血液渗透纱布的虎口,低声暗骂拷在对面椅子,嘴角流淌唾液,做嘶吼状披头散发的女人。

    “我怀疑她得了狂犬病。”山野说,血肉和粗糙纱布摩擦的疼痛让他额头遍布冷汗。

    “狂犬病可不会咬人。”女警回答,接了杯水放在他面前。“等她冷静点去找找身上有没有能证明身份的东西吧。”

    “谢谢。”山野道谢,接过那杯水喝了一口,皱了皱眉。“怎么这么烫。”

    “狂犬病人怕水,恭喜你没被传染。”女警笑说,回到她办公室的位子上。

    诺大办公室还留有几名警员办公,电话铃响不停。

    不多时,一名警员回来,路过山野时疑惑问道:“山野,你看起来不太好。”

    山野抬头,那张脸庞青筋清晰突显,黑色瞳仁忽然渐渐失去焦点,变得茫然。而转瞬间,焦点出现并落在警员身上。

    它突然嘶吼一声,扑上去撕咬!

    ……

    牧苏脸挤在围栏之间,斜眼往门口窥探。

    若有若无的叫声不知从门外还是透气窗传来。

    牧苏就这样保持姿势几分钟,终于,门被撞开,一道浑身血污,身着警服的身影跌跌撞撞而来。

    丧尸爆发永远是从医院和警局最先开始。

    它发现躲在牢里的牧苏,嘶吼冲去,被手指粗细,间隔不到一掌的围栏挡住,手臂虚抓向牧苏,吼间由不断低吼。

    曾是囚困牧苏的围栏此刻成为保护他的围栏。

    牧苏试探着朝他伸出手,丧尸抓去后贱笑着缩回。

    一条命版打手背游戏。

    之后十几分钟,陆续有丧尸从敞开的门jin ru

    无数条手臂透过围栏,伸向靠墙而坐的牧苏。无意识的嘶吼此起彼伏。

    现在情形变为:

    墙尸尸尸

    墙尸尸尸尸

    墙苏尸尸尸

    墙尸尸尸尸

    墙尸尸尸

    牧苏在等待时机,等待那只穿着短裙的靓丽女丧尸挤到前面。

    这时,一道长长发帘落在牧苏头顶。

    显然伽椰子不打算给他这个机会。。

    a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