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章 莱特夫人的末世爱情故事
    ,!

    就像之前说的,牧苏只是个可怜无助弱小的存在。任凭他如何哭喊,两个男子不听,堵住他的嘴绑好塞进包裹扛走。

    从来牧苏的克星只有一种:直接动手不多bb的和比他还能说的。

    一路颠簸不知被扛到哪里去,等被人放下,解开包裹,牧苏已经站在一处铺有毛毯,装饰豪华的会客厅。

    一身雍容华贵服装,脸庞涂抹厚厚化妆品,身材臃肿的女人从后面缓缓走来。

    牧苏一声惊呼:“似里!纳兰壮硕!”

    “真的好美……”女人激动掩住口鼻,胖胖圆手带着五只宝石戒指。而后横眉立目对后面两个男子喝道:“为什么要把我的客人弄得这么狼狈!”

    明明是你说把人不择手段带来的好吗……当然要选最直接简单的。

    二人叫苦,低头不敢言语。

    “你们出去吧。”

    二人连忙退了出去,顺手关上门。

    会客厅只剩牧苏和女人。她走向牧苏,毛毯是很好的减震材质。被肥肉挤得狭小的眼睛迷离注视牧苏:“只因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

    世上怎会有如此精致美貌的人……

    牧苏巍然直视,这槽他不吐这歌他不接。

    “实在抱歉,我是想请你来的,但是手下会错了意……我替他们向你道歉。”她满含歉意做了弯腰行礼的动作,肚子被勒出一层层肉圈。

    “没什么,你肯放我离开就好了。”牧苏正气凛然说。

    “您是否对我不满。”女人受惊,用上敬词小心翼翼问:“只要我能做到的都能满足您,只要你能原谅我。”

    牧苏是个有底线的男人。

    “不可以。”他面无表情说:“因为太丑了。”

    “难道丑也有错吗?”女人脸上肥肉一颤,眼含泪光。

    “丑没有错,你也没有错。”牧苏微微仰头,淡淡金光在他身后挥洒,如贤者般低吟:“要怪就只能怪我太高不可攀,太绝无仅有。”

    “我知道……我知道……”女人呜呜哭了起来,跪伏到牧苏身边,小心挪向牧苏。

    她哭得像个三百斤的孩子,花了的妆容抬头祈求牧苏:“您能原谅我吗?”

    “当然可以,我的孩子。”牧苏怜爱抚摸着女人的头发。

    哭声突然加剧,女人抱住牧苏小腿,眼泪与油脂全蹭到牧苏脸上。她就这么哭了十几分钟,直到渐渐没了力气,哭昏过去。

    怎么说呢,也是个可怜人。

    牧苏费力拔腿,口中对外嚷道:“来人呐!来人呐!”

    门外二人目不斜视。之前夫人吩咐,无论里面发生什么也要装听不见。

    求助无望,牧苏一根一根掰开手指,成功脱离。

    女人倒在地毯上,牧苏想将她抱起来,然后发现这对他实在勉强了些。

    吱呀——

    房门忽被打开,二人惊讶中牧苏一脸平和走出。

    “你们夫人昏了,把她抬回房间吧。”

    牧苏身后,一大坨穿着衣服的肉倒在地上。

    二人看到莱特夫人以及她脸上的醒目哭痕,硬着头皮说:“我们抬不动……您能否帮忙一下。”

    于是三个人吃力将她抬上推车,一路送到卧房。

    另一边二人吃力将莱特夫人推上床,牧苏一副好奇神情在屋内到处摸看。

    卧房整体色调暗红,昂贵容貌地毯,床上悬挂丝绸帷幔,家具皆是名贵之物,一点也看不出末日迹象。

    牧苏目光落在梳妆镜前一个相框上,照片中是个一身长裙的美丽女孩,对着镜头展露纯洁笑颜。

    “那是谁?她女儿吗?”

    牧苏指着照片问。

    “夫人没胖时的样子。或者说是末日之前的她。”

    一名手下回答他,叹着气说:“夫人之前的家族是珠宝生意的,灾难来临时她父母丈夫都没在家中,一家只剩了她。”

    牧苏若有所思:“看起来你们也是个狗大户,这样,带我去库房我拿点东西带回去。”

    两名手下相顾无言,这种自来熟的态度算怎么回事……

    他们还是带牧苏去了储藏物资的仓库,被牧苏要走两箱牛肉罐头。

    莱特夫人醒来时已经是下午。

    一名下人告诉他上午发生的事。她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下人离开,她坐到梳妆台,目光落在相框中的少女身上。

    沉默良久,她趴在梳妆镜前,呜呜哭了出来。

    这是莱特夫人的末世爱情故事。

    ……

    “所以当时我斗智斗勇,孰料她手掌一挥,百八十个身高两米,肌肉虬结,手持rpg的壮汉朝我冲来!我临危不乱,气沉丹田,使出一招乌鸦坐飞机腾空而起……”

    傍晚,营地。众人狩猎空手而回。听牧苏口若悬河,身旁是两箱垒起的罐头。

    一个队员打开箱子,将罐头颠了颠感受重量,吞咽口水说:“他说的是不是真的我不知道,不过罐头都是真的。”

    “所以你还是没打扫卫生。”凯瑟琳倚靠帐篷说。

    牧苏一副你图样图森破的神情,朝拿着罐头的队员说:“给你一罐,把营地卫生打扫了。”

    队员正要答应,忽然触及到凯瑟琳不善目光。轻咳一声犹豫一下:“起码两罐!”

    啪——

    他脑袋被匕首柄砸了一下。

    笑闹一阵,弗雷站出来说:“这是你私人财产,我们无权分配。不过我们希望在冬季危机之时,你能拿出来应急使用。当作团队欠……”

    “给你们了。”牧苏无所谓说。

    气氛一滞。

    良久,这个作为队长的壮汉很郑重的点了点头:“谢谢。”

    有这批罐头,足够让他们度过这个冬天而不需要冒着风雪去外觅食了。

    因罐头一事让牧苏与众人关系拉近一大截,连凯瑟琳都对他另眼相看。如此两天过去,首领汉森忽然将牧苏叫了过去。

    还是那间木屋,汉森开门见山直视他说:“你说谎了。”

    “你们消息很灵通嘛。”牧苏一口坦然承认。

    汉森微怔,忽然摇头笑了起来:“我就当你是夸我了。那么,能告诉我们实情了吗?”

    “可以。”牧苏点头。“故事没有骗你,只是有一点不同。”

    他向后一靠,神环身后浮现。

    “那个宗教是我创建的,他们所信仰的神叫晨曦之主,也就是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