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9.生而
    桌上那截发光蔓藤已经黯淡不可见了,伊凡昨天想要摘一段新的,被士兵警告,禁止任何贫民采摘发光蔓藤。

    发光蔓藤冬季会停止生长,他们要优先供给那些平民。

    至于贵族,他们有电有光,不需要那微弱光源。

    不一会儿,敲门声响。伊凡起身打开门,让黑暗中看不清轮廓的身影进入。

    这几分钟接连有人影踏入。心照不宣的,他们坐在地上,默默等人到齐。

    沉寂持续了数分钟,而后被一道干枯嗓音打破。

    “开始吧伊凡。”

    伊凡走到门口,向街道两旁张望。

    “保罗还没来。”

    “他不会来了。”

    “明白了。”保罗很明白这其中意义是什么。他轻叹一声不过来到床边,从草席下取出一方铁盒,缓缓摇动摇把。

    随之缓缓摇动,隐隐声音从铁盒里发出。这是一个手摇收音机。

    这是他们之间的小秘密,也是他们唯一的娱乐设施。

    一起建立废土的新秩序吧。——政府军现面向西海岸所有州发布——

    电台逐渐清晰,像往常那样,伊凡打算调到黑尔城电台听一听音乐,不过今天的广播多了些什么。

    这里是晨曦营地广播电台。我们现在向所有幸存人类发出邀请

    陌生声音微弱从收音机传出。

    伊凡怔然,他们逃出去了,还建立了新的据点?

    他当然知道几天前名声大振的晨曦教会。如果不是黑尔城隐藏的一批灾前军火,黑尔城如今已经易主。

    “快点伊凡。”

    有人催促。

    伊凡回过神,不舍的将频率调到黑尔城。舒缓的钢琴曲流淌在棚屋,他原本激动的情绪逐渐平复。

    只有这时,听着这些曾经的曲子,伊凡才有生而为人的感觉。坐在餐桌,享用妻子准备的早餐,在阳光明媚的早晨开车去公司上班。同事们彼此热情友善的打招呼。

    就像泡沫一样,突然之,一切间祥和与美好消失。

    自从晨曦教会失败,他们日子越发不好过了。平民很少聘用他们,每一间棚屋都被士兵搜查,发现值钱的东西径直将人拖走,没人知道下场如何,只知道被拖走的人没再出现。

    这些士兵将教会的叛乱报复在他们身上。

    几十分钟后,听够的客人们开始散去。伊凡揣调回晨曦电台。听了几遍后起收音机,出门沿着蜿蜒街道向前。

    街上无所事事,倚靠家门的身影更多了。

    今年冬年又会死上两三千人,可能更多。伊凡想。

    不是冻死。哪怕冬季这里也不会冷上太多,而是饿死。溪流封冻,平民与贵族不再需要苦工,没有食物来源的贫民会在饥饿中睡死在家里,然后被那些闻到肉味的食尸鬼拖出来分食。

    吱呀——

    伊凡推开门,棚屋中三名贫民抬头看向他。

    “你们的神有动静了。”伊凡拿出收音机晃动。

    这三人的眼眸与大部分贫民不同。他们眼中没有死气沉沉与漠然,而是更接近灾前人类。

    一群到现在还心怀希望的可怜虫不过伊凡没资格嘲笑别人。毕竟灾难来临三年,他还保持着可笑的善良。

    “要加入我们吗?”一名老人抬起头。当初十一名最初信徒只剩下三人。

    “不,我只是来通知你们的。”伊凡收起收音机,转身欲离去。

    “你有信心度过这个冬天吗?”身后有人说道。

    伊凡脚步一顿。

    “我们打算去追随吾主,在冬天到来之前。”

    “你们会死的,在我之前。”伊凡头也不回道。

    “不试试你怎么知道?我们是倚靠自己爬上地球顶端的人类,不是等死的猪猡。”

    伊凡最终加入了他们。他不信神,哪怕神真的出现过。

    他只想活下去。

    两千名教徒如今只剩不足三百人。他们要做的是重新召集他们。

    伊凡的小吵闹立了功,每到一处,他就会用小吵闹播放一遍晨曦电台——小吵闹是伊凡给收音机起的名字。

    有太多太多贫民无法撑过这个冬季,但只有一小部分选择跟他们走。大部分人宁愿在腐朽中腐烂也不肯走上新的道路。

    时间推移,答应离开的人越来越多。他们没有详细周密的计划。只是约定好两天后钟响凛冬到来那一刻,在号入口前汇合,而后冲击关卡逃离黑尔城。

    入夜了,尽管黑尔城白天与黑夜没有区别。

    贫民区,无数人从铺着干草的棚屋起来。他们带上自己仅有的东西,披上枯草编制,保暖性几乎为零的斗篷,等待钟响。

    “妈妈,我想尿尿”

    一间昏暗无光的棚屋,身形瘦小,头发枯黄的小女孩抬头对母亲说。

    “再忍忍我们马上就能离开这里了。”

    “我们为什么要离开这里?”稚气的声音响起。“其他地方是不是不需要喝脏水了?”

    母亲抱住女儿:“是的那里有灯光,温暖的鹅毛被褥和香喷喷的蛋糕”

    类似一幕发生在棚屋各处。

    他们无路可走了。

    咚——

    微弱钟声缓缓荡开。

    不约而同,无数道身影将棚屋的门打开。

    他们彼此看了一眼,离开居住了三年的家,向同一个方向走去。

    有的人答应了没来,有的人拒绝了却来了。不过现在没人在意这些。

    几分钟后,号入口不远处的空地聚集起上千人。甚至更多。

    他们挤在一起,黑压压一片轮廓,安静的可怕。

    他们等待了十分钟,直到不再有人来。

    他们已经要离开了,但还是晚了。刺眼光芒突然在身后亮起。军靴踏在地面的脚步声响起。

    士兵们簇拥着城卫官,出现在他们面前。

    “叛徒们,你们好。”他说。

    在他身旁还有一名衣衫褴褛的贫民。这名贫民低下头颅,含糊声音传出:“抱歉,我只想活下去”

    “你做的很好。”城卫官摸了摸他的头,就像对待一只狗。

    人群哭喊声登时混作一团,绝望出现在他们死气沉沉的眼眸中。

    就在这时,一名老人突然从人群里冲出,抱住猝不及防的士兵,凄厉大喊。

    “跑啊孩子们!跑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