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99.99
    这种温度睡觉,要么感冒。要么再也醒不来。

    “说什么?”有成员说。

    一盏手电打开着,歪斜照向房门。

    陈月不是很想说话,只想动手揍牧苏一顿。但乔伊斯的计划阻止了她。

    计划还没失败,她还在等待机会。

    “我们一定能比这个该死的机器人支撑的更久。”有人加油打气。

    “没错,大家别放弃。现在感受到的寒冷只是大脑相关区域被刺激产生的错觉,其实我们暖和着呢……”

    “还没到睡觉时间,别说梦话了。”另一道声音苦笑着传来。“有刺激就足够了。aic用的第三代虚拟现实技术简单粗暴,你的手指没伤它也能让你感受手指受伤的疼痛,而且身体机能咳咳咳……”

    急促咳嗽让他咽下要说的话。

    “该死,杜威你就不能闭嘴吗。”

    成员们有一茬没一茬的交流,而随着时间推移,声音渐渐消失了。

    手电光照射的房门上晶莹闪烁,冰霜缓慢向角落蔓延。

    “喂……醒醒。”

    不知过去多久,一声细微呼唤让成员们清醒一些。

    “撑住,路易斯。”一名成员摇晃身旁的同伴。

    名为路易斯的成员有气无力低语:“我不行了……等你们离开地球,记得带我回家……”

    路易斯的口鼻不再冒热气,本就冰凉的躯体正在向冰冷转变。

    他们什么都做不了。无力感充斥他们的内心。、

    “牧苏,讲个笑话吧。”陈月虚弱声音响起。

    “从前有只企鹅,它很丑,结果它把大家都丑死了。”

    牧苏的话向来不合时宜。

    陈月:“呵呵。”

    房间再一次恢复死寂,一段时间后,有名成员小声说:“我们这也算落叶归根吧……”

    而就在这时,他们眼前再次一黑——

    副本再一次因断电而中断。

    先前麻木的手脚犹如是幻觉。有过一次经验的成员们加剧挣扎。奈何狭小空间无法发力,除了让他们气喘吁吁更为虚弱,什么也没发生。

    一片绝望之中,aic的声音终于响起。

    [就如刚才所说,这只是在进行技术检测,不必担心,我会成功杀掉你们的。]

    就是现在!

    “请等一下。”陈月忽然开口,声音晦涩沙哑。“再不这么做恐怕没有机会了……牧苏,还记得我们的约定吗。”

    半晌没有回应,陈月不得不加大音量。

    “牧苏?”

    [游戏仓监测告诉我他已经失去生命特征了。]

    什么……

    众人其其一怔。

    牧苏……死了……?

    消息太过离奇以至于他们反应不及。

    或许是牧苏一直以来的不正经和随性造成的错觉,不是一个两个人这么想:所有人,乃至乔伊斯都对牧苏有一种迷之自信。

    而现在,他们收到了牧苏的死讯。

    陈月无法言说自己的情绪。伤心?还谈不上,但失落是真的。绝望也是真的。

    最后逃离的机会也没了吗……

    “屁可以乱放,话可不能乱说。”

    突然间,牧苏依旧中气十足的怒斥声响起。

    “你见过这么活泼可爱的冻尸吗?”

    众人立刻反应过来,aic是在骗他们。

    [我很想思考你为什么没死,但很可惜,我不能消耗太多能量进行思考。]

    “直接说你不想动脑子不就行了。”牧苏嘟囔一句,而后声音加大:“所以那个谁你要说啥?”

    “我是陈月……”陈月声音略略拔高。“我之前说如果您保持正经,可以答应您任何一件事。我们很可能要撑不住了,我不想死前欠别人的约定。”

    牧苏那边安静了数秒,而后满是觊觎贪婪的喊声悠悠传来。

    “麻烦给我来个肯德基全家桶靴靴。”

    “我……做不到。”陈月咬了咬唇,压抑心中怨气。

    他是故意的……他一定是故意的……

    “什么嘛,说好的可以答应任何一件事呢。”牧苏发出抱怨。

    陈月牙齿紧绷:“你就不能说一些靠谱的吗!我说的答应任何一件事是指得这个?”

    “这人说好话咋还没好脸呢……”牧苏可怜无助的声音响起。“又冷又饿谁会想那种事啊,我的小牧苏都快冻的缩回去了好吗……”

    这句话莫名点醒不少男性成员。

    明知道现在做这种事不合时宜,但他们还是情不自禁去感受了下第一性征……

    沉重的气氛被牧苏几句话搅散。无论如何,哪怕是死,他们也不用太过悲壮的去死了。

    陈月彻底放弃与牧苏交谈,转而问aic:“可以让我与牧苏单独相处吗。”

    [一对在副本里产生爱情的测试者?恭喜!*欢呼声*]

    aic想说话很久了,迫不及待跳出来出声。

    [事实上我没那么不近人情。作为首对黑山科技测试里诞生的情侣,恭喜你们获得特别礼品:可以单独相处30秒。]

    二人的游戏仓玻璃罩缓缓上升。

    [请抓紧时间]

    牧苏和陈月从游戏仓坐起,他们看到墙壁出现一道房门,里面透着柔和光芒,上方还有一个发光箭头指向门内。

    “30秒够做什么的……”

    从游戏仓出来,牧苏嘴上抱怨,身体很老实捏住身边的陈月手掌。

    她手掌很冰,还没从之前副本的后遗症脱离出来。陈月没有甩开他。反握住牧苏手掌,格外主动拉着牧苏走向发光门。

    影子在身后拉得狭长,二人并肩一起没入这片光芒中。

    [29……28……]aic开始倒计时。

    这是个用墙板临时搭建的空间,每个墙板后面都有一只机械臂操控。

    牧苏抿了抿唇,在脑袋里搜刮适合前戏的情话。然后就见陈月开始脱衣服,看起来比自己还要着急。

    牧苏自古以来都是个好胜心非常强的人。他怎么能容忍有人脱衣服比他更快!

    于是他就去解衣扣。

    两颗扣子刚刚揭开,陈月已经褪去略显宽大的衬衣,上身只剩一件勾勒曼妙身材的黑色背心。

    [21……20……19……]

    “捂住耳朵。”她毫不避讳当着牧苏的面上掀背心,显露纤细腰肢,而后手掌盖住肚脐,顺时针转动。

    “什么?”

    嗡——

    刹那间,光芒骤灭,周围陷入黑暗。立起的墙板哗啦振动中跌落回原位。

    牧苏对这一幕很熟悉。

    电磁脉冲,又称em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