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章 流星许愿
    ,!

    “哇!快看流星!”剑芳仰望到阴暗的夜空里划过一道闪亮的光,大惊呼叫起来。

    “不是,是流星雨。”宫俊抬头看到满天飞驰而过的流星,纠正她看到的。

    剑芳看到流星后马上合手许下了心愿,行动快如闪电。

    “快许愿!”剑芳许愿后催上他。

    宫俊听到后马上大声许愿:“我希望有一个像剑芳一样的好妹妹!”

    “嘿嘿!”剑芳听到开心笑了,大声叫喊,“哇——c多流星啊!太美妙了!”在眼前夜空里的流星就像赶集一样,一波接一波的永远没完没了,一路飞驰而过。

    “呵呵!”宫俊欣赏地笑起来。

    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看到流星雨奇观,也许一辈子只有这么一次。

    几分钟后,流星说走就走了。

    宫客剑芳仍沉浸于此时的喜悦当中,在脑海里久久不能消失。剑芳突然间变成一只温顺的小羔羊靠进臂膀里,双手夹抱着宫俊的手臂温存了起来。

    宫俊一愣被她突然的暧昧袭击搞个措手不及,却有意识地推开剑芳的身体,脸涨得通红了。

    剑芳瞧被宫俊拒绝了我的亲近,不是滋味地低下头问:“你真的希望有个妹妹吗?”

    “呵呵,”宫俊笑眯眯地说,“我骗你的啦。怎么可能?你也相信流星许愿的话。”

    “你真的想有个妹妹吗?”剑芳注视上眼睛问。

    宫俊被她看得更不好意思了,转身扶上阳台玻璃窗望上阴暗的夜空。在黑暗的夜里,乌云密布遮挡住了灿烂的星星。那个流星雨它怎么会出现?从日常的新闻传播里,它们没有报道今天会有流星雨啊?异想不到的事说来就来了,真是天大的意外啊,让我们大饱眼福。

    剑芳看看宫控避我的话。他久久仰望着天空没有落下来,是还在寻找流星吗?我希望也是,希望再有一颗流星从眼前飞过。

    宫俊放下头,脑子里什么也没想,看到剑芳静默地站在身旁。她清秀可人的脸蛋对着窗外的天空,一心在搜索寻觅着什么?我整个心灵沉静下来了。

    过了一会儿,窗外刮起了一阵强风扑面而来。

    剑芳立刻躲避地撞进怀里,抓上手臂冷冷地发抖。

    宫俊也感受到了这股强风像妖风一样异常的寒冷。风所到之处浑身冰凉,四肢和身体颤抖起来。

    身体的条件反应来个大喷嚏。

    一发不可收拾,宫俊连发几个大炮弹。

    剑芳在条件反射带动下也连连打几个小喷嚏,没有像他*如雷的大放出声来,而是手心压抑地降低声音。

    “宫俊,你们感冒了吧?”宫俊爸爸在客厅里听到声音过来问。

    “我没有,碰到一股很冷的强风,身体不适应打喷嚏。”宫俊马上说明原因。

    “我也是,宫叔叔。”剑芳轻声回答。

    “你们看到流星,好看吗?”

    宫俊看到爸爸一点不奇怪。

    “是啊。”

    “你们许了愿望吗?”剑芳的妈妈从厨房里出来,身上还穿着厨房围裙。

    “嗯。我许了愿望。宫俊大声许愿,说要有个妹妹。宫叔叔,你给他生个妹妹吧?”

    剑芳的话说完就是引起了宫叔叔的大笑,妈妈眉目含情地微笑望上他。

    “你傻啊!我们一个个大男人怎么生妹妹啊?我的玩笑话你也当真了。”宫俊立刻摇上剑芳的头不客气地说。

    “宫宝,你看。宫俊为你着急了,你赶快找个好女人,实现他的愿望。”剑芳妈妈盯着爸说,说出了我的实际心愿。

    “嘿嘿,这个嘛。我还真没有考虑。你看我没时间,一心只想搞研究。哪有好女人会照顾我们两个懒屁虫?我们连饭都做不好。”宫宝傻笑的大说实话。

    宫俊耻笑爸的动下嘴角。我爸太不解风情了,眼前就有个大好女人却视而不见。剑姨每次提示当作什么事都不懂的样子,一次次妄费苦心。如果剑姨当上我的新妈妈,我的心愿就实现啦。那剑芳就自然而然成了我的妹妹。我的心愿就成真了。

    “看你没救了,叫你找个相好的女人又不是找毒药,干嘛老是低估自己。”剑芳妈妈指责上了。

    “我和宫俊不是过得好好的嘛。两个大男人自由自在,没有女人的烦恼多好。”宫宝找上老掉牙的理由说,“剑妃,你也要为自己打算了。别老提醒我。”

    剑妃听到后没有好气色地败他一眼,被他老古板的脑子和不开窍的心要气得吐血。

    “喂,宫叔叔你别起哄了。我妈妈是贞洁之女,除了死去的爸爸谁也不嫁。”剑芳抱上妈的腰抵抗地向他说明。

    宫俊瞧到爸脸色大变,被她们母女俩一箭一枪的全射中了,不死心不出血才怪。我说爸啊!你怎么只顾着剑芳的话而不顾剑姨的心思啊?我早把她当成半个妈了。

    “喂,你说什么。”剑妃拔开女儿的手,对她的话太感冒地说,“谁说我不想嫁人啦?我才四十出头,后半辈子我才不会独守空房。剑芳你再当人别这样说的话,你就死定了。”说完手指钻上了耳穴警告她。

    “哎哟,痛啊!妈……”剑芳真痛地大声叫起来,眼珠斜上妈妈求饶,万万想不到妈妈会来真的。

    宫宝看到就心疼,马上阻止地拉上手说:“你把她搞痛了。”

    剑妃怒气还没有出完,大哼一声,说:“她气死我了。”瞟了宫宝一眼,目光锐利地射向他,告诉他气话的意思。

    宫俊捕捉到了剑姨的眼神,只怪爸太死脑筋了,不会急转弯。一个科学研究者居然不理会剑姨的一片良苦用心。

    剑芳叫痛地躲到一边去了,眼神虎视眈眈地瞪着妈妈,防备她再次不客气地袭击。太过意不去了,想不到帮妈说的一句话却遭来妈的教训。这样的委屈何时才能释放得出去啊?

    “剑姨,我们该回去了。”宫俊知道现在气氛越来越不好。本来周末两家人大聚会,就是两个单身家庭合在一起吃顿像模像样的家庭团圆饭。

    “对,我们该回去了。”宫宝听到马上响应。

    剑妃不想我们父子俩早早就这么走了,这比往常提前了一个两个小时。这都怪不会说话不懂事的女儿,老是在我和宫宝中间插一手,老想教训她了。

    “你们再待一会儿吧?”剑妃苦脸求上。

    “不了。我还有个问题没有研究出来。我需要回去好好想一想。”宫宝说一不二的个性,现在说走就要走。

    剑妃好想跟他聊一聊,倾吐一下心事。他要走就算了,以后还有大量的机会。

    “你们真的走啊。我也不留你们了。你们等一下。我做好的辣味鸡翅,你们拿回去吃吧。”剑妃跟着走,突然想起来了。

    宫俊向爸展出最开心的笑容,心中的最爱又有得吃了。如果剑姨当上妈多好,那么就会常常做好吃的辣味给我吃。爸看出我心思,使个得意的眼神。

    从厨房里出来,剑妃提上一大袋口味鸡翅。它们装在食品保鲜袋里。

    宫俊吞下口水,鼻子闻到了诱惑的香气,笑容满面地接上。

    “谢谢剑姨!”宫俊亲亲甜甜地道谢。

    “呵呵。你们爱吃就行了。下次给你们做另一种好吃的。你们一定要来光顾哦。”剑姨向我们美个眼神说。

    “谢谢你剑妃!我们每次都麻烦你。下次我们一定来。”宫宝说着突然轻声说,“你也别怪剑芳了。她是好意的。”

    “嗯,我知道了。你们路上小心点。”剑妃含笑接受他的话,说,“过几天,我们会来玩。”

    “好,欢迎!你们别送了。”宫宝听懂了,看到剑芳扑她的肩膀说。

    “拜拜宫叔!”剑芳在妈妈的肩膀上挥挥手指。

    剑妃挥起手向我们父子俩送别,眼神与心多有不舍啊!

    宫俊双手稳稳抱着喷香的鸡翅,同爸爸一起乘电梯到大厦地下车库。爸驾驶上普通的越野车开出去,跑上公路向都市效外飞奔。

    宫俊嘴馋的忍受不住了,从保鲜袋里取出辣味鸡翅,咬上一口,香喷喷的立刻享受起来。哇啊!太美味了!丰富的香辣味加上特殊风味,吃得忘记了爸是谁。

    过了好久,车跑上效外的小公路,突然一个急刹车。

    宫俊大吓一跳,手指上的鸡翅掉到座位底下。一时之间,魂飞魄散,只闻到爸爸受惊不小的鼻息声。

    宫俊脸色苍白地望上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