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章 她是谁?
    ,!

    “爸发生什么?”宫俊脸色惨白惊慌地问。

    宫宝沉重地唉声叹气,急喘气说:“撞到人了。”心神一时无法收复,更别说能平静下来了。

    宫俊看到爸爸手脚吓软了。脑子里没多想立刻推开车门下车,鼓足万分的勇气,手摸着车窗向前移动,顿时害怕见到血肉模糊的情景。

    在眼前出现了一只光足的长腿,是女孩子的。她好像整个身体横卧在车前。宫俊看了看大腿和脚没有流血。

    “哎,看到了没有?”宫宝收回被吓走的心魂,向车窗外的儿子问。

    “哦,还没有看到。”宫俊看到人了,有义务帮爸爸处理车祸,壮起胆量移两步到车头,惊讶地看到一个没穿衣的美少女横躺在车头下面,周身没有一点流血的伤痕,心中的恐惧马上消失。

    第一次感觉要保护她的清白,宫俊随即脱下白衬衫盖在她,然后围上光凸凸的身子。

    “爸,你快来一下。她撞晕了好像没事。”宫俊迅速检查心跳和呼吸后,告诉爸爸现场实况。

    宫宝听到没事了,瞬间恢复了体力和勇气。

    下车来到车前也仔细初步检查一下,确定她毫发无损。当时撞的情景闪现在脑海里,明明正撞到了腰,随即压在车下。她不死也重伤啊?她怎么一滴血也没有流出来?

    一时之间想不明白。

    由爸爸检查之后,宫俊立刻从地上抱起她,第一发现她身体十分轻柔仿佛抱起一团棉纱。以前从没有抱起过女孩子,原来抱女孩的感觉就是这样的美妙。

    “爸!”宫俊对正在发愣的爸叫一声。

    宫宝苏醒的看到儿子需要拉开车门,便跑过去拉开门,让他抱着受害者进去。

    宫俊抱着把她平躺在座位上,一刻不容松懈地进行身体四肢大检查,翻来覆去还是找不到丝毫受伤的地方。

    “宫俊,你看怎么办?要不要送到大医院里进行检查?”宫宝放不下心问。

    “我看不用了。她一点没到受皮外伤,只是吓晕了。她没有穿衣服,我看还是送回家,等她醒来了再说。”宫俊做出明智的判断和选择。

    宫宝借车内灯光看她一眼,确实如此。她什么都没穿,冒然送到医院里被人盘问怀疑还报警,那我们父子俩有理跳进黄河再也洗不清了。此时听儿子的没错,于是发动车向家的方向开去。

    除了关心她,宫抗在观望美味的鸡翅有没有弄坏?食品袋里的鸡翅没有弄坏,只是掉在座位底下。手摸出来看看,再整理整理,把它们万无一失包装好放好。它们是剑姨用尽心思为我们父子俩做的特色美食。她的心意我永远感激不完。

    过了几分钟,宫宝把越野车开进大院。

    宫宝家是二十多年前修建的三层洋楼,是宫俊爷爷发费了一辈子积蓄建造起来的。宫客他爸坐享其成了。洋楼除了从大门进出外,其余的办法只有翻墙。

    宫俊白衬衫勉强围到了她上下地方。

    宫俊冷静犹豫起来了,不知从何下手?她陷入深度晕迷当中,即使天打雷劈也不会惊醒。

    宫宝到家了,胆子壮大起来,下车跑进楼房,抱出一件凉丝被跑到车门外。

    宫俊从爸手里接过凉丝被包裹上她。

    她如同棕子严严实实地包裹起来。宫宝从儿子手里接过她,迅速跑进楼房,把她放到一间没用过的客房空床上。

    永远不会忘记美味的鸡翅,宫俊从车里拿出来,不急不慢地走进洋楼,叫问一声:“爸,你把人放到哪里去啦?”

    “嘘——!”宫宝在二楼的楼梯上发出声音。

    “爸,你是怎么撞到她的?”宫俊一直没有弄清楚这个问题。车祸发生的过程十分重要。

    “唉!”宫宝脑海里清晰浮现了当时的情景,大叹气说,“我也不知道啊?她好像就是在车前的空气中出现,比飞机还快。哪来得及刹车啊?”车祸的过程就是这么简单发生了,比撞鬼还邪门。

    宫俊听到后,第一反应不知道她是从哪里来的?她一身光光的,什么身份证件都没有,不知如何是好?

    宫宝看着宫俊苦恼地问:“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她什么都没有?把她送到警察那里去,他们找我麻烦怎么办?”

    看到爸越想越担心,害怕起来地自问。宫俊来灵感地想到她有许多疑点。她不像一般的普通人。她一身长长的黑色长发,长到能包上屁股了。只有身份特殊的美少女才会做到这种程度,她看来像个怪人。

    “爸,你有没有发现她大不同?”宫砍疑问。

    “你说她的头发?”宫宝以自己科学研究者的见识怀疑上了。

    宫俊眨个确定的眼神跑上楼,此次要清楚确认她是什么人?按照爸爸开车撞她的过程来思考,她绝非一般,又以我新闻记者的角度来观察,她更是有料。

    轻轻推开门后,房间里一股封闭的臭空气令人难闻,好像缺少氧气。宫俊不由自主地用手板在鼻子面前扇扇空气。

    她如同一具死尸,静静地一动不动。

    宫俊低下头仔细观察她。

    她的脸被稠密的长发遮住了。

    她是什么模样啊?

    宫俊激起了万分的好奇。手指悄悄的一丝一毫地慢慢拔开脸上黑丝长发。她的黑黑柔丝长发包裹了大半个身子。

    她仿佛犹如出水芙蓉一样绽开了美丽的容颜。她小巧可爱的鼻子令人着迷。她闭月羞花的美眸,轻松闭着隐藏了一万份神秘令人向往。她红润光泽的嘴唇令人垂涎欲滴,恨得马上亲一口,它布满了风味。她白皙如画的秀美脸蛋,浅浅的白里透红,这是我们人类中最好最美的肤色。

    她是一个正常地球人,完全是我们同类的黄色人种。她从哪里来的?一个正常女孩子不会一丝不挂走在公路上,她可能遭遇到意外的不幸事故。她被人强奸了,被光裸的抛尸野外,醒来之后神智不清走在公路上,或是突然向人求救才致使发生事故。

    宫俊努力想像着她万种可能。

    “哎,你看清楚没有?”宫宝低下头悄声问。

    宫俊作个无解的手式,请爸自己看。

    宫宝看一眼就抬起头,更是无知的晃晃头,自己撞到大麻烦了。幸好当时事故没有被人发现,否则被传到网上就遭大难了。管事的人就会找上家门,我们就家无宁日,还让剑妃一家也为我们担心操心。

    “爸,你去倒一盆热水来。”宫俊看到她脸上有许多脏东西,怜惜之情油然而生。

    爸听到后立刻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