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章 大惊,失忆失语
    ,!

    宫俊坐在面前细细端详她的花容月貌,在心里面产生了不少幻想。如果我有个小妹跟她一模一样该多好啊!我就可以听到妹妹可爱的笑声。

    多可惜啊!不由地想起了妈妈。

    妈妈身怀妹妹六个月大的时候,有一天驾车从市中心回家。在效外公路上被碰到一辆刹车失灵的大货车,当场母女双亡。那个时候宫抗小,只有五六岁,不知道死亡是什么真正含义。现在明白了,现在好想希望妈妈活着,有妹妹天天陪着我缠着我。我们一家是多么的幸福快乐啊!

    生活总是这样那样的事与愿违,不如意事十之**。宫俊对爸爸的期望就是找个好女人组成一个完美的家庭。

    宫俊对剑姨有很大的期待,她有意想跟爸生活在一起。曾向爸提醒过多次。他总是厚着脸皮,不给我准确答案,一切都在犹豫徘徊当中。他说两个人走在一起都是看缘分。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手难牵。常常被爸爸的这句经典台词折服了。

    “热水来了。”宫宝搬着一盆即时烧的热水过来,一条新的白色毛巾放在里面。

    宫俊接上爸爸送来的热水,脑子里还在不断思考问:“爸,今天剑姨没有跟你说什么?”

    “她跟我说什么,一起吃个饭。你和剑芳的感情怎样了?”宫宝听到儿子又要做我的思想工作。

    “爸,我觉得剑姨是个非常好的女人。她对你的心思应该明白。今天打剑芳就更清楚了。爸,你就跟剑姨认真交往吧?两个人住一起适应一段时间看看。”宫俊嘴里说着,双手拧干了毛巾,打开轻轻擦上她美丽的脸颊。

    “你别说了。我跟你妈说过了。我爱她一生一世。”宫宝不想听到儿子像个娘们一样永远拿这事说个没完。

    听到爸的口气十分生硬,宫控头看到时他已经离开了。在心里头即刻产生十分苦的滋味,我爸没得救了。他又是拿上爱妈的理由当借口。我就不明白一个死人怎么会比一个大活人强?剑姨哪里不好?爸吃起剑姨做的菜时,嘴里不知流了多少口水,还不断说好吃好吃。唉!真弄不懂爸的心是怎么想的?

    用热毛巾擦拭她秀美的脸蛋后,她眉清目秀的完美无瑕地展现出来,宫俊看着她动了大心思。如果将来我的老婆有她这样美丽就多好啊!那我每天吻她十八遍,天天抱着秀色可餐的她,永远不放。

    在梦幻妙想的过程中,她突地一下睁开了碧蓝的大眼睛,发呆的瞧着空气。

    宫俊心膛一惊一热地慌乱了。

    “你醒来啦!”宫俊双手握着热毛巾镇定表情问。

    她听到声音转头盯上来,雪亮清澈的碧蓝色眼睛傻痴痴地注视着宫俊。她愣神傻呆地看着,不明白他说什么?

    “你是谁?你听到我说话吗?”宫俊以最标准的国语,细声细气地问她。

    她眨个美丽的眼神望着宫俊的口型,又木讷的面无表情。明亮的眼眸似将宫俊看个透彻。

    “你能想起自己的名字吗?”宫俊继续问。

    她眨个眼神,依旧同样的表情看着。

    “你的家住在哪里?你的爸爸妈妈,你想起了吗?还有你的兄弟姐妹想起了吗?”宫俊以最和善的语气问她,希望能催起她的记忆。

    她的眼神变得痴痴呆呆,一眨不眨地瞪眼着看,希望从他的面部表情寻找到一点记忆。

    宫俊对她一问三不知的反应渐渐失去了耐性。这下好了。她失忆了,以后就赖在我们家里了。她的父母亲人一定急死了,到处在寻找。我以后要多多关注一些关于失踪人的消息。

    “你想知道我是谁吗?”宫俊耐着性子介绍自己。她暂时失忆了,这是不能否定的事实,但她会记住现在发生的一分一秒的事。

    她看着宫俊的面部表情,闪闪发光的眨了眨几次眼睛,看懂口语似的。

    “我叫宫俊。皇宫的宫,英俊的俊,我叫宫俊。”宫俊一口一字清清晰晰念给她一听,仿佛在教不识字的儿童。

    她来兴趣了,笨拙地轻轻张动了嘴唇像形像音地念道:“我-叫-宫-俊。”

    她念得不是那么清楚,但还能够清晰分辨出来,犹如婴儿刚刚学会叫妈妈一样。

    “对!”宫俊高兴起来,她终于开口说话了,继续教她:“我叫宫俊,我叫宫俊,我叫宫俊。”念三遍之后请她学说出来。

    “我-叫-宫-俊。”她这次比上次好多了,任何人都能听懂明白。

    “对!你学习的很好。”宫俊顿时才想到她不仅失忆了,而且失去了语言表达能力,需要重新学习才行。

    这下可好了,爸爸真的撞出大祸了。

    “对,你跟着学习多念几次。”宫俊引导她学习说话,脑子却作出另一番思考。她醒来了,应该让她穿上衣服,这样才会行动方便。

    “我叫宫俊,我叫宫俊……”她躺在被窝里继续不断地重复念着。

    宫俊看她乖乖认真学习说话,向她说:“你躺在床上别动啊,我去给你找衣服。”

    她好像同意地眨眨眼神。

    宫俊得抓紧时间到自己的房间找到衣服。家里十几年了,从没有珍藏过女人的衣服。妈妈的衣服早就丢弃了。我们一家是纯爷们的一家。

    爸爸去了自己的书房。他去了之后,就不管家中所有事。他的生活工作十分有规律,从不干扰别人的事,也不打听别人的新闻,脑子装的都是自己需要的知识。我的生活琐事爸爸从不放在心上,一切都由自己自食其力。

    宫俊到自己卧室里,在衣柜里找来找去找不到一件好看的大衣服。唉,算了。先拿一件最大的白衬衫吧。我的夏装都以白色为主色调,因为它更显示我英俊的身材。她穿的裤子就别想了。一件大衬衫就能包裹住她的身子。

    一直担心着她别出现差错,宫俊拿着白衬衫到二楼推开客房门。傻眼惊呆地看到她从床上下来了,走路踉跄的东倒西歪随时都有摔倒可能。她更触目惊心的是她光溜溜的白皙如画的身躯,清清晰晰全部映入眼帘。她许多隐秘的地方,一览无余地投入眼底。宫俊的心快跳出来了,面红耳赤。身体来了异样地反应,再不过去熄掉她,我就燃起熊熊烈火,可能就要一起葬身火海。

    “嗨!你干嘛?”宫俊提醒她的叫一声。

    她被突然一吓,受惊地快要倒下不能平衡的身子。宫俊闪电似的冲过去接住她倾倒下的身子。不知怎么的,也失去平衡地仰天倒在地板上。她扑面而来压在身上。

    晃然间脑子空白了,宫俊手残的双手撑住了她圆圆实实的大球球,嘴巴撞到她柔软的红唇。一下子,瞪大眼珠,全身僵硬了,不知所措。

    宫俊心脏加速度地蹦跳起来,塞住咽喉不能自由的呼吸。脸蛋犹如火烧红屁股一样滚烫烫的,大惊失色地瞪着她。

    她面无反应地瞪着看,眨一眨明媚可爱的眼睛。

    手残的手指不由自控地抓一抓拈一拈大球球。她神情万分地闭上眼睛,喉咙哼一声。

    宫俊本能意识全被她的声音催醒了,极极巨大地反应。

    在毫秒之间,宫俊大脑克制了所有的身体意识,迅速扶她起来,把衣服给她披上穿上。她被白衬衫包裹住了,诱惑人心的身子罩在衣衫底下。她一股女人成熟的气质瞬间展现出来。

    宫俊十二万分地欣赏几眼,从心底流露出自然的微笑。

    她好美啊!仿佛就是仙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